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選刊 > 小小說 > > 正文

三當家(紀實小說)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余松蔓 時間:2020-10-15

出生在七十年代末的芳兒在家排行第三,上面有兩個姐姐生性溫柔而內向,芳兒性格豪爽外向,跟二位姐姐南轅北轍。當然這跟她的成長環境有很大的關系,村里跟她年紀不相上下的全是男孩子,兩個姐姐比她大出五六歲,放學后自然要幫著做家務,父母也無瑕顧及年幼的芳兒,由著她跟著村里的男娃一起玩耍,所以芳兒有個快樂,無憂的童年,男孩們耍的“功夫”她一樣也沒落下,可能因為女孩子天生要比男孩子心細的緣故,玩什么都比他們更勝一籌,這就更進一步提高了她的自信資本,從而煅煉了她的毅力和膽識,成就了她與眾不同的個性。

 

母親是地地道道的農村婦女,大字略識一二,父親是鋼鐵廠的車間主任,偶爾芳兒沒伴玩時,趕在父親去縣城上班前爬上那個笨重的紅棉牌自行車后架上不肯下來,纏著父親帶她到工廠玩,是那種連哭帶哄的那種陣勢,父親對這三女兒最是寵愛;旧弦彩怯星蟊貞,這三娃也是人精,抓住了父親的脈心。每當父親在開會時,她就安安靜靜地站在父親身旁,認真地聽父親作報告,或者是訓話。眼睛總是全神貫注地望著臺下那三四十號工人,那嚴肅的表情好像在檢閱似的,絲毫沒有八歲孩子的膽卻,看著父親的杯里水沒了也會適時地給滿上,副主任見了更是喜愛,端來張椅子示意讓她坐,芳兒裂開嘴甜甜地笑“謝謝叔叔!”自此只要開會有芳兒在,都會多拿把椅子放上臺。因此廠里有個外號叫她主任秘書。每每聽到這樣的稱呼父女倆都會笑得特別燦爛。

 

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芳兒家算不上窮,因為父親公職在身,天天除了上班還是上班,母親也很是勤勞,但家里有三個女娃,還有九十大零的父母要供養,負擔也自然少不了。所以母親每天忙田頭地尾還要家里家外。為了增加收入母親除了養豬,雞鴨還養魚。又還在山邊開荒種果樹。那是一片繁榮,萬象更新,碩果累累的景象,正準備奔“小康”的節奏,卻是難為了母親。在父親的幫助下忙得把收成賣,這一天天的可累壞了母親,本身就瘦弱,又經常為農活勞累,加上這幾個月天天起早貪黑地往城里趕集,從大山深處嫁過來的母親一向喜歡安靜,自是耐受不住這翻折騰,在街上賣魚時,一頭扎魚池里,暈了過去。幸好旁邊的檔主的熱心,看她一婦道人家,也沒個幫手,從水中撈起就背起她往醫院跑去,救了她一命。

 

等到父親下班,來到檔前準備幫母親收檔時,才發現母親不知去向。一打聽,急忙往醫院趕,謝過了檔主和醫生,父親心疼地扶著母親走出了醫院。從此父親不許母親再上街賣貨。你說這豬,牛,魚,還雞鴨可以再養著,等以后再賣,但這果可不能等,看著收成的一筐筐果實,母親很是發愁,但父親就是金口不開,他說愿寧送人也不讓母親上街賣。母親也一向為人大方,一袋袋地往鄰里家送,送多了人家也不好意思收,母親也只好作罷?删褪穷^一年的果實收成出奇的好又多,這不一大早母親又坐在堂屋大廳里,望著四個裝滿石榴的籮筐愁眉苦臉。

 

“媽,你說這果子是怎么賣的?”母親回過神來嘆了一聲“就是把這些果子拿到集市上去賣。”芳兒追問道“怎么賣?”。媽媽看了看芳兒,見她雙手托腮很是可愛的樣子笑了笑。起得身來取下掛在墻上的杠秤來,抓了一只果子放秤盤里,左手提著秤杠,右手輕輕地移動掛在秤杠上的砣。“看著,移動秤砣讓它的杠成一條直線平衡后,秤砣線所在處的秤星數就是這只果的重量。”芳兒覺得很是好玩,忙湊過去看,此時的芳兒已上二年級,簡單的數字也能看懂。于是就繼續纏著媽媽教她“玩秤”,那個年代小孩子基本沒有玩具,如玩泥巴,抓昆蟲,自制彈弓,跳繩,打石......玩具都是大自然現成的,所以這個新鮮玩意真激起了芳兒玩勁。在母親耐心的指導下,芳兒有板有眼地把玩著這個十斤小秤,每每放上果子起秤時還不禁吆喝著:“賣石榴啰!”惹得母親哈哈大笑。不出一上午芳兒都能熟悉地報出所稱果子的重量來,這一舉動倒是讓母親突發奇想,剛好暑假,興許讓芳兒一同上街賣,多了個照應孩子爸能同意讓她去賣果,晚飯后,母親把想法跟父親一說,沒想到父親竟然同意了,這讓母女倆很是得意。

 

