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選刊 > 中篇小說 > > 正文

五條紅薯(之一)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盧小夫 時間:2020-11-23

 

 

那是一九六一年的事。大隊部的青壯勞力全都外調了,有的外調去修水庫,有的外調到深山老林伐木煉鋼去了。村里留下的盡是婦女及老弱病殘。

 

黃拐子力氣很大。當年大隊上修壩口需要幾砣大石頭堵出口兩邊,幾里之外的山邊剛好有那么幾砣石頭適合。雖然石頭距出口只隔幾里的山路,但誰也想不出該怎樣把那幾百斤一砣的麻石頭運到這兒來。大隊部開會研究后,想出了個辦法:誰能把石頭運來,獎勵一碗紅燒肉、一斤油豆腐,當場炒熟兌現。黃拐子說他能行,但愁沒好的運輸工具。大隊部便立馬將一輛土推車加固改造好了。黃拐子用大隊上這特制的土車真的把那幾塊石頭推過來了,并且當場吃掉了一斤油豆腐,要不是他還想帶點紅燒肉回去給他家里的婆娘吃,可能吃掉那一碗紅燒肉也不在話下。他牛高馬壯,黑臉胡腮,膀子比常人要大上一倍。誰都不敢惹他,只要他碰你一下,保準到第二天起床,你的頭上會起大坨,手臂得腫上好幾天。他吃一頓,得夠別人吃一天。

 

像他這種人,最適合吃大鍋飯了。當初,搞集體食堂,他喜得一夜未眠,舉雙手雙腳贊成。大隊部一宣布要吃大鍋飯了,第二天,他就第一個主動把家里凡是鐵器的家什,如炒菜的鍋、煮飯的鍋、燒水的壺,連吊在火爐上掛水壺的火鉤,全都上繳給了公家去支援煉鋼了。集體食堂當初是搞得大快人心,特別像黃拐子這種家里底子薄,沒什么房屋財產,只有兩個肩膀扛一身死力氣的人,吃得最痛快自在。那時真是形勢一片大好,人人精神抖擻奔GCH主義了。

 

 那幾年全民煉鋼。只有大隊部還剩幾個帶把的男人,其中就有司務長二長子。二長子讀過兩年夜書,算是肚子里有墨水的人。他專管食堂里的伙食及來吃飯的人員登記。別看他這衙門官不大,但在那饑荒年月,那可是個掌人生死的閻王官。二長子,又叫陰嘎子,意思就是其人愛耍陰奉陽謀,為人處事不光明磊落。自他當上司務長,大家都把他那個臭諢名悄悄給取消了。但鄉里人又愛叫人雅號,不知誰又根據他在家排行老二,人又有一雙“擎天柱”似的長腿,就取了個二長子。女人們的丈夫都外調了,大隊部那幾個帶把扛鳥銃的男人等于成了女兒國的王。二長子那登記社員吃飯的簿本還很有竅門的哩,有幾家來打飯的女人是他的老相好,他自然把那幾家排在最前面,黃拐子一家就位列第一。

 

 

吃集體食堂,起初是吃得過癮,聽口哨干活,收完工只去吃飯,什么也不用操心。當時上下一片認知盲目膚淺,認為大家都共了產,不分了白貓黑貓,不分了富貴貧賤,多公平!公家管吃、管住,再也不用為柴米油鹽費盡心機,這真是盤古開天辟地以來的第一樁好事。

 

一切行動聽指揮。1960年,為了響應上面號召,上面說種什么,下面就立馬改種什么。六里村原來叫六里大隊,以山地為主,最適合種紅薯。山坡山坳本來已經全種上了紅薯,并且快結果了。大隊長從公社開會學習回來,立即召開全隊大會——“同志們!如今全國各地的社會主義建設高潮熱火朝天,咱們卻呆在這山溝里還在窮好!是井底之蛙!人家畝產已經達到一萬斤了,有的地方還十萬斤,都登報了哩!試想啊,這么多的糧食,還愁他媽的沒吃嗎?還愁沒飯養老婆孩子嗎?就算把美國人都過繼過來做崽做孫做老婆都夠養!我的祖宗十三代還冒見過這么個大有之年哩!我們要感謝我們生長在這個偉大的時代!同志們,行動起來吧!公社領導說了,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會議一開完,各生產隊開始行動了。大力推廣種玉米,因為當時各地放的衛星報道都是玉米畝產多少斤。拼政績,誰也不甘心落后。大隊部領導頭腦一發熱,早忘了祖祖輩輩在這土地上一直是以種紅薯、生姜等副產為主的。為了跟風,一天之間就把已經快長成熟的紅薯、生姜等作物全部鏟掉,改種玉米了。最搞笑的是,地上翻出的紅薯漫山遍野都是,卻沒有人敢撿一條回去。誰撿了,就會當資本主義的典型批斗。大家也相信,到畝產一萬斤了,還去吃什么紅薯啰?全信了大隊長的話,都不要了。

 

 

