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選刊 > 短篇小說 > > 正文

木 橋(紀實小說)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余松蔓 時間:2020-11-06

 

1.幸福的家

夕陽西下,落日的余輝射向天邊變幻的云朵,舞動中的云霞披著彩衣,像火一樣絢爛映襯在河中。時而像多情的浪花翻滾跳躍,時而像朵朵彩蓮綻放,讓人心曠神怡。一群花鴨在水中盡情嬉戲,江邊綠草地上有兩條黃牛正美滋滋在吃著嫩草,不遠處有三個女孩子坐在沙灘上快樂地玩著游戲,晚風中時不時傳來她們天真無邪的童音,好像在說些什么......她們就是榕村余家三朵金花;大姐叫麗珍,二姐叫麗鳳,三妹叫麗芳。爸爸余大宏是縣鋼鐵廠的工人,媽媽是村里的婦女主任兼接生員李秋桂,都是大忙人。農村的孩子懂事較早,所以每天一放學,三個孩子就要各施其職,大姐負責挑水做飯,二姐放牛,三妹放鴨。

天漸漸落幕,孩子們放下手中的游戲準備回家,姐妹中最是活潑的數三妹,一蹦三跳拿起二米長的竹竿下到江水中,手中的小桿一揮,花鴨像得令的士兵,即刻叭啦叭啦上岸,五六拾只鴨可是一個孩子的學費,看著它們整齊有趣的步伐,芳兒開心地笑了,開始二四六......認真地清點鴨子邊數邊趕。鳳兒趕著兩頭牛遠遠地跟在后面,大姐挑著滿滿一擔水走在隊伍的后頭,時不時傳來芳兒跟村里人的招呼聲,她是村里有名的甜妹子,鴨群跟她的主人一樣淡定,對村道上過往的行人絲毫沒有恐懼,依舊顧自昂首踏步向前。二位姐姐個性較內向,只是習以為常地看著三妹跟村人打招呼。

等到昏暗的燈光像星星在村中亮起,父母回到家,炒上幾個菜,一家五口圍坐在四方飯桌上吃飯,那是最溫馨的時光。晚飯后為了省電,媽媽總是一遍遍地擦拭桌面,好讓孩子們寫作業。為了不影響孩子們學習,夫妻倆會借著月光來到門前的石板上聊他們的工作及見聞,偶爾會傳來他們的開心的笑聲,這是幸福恩愛的一家。

2.暴雨之夜

1988年夏天的傍晚,突然狂風亂作,烏云密布,伴隨著一道道閃電和雷鳴。暴雨嘩啦啦地傾盆而下...... 那場大雨整整下了四天四夜,雨水像猛獸漫過了池塘,河流,無情地淹沒莊稼,村道,和低洼處的房屋。為了安全整個村子的人都轉移到了高崗上的糧倉落腳,望著腳下汪洋大海,村民們只能望洋興嘆,向天祈禱......

第五天的晚飯后,雨漸漸小了,但雷仍像一只被激怒的獅子在夜幕中齜牙咧嘴地吼叫著,時不時還有幾道閃電劈打著。

“李主任,快幫幫忙,河對面劉洋媳婦難產。”急匆匆而來的人是村主任。芳兒媽若有所思地放下懷中發著高燒的芳兒,叫醒大姐照看好妹妹和叮囑旁邊的兩位村嬸幫忙看孩子,起身提著那接生專用小木匣頭也不回地跟著村主任消失在夜幕中......

天亮了,中年時分雨停了,太陽出來了。傍晚六點,換晚班的父親回到了糧倉,二個姐姐迎上去,大姐接過爸爸那綠色的軍用布包,二姐拉著爸爸的手。

“妹妹呢?”“妹妹昨晚發燒,現在吃了藥燒退了還睡著呢!”大姐麗珍答到。爸爸聽了快步地來到三妹跟前,邊和旁邊的村嬸打招呼,邊用手輕輕地拭芳兒的額頭。然后松了一口氣,隨手拿了個木櫈坐下向四周張望,大姐會意地說:“媽媽昨晚被村主任叫去河對面幫人接生去了。”爸爸驚愕地回頭向門外望去:“一直沒回來過嗎?””沒有!”二個孩子異口同聲地回答,爸爸像觸電一樣站起來,定眼看了一下困睡中的三妹“看好妹妹!” 話音未落已沖出了門,兩個孩子疑惑地看著父親的背影。

雨后的泥崗很是泥濘,漆黑中的田埂更是難行,芳兒爸不知摔了多少跤,連滾帶爬地摸著前進,早已成了泥人,來到河岸邊。剛好和村主任的兩個兒子在獨木橋頭相遇,著實把兄弟倆嚇一跳,冷不妨以為從哪里鉆出來的野獸舉起木棒就要打。

“是春兒兄弟倆嗎?”