母女倆天蒙蒙亮就起床趕集,到中午時分才收檔,母親怕把娃累壞了,沒客人的時候就蹲下來跟她玩上一下子,其實娃小時哪知累為那般,只覺得好玩,高興就好,而芳兒也很樂意每天跟著媽媽賣貨,有時見有人路過還時不時吆喝兩聲,讓路人為之駐足,聽到這么特別的吆喝聲,好奇自然也少不了,回頭總能看到那天真,爛漫的笑臉讓人久久不能忘懷。人多時芳兒就主動幫媽媽把秤,媽媽也放心算帳收錢。母女倆配合密切,忙得不亦樂乎。一個暑假下來,芳兒也學會了怎樣和客人周旋,也慢慢學會了算簡單的小賬,名氣漸漸出了街,知道的人都叫她小老板,芳兒總會回一聲好。只要媽媽上街,必有芳兒助陣,否則父親不放行。

 

有了芳兒“經商”這個例子,母親便打起了大妮和二妮主意,因為芳兒畢竟才九歲。就想動搖姐倆利用假期時間代替芳兒跟她上街賣果,可話剛說出口,兩個妮就委屈得直掉眼淚。這可讓母親很是不解,為什么芳兒整天跟她上街樂開花似的笑,這兩個妮卻是如此悲情?坐一旁的父親看得真,“你呀,真是心大,你不覺芳兒和兩姐的性格恰恰相反嗎?你讓一個大桿都打不一吭聲的人去上街賣貨,那不是成心讓娃難受嗎?”母親聽了輕輕嘆了一口氣:“可真是累壞了這娃了!”低下頭摸摸睡在她懷里的芳兒抱回了房。

 

真是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不覺中三個春秋又過去了,兩位姐姐初中畢業先后外出務工去了,芳兒時年12歲。家里生活也越來越好,為了讓媽媽方便出行,爸爸積攢了大半年的錢,特意托朋友從市里帶回一輛五羊牌的女裝自行車,送給媽媽做生日禮物,樂得媽媽一整天都合不攏嘴,雖說那款女式車是斜杠的,比爸爸那“坦克”似的車輕便多了,但母親個子矮小,學起車來那真是比她下田逐牛耕田翻地要難上百倍,幸好父親是個耐心人,總是不厭其煩地扶著她學,可學了半個月也沒敢上路,芳兒卻是個有心人,有空就坐在谷場草堆上看媽媽學車,所以基本步驟已了如指掌,有一天,媽媽在練車,有客人突然到訪,媽媽放下車進屋招呼去了,芳兒不知從哪里來的機靈勁,一下子從草堆上竄下來,雙手緊握車把,右腳向后一蹬,車便開動了順著她而動,她不緊不慢地把左腳踏在踏板上,把右腳吊在起來,車竟然往前走了三米多遠,這一動讓芳兒很是興奮,在車快停下來一瞬間她靈敏地把右腳也放在了右踏板上,左腳動動,右腳動動。車兒繼續不斷前行,在谷場的盡頭芳兒還順勢轉了個彎,在運行中,車座不時地觸動著屁股尖,于是芳兒身子往后一靠,哈哈,足長就是好,剛好坐上了車座。這下比剛才舒服多了,原來騎車的感覺是這樣的,像小鳥在飛,芳兒激動得像在空中飛,車速從慢到快,硬是不知轉了多少圈,她喜歡那種感覺,在那里盡情地玩耍著。“三炮子,快給我下來!”(注:三炮子是因為芳兒耿直,說話沒把門而取的外號)芳兒被一聲厲喝鎮得心慌慌,手忙腳亂,到了盡頭了忘了拐彎。也不懂剎車,車速過快直往余坪旁的稻田里竄。叭嘀一聲巨響,綠油油的稻田里多了個“人和自行車”的泥雕。請了眾人才把芳兒和車拉了上岸,又忙取了數擔井水清了淤泥才作罷。以為母親會怪罪,芳兒低頭等罰。“還呆啥子!快進去沖澡。”母親催促道。芳兒立馬飛也似的往家里跑,生怕母親反悔似的。次日,放學回來,媽媽卻主動讓她練車,這讓芳兒很是意外,興奮異常。媽媽站在身旁指揮著,并告訴她怎樣剎車。芳兒聽得詳細,記得實在。加上膽子大,騎車‘功夫’更是日見日強。奇怪的是自從芳兒學會后,媽媽就不再學了,說是年紀大了,一上車頭就暈,總是怕跌倒,找不到平衡點。父親見母親實在堅持也沒再說什么。

 

從此以后,凡是家里要買要賣的活,除了父親有空搭把手,擔子自然落到了芳兒身上,12歲上五年級,基本的算數是不成題的,加之芳兒膽大心細,前幾年又經常跟著父母出門,自然也比同齡人多點見識。那時的孩子沒有現在的“寶貴”都是天生天養的,芳兒還算是村里的幸福兒,只是她的個性不同,喜好自然也不同。在她覺得買賣東西也不是什么丟人的事,不就是在街上吆喝幾聲,把東西變成錢,每每把錢裝進口袋時,心里還會有一點小小成就感。再說這也是一種求生的技能有何不光彩?于是,芳兒理所當然地接受了“三當家”這個職位。成了名符其實的當家人。

 

是環境塑造了“三當家”性格,興趣是最好的老師,有良好的興趣就會有美好的追求,才能成就別樣的人生,自信是成長的基礎,自立是成長必修的歷練,自強是人生必備的磨練。 人一旦擁有了自信,自立,自強的氣魄就有了戰的勇氣和霸氣,人生何懼再風雨?

    

責任編輯:于安文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