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選刊 > 小小說 > > 正文

賒 賬(小小說)

來源:中創文網 作者:盧小夫 時間:2021-10-20

 

賒  賬

盧小夫

 

1

“這兩個電打的又來了。”李有無一見到洪、劉兩個單身漢走進自己的店里就心煩。洪是洪共,劉是劉下。這二人穿著邋里邋遢,跟閻王派來的兩個黑白無常差不多。二人身上半年難找出一張紅票子。他們進店沒好事,不是要賒煙,就是來賒酒。兩人前頭還欠了李有無的鋪賬好幾百。

“李老板,來兩瓶啤酒。”

“嗯,還來一包軟白沙”

“好的,一共14元。錢歸誰付?”

“過兩天歸我送來。”

“你前面欠的還沒還,又來賒!我懶得記賬。”

“放心咯,如今我洪某人也是個老板,還怕少你那幾個錢!”

“你什么時候當老板了?”李有無輕輕從鼻孔里回了洪共一句。他心里還補了好幾句:一個電打樣!整天游手好閑,好恰懶做!還當老板,怕是板豬油咯。

劉下趕忙接過話,“李總,你別小看人,咱洪哥今后可發達了,真當了老板!要不我帶你去他那逍遙逍遙,消費消費一下?”

劉下話音剛落,洪共的二郎腿翹了幾下,干咳兩聲,似乎瞬間高升了。他慢慢騰騰挪出一句,“老李,來酒咯。晚上叫劉下帶你到我單位去結賬便是。”

李有無心里也在嘀咕:他這是啥單位?別人不了解你洪共,我還不知根知底?四十幾歲的人了,二手、三手的女人都沒見討到一個!死爹、死娘都多虧了你們生產隊籌錢埋掉的。那三間破房子也幸虧政府扶貧政策好,給你翻了個新。如今就靠吃點救濟糧,還在這吹什么風涼?還單位、單位的,哼!

劉下見李有無仍無動靜,便又補來一句,“李老板,李老板,你家女人也死了大半年了吧,這干死哈螞,餓死老鼠的日子也怪難受的,啥時候,叫上咱洪哥給你分個大大的漂漂亮亮的,開開洋葷啰。”這回李有無聽明白了。原來洪共一口一個的單位,是他如今開了個“雞婆店”!他媽的,這種營生還真得他們這種人才搞得來!如今嚴打黑賭毒,曾經那些高檔娛樂場所里干賣婬活的都被打掉了,很多小姐便由街上轉移到了一些偏僻的地方。單身漢,屬三無產品——無家無產無親,最適合干這營生,就算抓著,殺了沒血,煮了也沒湯。

嗨,這個電打的劉下,還真是哪壺不開,偏揭我哪壺!

說來話長,李有無的妻子于半年前去世了。沒去世前,夫唱婦隨。倆孩都讀初中,家里還開著這個南雜店,生活也算殷實的。一天,他騎著摩托車,后面載著妻子一同去進貨,誰知前面一輛車突然快挨近自己,李有無心里一慌,一個急剎車。這一剎,把妻從車上摔了下來。妻倒地,那腦袋剛好碰著一塊石頭,腦門砸出了一個洞,當場流血不止,送醫院搶救幾天后便死了。妻去世后那幾個月,一家人都沉浸在痛苦之中,特別是李有無,曾經朝夕不離的人突然沒了,怎么不傷心失落?但日子還得過,經幾月的自療,李有無才漸漸走出失妻的痛苦。男人是火,女人如水。這火達到一定溫度就會自燃,還真得要女人這水來澆滅哩。劉下這一句,確實擊到李有無要害。李有無腦子稍稍一溜咕,臉色出現了大變化。他的雙眼放出一種奇異的光,但嘴里還是說:劉下,去開你的頭!我才不去他那種鬼地方!你們小心派出所早晚把你們端了!

煙有了,酒也有了,這倆光棍快活似神仙。洪共喝上幾口后,臉開始紅,脖子也粗硬了許多。他說,他媽的!抓抓抓,來……來呀,我正要找他們!天天喊扶貧、扶貧,老子連個女人都搞不到,這算哪門子扶貧?閻王要命,男子要妻,天經地義!