“...哦,是宏叔啊!桂嬸回家沒?”

“沒,我正想過河看看.....”說著向河中望去,獨木橋早沒有了蹤跡,這怎么過去?正在著急時。春兒弟驚喜地叫道:“這里有個竹排” 三個男人協力把竹排放進了河中,直力向河對面劃去,二十多米的河面足足撐了十多分鐘才上岸,三個男人一上岸像離弦的箭一口氣竄上了半山腰的劉洋家,春兒粗喘著說:“孩子生了沒?”

“生了,凌晨四點多就生了,是一對龍鳳胎,快來...”劉洋笑容滿面地招呼著。

“我家內人和村主任呢,還在你這嗎?”芳兒爸急切地問。

“怎么,他們還沒回到家嗎?我這接生完孩子才五點多,天剛蒙蒙亮,我留他們吃完早飯再走,可桂嬸說她家三姑娘在發著燒不放心,就趕緊回去了......”

三個男人就像泄了氣的皮球,攤坐在地。“不...孩子她媽”突然一聲悲嚎驚天動地,在山坳里回響......

3.魂斷獨木橋

三個男人從山坡上前前后后像帶殼的神龜,一直滑溜下來,忘乎一切地向南山河跑去,誰也沒在意被山石,樹杈劃破的傷口在不斷地淌著血,忍著傷痛跑回獨木橋邊。一直順著水流方向往下流尋去。村長和村民也聞迅趕來幫忙找人,一時間呼喊聲聲.....劃破了鄉村的傍晚的寧靜。

幾拾雙眼睛望著翻滾著泥沙的南山河河面,希望那兩個熟悉的身影能顯現。有幾個上了年紀的村嬸自發地跪在泥水之中,雙手合攏向天朝拜,嘴里不斷地呢喃什么......三個男人睜大了血紅的雙眼像掃描儀一樣掃遍河面的每一個角落。一遍又一遍地,生怕漏了哪個角落。盡管尋人的隊伍追得緊,也沒能追上他們三個發了瘋似的腳步。一直走到夜幕降臨,河水也漸漸隱退了,但仍沒發現兩人的蹤跡。

“看,那有一束燈光”還是春兒眼尖,眾人向光源奔去,還沒到跟前就看見一個黑影“撲通”一聲掉進河里了,大家驚呼著涌過去,幸好洪水退了許多,只見那人已直起身子?辞迨欠純喊,他手里拿著一把礦燈,那是他專門從縣城買回來給桂嬸晚上接生用的,村里人都很熟悉那把專用燈。他著急地向河際掃射,在光線晃動范圍內發現了飄在水面的木匣子,“孩子媽!”只見他劃起幾個浪花就游過去抓住了木匣,慣性一拉感覺有什么拌住,他一下子意識到下面的是人,忘記憋氣就把頭伸進渾濁的河水中,嗆得馬上起身噴出喉中的濁水,不一會功夫抱起一個人來,眾人見狀紛紛跳下水幫忙,春兒兄弟倆看到粘成泥人的父親,趴在身上哭得呼天嗆地,淚水洗去了老父臉上的河沙,春兒還一個勁要為父親急救,鄉親們心疼地看著這對從小沒了娘,現在又沒了爹的兄弟倆。

“孩子,別這樣,你父親已經去了很久,救不了啦。”村長拉著兄弟倆的手哽咽著說。兄弟乞求地看著鄉親們,舉起雙手直插上空,絕望地仰天大喊:“蒼天,你無眼!你為什么這么殘酷,這么無情,帶走了我一個又一個親人,求求您們,救救我爸......”鄉親只能傷心地陪著他們落淚。

