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選刊 > 小小說 > > 正文

“踏雪”的記憶(紀實小說)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龍洋 時間:2021-09-03
 
年邁的岳父從三千里之外來到我在深圳的家。也就在這前幾天,朋友送給我們一只幼貓,剛出生有一個多月。這小家伙渾身漆黑發亮,只有四蹄卻是純白的,女兒興奮地給貓取了個名字——踏雪。
 
說來也奇怪,從老岳父一進家門,“踏雪”就鐘情于他了。連平時最親近她的女兒都懶得理,氣得女兒直掉眼淚花。大家都說這小家伙也懂得尊敬老人。這不,你瞧瞧看:平時總蜷縮在岳父的腳下不說,連吃東西別人喂都不行。老岳父把食物放在他那已經沒有幾顆牙齒的嘴里,核桃一樣的老臉一陣抽搐,再吐出來平放在手心里,踏雪就會乖順地舔食。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那神情真像一對父女,親友們都開玩笑說,踏雪才是岳父正宗的女兒。
 
這一對“父女”從此形影不離。岳父帶著她去逛公園玩,去商店,去散步,也一起去鍛煉。父女二人大搖大擺地走在街上,就如警察帶著警犬去巡游一般。警察得意,警犬也得意。等到了晚上,踏雪就很習慣地跳上岳父的臥床,用爪子和嘴巴拉拉被子床單,然后,陪岳父安然入眠,直到第二天黎明。岳父洗澡時,踏雪總是很沒精神地坐在靠近浴室的沙發腳下等待,那番樣子顯得很委屈,很無奈。
 
一轉眼,大半年時間過去了。牽掛著家里的老岳父執意說要回家。我們全家都無奈地幫著老人準備歸程的行李,預定車票。立刻,有一個難題擺在了所有人面前,踏雪怎么辦?回鄉路遙遠三千里,還需要幾次中途倒車,她也隨岳父回去嗎?結果可想而知,踏雪肯定要回去的。因為大家不忍心再看到老岳父祈求般的神情,看到踏雪那擔憂離別的淚眼。
 
就這樣,“踏雪”踏上了回家的路。她伴著老岳父上出租汽車,上火車,轉火車,再坐面包車,上摩托,相依相伴路三千,輾轉騰挪不畏難,回到了老家西安臨潼。
 
第二年,陜西西安連降大雨,山洪無情地沖毀了岳父家的房舍田園。他們一家人擁擠地住在一個臨時搭起的帳篷相依為命,苦苦度日,踏雪不用說也是這個家里重要的一員。她仍然眷戀岳父,不是岳父喂的東西看都不會看上一眼。
 
秋天到來時,岳父年老體衰,悲愁交加,終于病倒了。踏雪一直沉默,陪在岳父的病榻前。岳父那昏黃的眼珠子,也總是對著她上下左右旋轉,仿佛整個世界就只有這個女兒讓他留戀。
 
就像一盞被熬干了油的燈盞,岳父沒有堅持到冬天的結束,黯然撒手人寰。他看了他的踏雪最后一眼,這之后,永遠安眠。聽有人說那時候,踏雪雙爪作揖,向天長嘯幾聲,然后就鉆進了老屋廢棄的炕洞。大家一陣倒騰尋找,她也是終于沒有露面。尋找者倒落得一個灰頭灰臉。無言。
 
岳父下葬那天,我始終在等待著踏雪到來。然而,淚水模糊了視野,哭聲震撼著大地蒼天,踏雪并沒有前來為父親送行。也許,她這會躲在哪個角落,鑒別這淚水的稀稠,哭聲的真幻?不會吧,我似乎總能看到她那一對秋水般寒涼明亮閃爍的雙眼。我的心忍不住發生著劇烈震顫。
 
來年清明,我們在霏霏細雨中為岳父掃墓。聽鄉親們說,在岳父下葬十幾天時間里,每到夜半時分,總能聽到低沉的嗚咽聲響起,傳得很遠很遠。有人曾試圖接近觀看,只看到茫茫夜色冷清,月光撒寒,分明眼前飛過一道黑色的閃電,漸飛漸遠,直到誰怎么也看不見。
 
十幾天后呢?再沒有任何蹤影聲息,一切都轉向靜寂。踏雪呢?——大約是不在了吧。
 
 
責任編輯:張國民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