劉下脖子一仰,往喉嚨深處狠狠地倒了一大口,跟著起哄起來,“人活一世,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老子可惜這一世人沒錢,要是有天發財了,也要學賴小民一樣做棟樓房養一百個女明星!”等了一會,他朝李有無輕蔑地看去,說,“老李老李,你有錢我不稀罕!錢不用就是張紙。還是跟著咱洪哥瀟灑!”

“老李,今天這個小錢,你就別給老子又去記什么閻王簿!等會隨我去,我那有四個,隨你挑。”

這李有無光著眼,聽著二光棍不停地奚落。他媽的,這不是在喝老子的酒,發老子的瘋么?但他李有無跟霜打的茄子般,啞口無言。他還不停地給二位光棍張煙。

 

2

劉下今天東游西蕩,像一陳風,忽地就竄進了李有無的店鋪里。

“李老板,在忙啥?”

李有無叫劉下坐,分了一支煙,又忙自己的事去了。劉下在東張西望,似乎想找個話題搭訕。陸續有一、二顧客進店買東西,買后就走了。劉下感覺到今天李有無主動對自己喊坐、分煙,這是從沒有過的待遇,他似乎覺得自己跟李有無的關系比那些進店來買東西的人要親近許多,兩個顧客買完東西出門時,劉下便裝出很有禮貌的樣子說上一句:老板,好走。

“這段時間到處在死人,何式不收咯種浪費糧食的?你才好走哩!”其中有一位認得劉下,狠狠地回了他一句出門了。

李有無忙了一會,便閑下來坐在劉下旁邊,說道,“今怎么來了?”

“過來看看老兄嘛。”

“噢,還是你們日子好過,逍遙自在的。”

“誰叫你整天只守著那兩個錢?也跟咱們學學快活嘛。”

“我開店,能去哪兒快活得了?”

“跟我們玩,還怕沒地方去不!”

“噢,那天你說洪共開了個店,是真的不?”

“那當然真的……”劉下開始繪聲繪色描述洪共店里的每一個女人。那白白凈凈的肌膚,那會說話的大眼晴,那纏著讓人喘不過氣的嗲聲……說得李有無心曠神怡,劉下接著說,“把你的好酒也搞一杯來潤潤喉吧。”

李有無已徹底不再遮遮掩掩了。他倒了一杯自己泡了一年多的好酒給劉下,并對劉下說,“成!你喝完酒,就帶我去見識見識。”

“么問題!”

劉下趁李有無不在身邊,悄悄打了一個電話給洪共。洪共叫劉下等到什么時候,再帶李有無到什么地方碰頭。

一杯藥酒下肚,劉下已喝得差不多快做神仙了。他那獐目頭跟廟里的簽同一樣,越搖越晃,而那雙“絲瓜”形的腿腳跟小孩打陀螺般總是站不穩。他坐在李有無的車上,語無倫次,指指點點去了。

穿街過巷,七轉八拐。洪共早就站在門口等著。劉下留在車里睡覺,洪共把李有無帶上了樓。

“美女們,來了個大老板!”洪共一聲招呼,這些小姐不知從哪條縫里,耗子般全鉆了出來,齊刷刷排成一排,有點像迎接總統的儀式。洪共拍了拍李有無的肩膀說道,“李老板,我沒騙你吧,別看花了眼啰。”

李有無忙回道,“沒,沒……”

“那,那你那個閻王簿回去后就一筆勾了吧。”

“行,行……”

李有無像劉佬佬進了大觀園。這些女人一個個涂脂抹粉,穿著也暴露——后背全露,胸脯平分。人人胸前若隱若現都顯擺著兩堆白白的肉團,罩杯都是使勁地捆著,似乎擔心一松勁就會掉落地上。她們的臉上面帶桃花笑靨,眼放勾魂電光……李有無實難定奪,最后隨便牽了一個走進了包廂。

那小姐一進門就把衣服脫了個精光。李有無畢竟是個生意人,還算沒有完全失去理智,忙輕輕問小姐,多少錢一次?小姐說,六百。李有無說,你們洪老板和我是朋友,我和他結賬行嗎?那小姐心帶疑問,問道,哪個洪老板?李有無說,不就是剛才帶我上樓的那洪共不?小姐說,他哪里是老板!一個電打相,天天守在我們這,只想白吃白玩的。咱們老板又不好得罪這種人,拿他沒辦法。