“不好了,大宏不見了!”村長一晃腦才發現事情不對,趕緊吩咐幾個村夫把村主任抬回村并叮囑村嬸照看好春兒兩兄弟,自己帶著六七個壯漢往下流跑去,“千萬不要出什么差錯啊,三個孩子還這么小......”村長擔憂地說。還好今晚月兒蒙朧,多少能看見一點。他們一口氣跑了幾個河彎終于在村盡頭的河岸上看到了礦燈發出的亮光,村長跑過去命令壯漢把芳兒爸五花大綁架回村去,一切等天亮后再說。這一夜,全村人都沒睡好,那一聲聲叫喊讓人心碎,那一陣陣痛哭聲讓人心痛。

那天幫人接生完孩子。桂嬸因牽掛發燒的芳兒就跟村主任急著往回趕,他們倆過橋前還特意望了一會兒橋面,確定安全才上橋的,可誰也沒料到正當他們走到橋中央時,洪水載著不知從那里沖來的大樹樁,重重地撞擊了被激流沖刷了幾天的木橋墩,那臣大的沖擊力讓本來就不怎么平穩的獨木橋瞬間倒塌了一半,走在后面的村主任隨著橋身一下子沒落下河。走在前面的桂嬸本來有機會生存的,可她卻蹲下去向村主任甩出那個帶繩的專用燈,就在村主任拉住燈繩那一剎那,在拉力的作用下,桂嬸腳下橋也在榻了。毫無防備的她就一頭扎進洪水里不見了影蹤。

第二天,洪水全退了。一大早,村長就派村民到河邊修那被洪水沖走的獨木橋,他親自陪著芳兒爸吃完早飯,才給他開門。”準備跟他去下游找桂嬸。

“宏叔,桂嬸在獨木橋下。”修橋的村夫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村長和宏叔還有三個女兒馬上向河邊奔去,他們帶著一絲驚喜,希望奇跡能現身,來到河邊,眾人已經把桂嬸從獨木橋下的泥沙中挖出,抬上了岸,放在柳床之上。這是村里最高的葬禮,據說按風俗只有“觀音轉世”才有的厚葬前禮儀,因為逝者生前是接生和行善積德之輩,這是村民發自內心對桂嬸的一種尊敬。

宏叔撲過去連同柳床一起抱了起來悲痛萬分,“孩子她媽,你醒醒啊,你醒醒啊.....你看看,孩子們來了,她們還這么小啊......”

三個孩子沖進包圍圏,看到爸爸懷中雙眼緊閉的媽媽:“媽..媽媽..媽”失聲大叫著撲倒在一起,接著連連暈倒在地,看到突如奇來的一幕,大家也驚惶失措,七手八腳地幫忙喚醒昏倒的孩子。

大姐暈倒后不停地抽搐吐白沫,二姐掐完人中后上氣不接下氣地張著嘴犯喘,芳兒醒來看了一眼母親又昏了過去。

“不好,二個孩子的老毛病又犯了。”芳兒爸只能強忍失妻之痛,搶救起孩子來.....

“老天真是不公,為啥積德之人卻沒有善終,往后三個娃怎么個養喲......”桂嬸和村主任平日里都是熱心腸,總是急人之所急幫鄉親們解決這樣那樣的困難。全村人自然記得她們的好,男女老少都自發來給桂嬸和村主任送葬,那送葬隊伍從村頭延伸到村尾像條巨龍在村中游動,鄉親們紛紛跟在隊伍里暗然落淚,此時此刻不是親人勝似親人,村中的女人和小孩子個個哭得衷腸寸斷。因為全村近十年來的孩子都是桂嬸接生,所以孩子們都她稱為“桂娘”。桂嬸也很是喜歡這些娃,每每進了城都會捎上半斤紙包糖放口袋,見到娃就給顆糖,所以娃們老遠見著她的影子都會跑過去甜甜地叫聲:“桂娘”拿到獎品再高興地跑開,每每這時桂嬸都會笑容滿面地看著他們跑遠。仿佛眼前的是自家娃,F在桂嬸和村主任要永遠離開他們了,心里有多么的不舍!他們的音容笑貌將永遠留在鄉親們記憶深處:“可親可敬的人啊,希望你們走好,一路向西。但愿天堂只有快樂,沒有災難,只有歡笑,沒有痛苦的牽拌。”那悲傷哀痛的號角凄吟了一天一夜,從河東吹到河西,從山腳通透山頂,響徹了榕村的每一個角落,送葬那一天,天陰沉沉的,烏云憂傷地飄動著,一點點地聚集,慢慢地把太陽的光吞噬。不時有鳥兒掠過村莊,啾啾地悲鳴著。

 

責任編輯:駱雪榮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