原來,洪共聽說劉下真要帶李有無來玩,便開始打起了“肚官司”。其實,洪共哪有什么“雞婆店”!人家做小姐的又不傻,個個精明得很,誰會相信一個窮單身?這種人什么風險都承擔不了,更別說提供好條件。洪共經常幫這家老板拉拉生意,順便就在他那賺頓飯吃,有時幫小姐們拉到了大單,還可以白白玩一把,其樂何不為?這回又賺了一次,還讓李有無當面承諾勾掉了那筆欠賬。

 

3

李有無這一趟花了六百,倘若洪共欠的那好幾百鋪賬也真被他賴掉了,那這啞巴虧吃大了。他天天在盼洪、劉兩個電打鬼現身,但這二人似乎人間蒸發了,連個影都沒。

一天傍晚,李有無關了店門,一個人獨自出門散步。他漫無目的地走著。這個時候的路上走的多是夫妻、戀人雙雙,連樹叢里的鳥叫聲都是一聲一和的。李有無獨自一人走著,仿佛覺得這個世界只有他一人孤單,他不由思念起死了將近一年的妻子。想到結發妻子,他的心微微一痛:要是她在,該多好,我也不會去犯這渾……狗日的,我怎么跟這種人混到了一起?還落到如此地步……越想越覺得人生茫茫不知所以然,但再怎么去想,也回不去了從前,無法盼回那活生生的人兒。他放快了腳步,朝著愈來愈黑的夜色中走。路上有熟人喊他,他便招呼一聲,人一過去,他又忘了剛才那招呼的人的名字。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過了多少條街道。其實,他潛意識里也想碰碰洪、劉這兩個畜生,想把那欠錢問個石頭落地。李有無歷來把錢看得重,平白無故地就這樣不要了洪共那幾百元,他實在吞不下這口氣。當時他原以為那店是洪共開的,自以為聰明了一回,誰知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邊思忖邊走,不知不覺竟到了那天劉下帶他去玩的那店門口。

“媽的,我怎么走到這里來了?”李有無自己罵自己。罵完,他朝店里瞥了兩眼,轉身便將離去。剛回身兩步,洪、劉這黑白無常跟幽靈一般上驀地到了他跟前。

“李老板,轉身走什么?快進去玩玩呀。”

“好一個洪共,你們倆原來在這!我正要找你們。洪共,這店不是你開的,你怎么要騙我?你欠的那鋪賬得趕快還我!”

“哎呀,哎呀,還提那事干嘛?那天你當著那些小姐們的面說同意不要了的,這就不認賬了不?那同進去問問那幾個小姐都聽到沒。”洪共回道。

“我說不要了,是以為你是這店的老板,玩了抵你的賬不是一樣嗎?”

“啊喲,你快活了就過河拆橋!好,叫上那個小姐,咱們同去派出所對質一下。”

洪共這一句可氣得李有無肺都快炸了。媽的,真是無賴!算倒了八輩子的霉!李有無轉身便走,心里狠狠地說,你再別想進老子的店里來了!

“李大哥,李大哥,和氣生財,和氣生財。這店里今天剛到了一個新的,比那四個嫩多了,漂亮多了……”劉下急忙攔住李有無,不停地打圓場。

“好啦,好啦,算兄弟我對不起你吧。我現在就去把那新來的叫出來,兄弟不玩沒事沒事,但見見天底下還有這么漂亮女人,行吧?”

洪劉二人左哄右勸,李有無氣消了許多。他一直在說要回去,但一直沒有挪動半步。

 

作者簡介

盧小夫,筆名黑老曉夫,湖南人,中國西部散文學會副主席、《中國現代文化報》副總編、中華現代文學藝術促進會南國作家學會主席、中國現代作家協會秘書長、中國散文學會會員、北京寫作學會文化藝術促進會副秘書長、西散南國文學社社長兼總編,著有散文集《待到梨花落》《在那一方》和長篇小說《出路》。

 

責任編輯:易 勇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上一篇:傳 話(小小說)

下一篇:沒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