到61年,田里沒人干活,很多田土荒蕪。加上又恰逢百年一遇的天災,田地里基本上沒有什么收成。巧媳婦只煮得有米飯。大食堂里的飯菜,一天比一天在減量。之前種的蔬菜吃盡了、炸的青油也吃完了,米飯一天比一天在稀釋,之前每人每天配兩斤米,到后來只能不斷加水煮成粥飯。有的人家之前由私并公時,幸好還私自藏下了部分做飯的工具,女人們便想方設法到山里去挖野菜、抓野獸等弄回家悄悄做著吃。但時間長了,野外凡能吃的也很快采盡,連好幾種能吃的樹的樹皮都剝得精光,像一具具裸露的尸體懸掛在山間路邊,光粼粼的一片,至于飛禽走獸早已消聲匿跡。六里村屬于山村,住戶稀稀落落分散在這山坡、那山沖,有的人家去集體食堂吃上一頓飯得走十幾里的山路。

到了下半年,山里山外,一片荒蕪。路上無人走,水中無魚游;田間無耕夫,山中無鳥鳴;瓦上無炊煙,屋里無人語……凡能吃的野生全都吃光了,家家戶戶不管夜間白天房門都敞開著,無需防賊防盜。小孩餓得從這個房間走到那個房間,得扶著墻壁慢慢踱上好幾分鐘,老人大部分雙腿浮腫,下不了地。而那些青壯男人們呢,仍都在外地煉鋼,家里全靠婦女頂著一個天。

 

村里有幾個女人是全賴著二長子關照才挺過難關的。到了吃食堂后期,二長子也分身乏術了,拿不出什么關照,他只能有時偷偷藏一點打米剩下來的“米糠”放在秘密的地方,等這幾個女人來食堂打飯時,給每人再偷偷分上一點讓她們帶回家去。女人們搞到幾斤糠真是千恩萬謝,無以回報,當然就只能以身相許了。

 

 

黃拐子媳婦秀秀從昨天下午到第二天起床,一直沒有弄點什么東西進肚子。之前從二長子那弄回的糠還剩一點點,她找了一些野菜煮成一鍋,全都給家里的公公和兩個小孩吃了。盼到天亮,她計劃一大早去食堂打粥飯吃,也順便給二長子去睡上一覺,看能否還能從二長子那弄到點什么回來不?正當要出門,公公蹲在茅坑里在大喊大叫。原來公公因吃多了糠,糠粘貼在腸子里拉不下來。這怎么辦?畢竟公公是個大男人,做媳婦的也不好意思進茅坑里去看個究竟。但公公因拉不出屎,痛得一聲聲呼爹喊娘的,不堪忍聽。秀秀最終走進了茅坑,問清公公的原因,急忙找來一把小勺子,一點點、一點點,從公公的肛門口掏出糞便,這情境猶如女人生小孩一般。

 

等把公公問題解決完,扶到床上,又給兩個小孩們煮上一鍋雜七雜八的野菜,秀秀才洗了一把臉,對著還剩半邊的鏡子,稍稍梳理起頭發。鏡里的她,原來雪白的肌膚已經面黃肌瘦。一雙大眼睛因眼皮浮腫,像兩盞無光的路燈。那人人曾羨慕的厚實渾圓的下巴已嚴重變形,跟如今熱天女孩子流行穿的那種尖頭涼鞋一個樣。一頭鳥黑的頭發因日久疏于打理,像冬天山邊上的槁草那般蓬亂。她想哭,但沒有眼淚,匆匆上路了。

 

她從八點出門,十幾里山路,走走停停,腿腳挪不動就坐下來息一息,順便也找一找看還有沒有沒被人發現的野生食物。若見著有熟悉可吃的野草、野果,她喜得如獲至寶,趕忙摘來放到口里細嚼慢吞,然后捧幾捧溪水喝下去。她足足走了一個上午,才走到集體食堂。

 

 

黃拐子外調已幾個月了。村里因食堂吃不飽,家里也沒得吃,有些年紀大的人就因多種因素死了。

 

最嚴重的是有一天,一連倒了好幾人。一般情況下,誰家沒來人打飯,二長子那兒都有登記,一清二楚。因為擔心出現人死在家里沒人知曉的現象,凡一天沒過來的人家,大隊部便會派人上門去查詢。這天,查詢的人回來報告,村里一共有九人危險。農村對于人死還是相當重視的,急忙往上報,一層層地申請,很快從外地調回了十個青壯勞力回來做預防工作。每個生產隊調兩人。

黃拐子那個生產隊聽說要調人回去,鎧三衣、油餅子早就找關系把名額搶到了手。鎧三衣和黃拐子是鄰里鄰舍,他比黃拐子要小上五六歲,才結婚一年多,有些想家里的婆娘,就早早申請回去。油餅子家里的老娘死了,村上雖然沒對他明說,但指定他回去。

 

鎧三衣到家后,幫黃拐子帶了口信,受他委托去看望其家人。這個時候還是下午三點鐘,秀秀一家卻在吃晚飯,每人碗里盛了一碗紅薯。紅薯早兩年并不值錢,但到了如今這個時候卻也是稀貴食物。鎧三衣看到心里挺羨慕的,心想黃拐子真有福氣,娶了一個這么能干的女人?磩e人吃飯,肚子覺得特餓。鎧三衣在那坐了一會,便起身回家了。

 

回到家,見著素云,他忙叫婆娘早點去做晚飯吃。

 

他說,跑到食堂去吃兩碗粥飯,走那十幾里山路來回兩趟,到家只怕也全消化了。

 

素云說,家里拿什么東西煮?

 

大隊上總分得了一點東西吧。

 

你出去這么久,哪管我們死活?家里還只有門框沒有煮熟吃掉。

 

鎧三衣忙問素云,那秀秀家的紅薯從哪兒弄來的?

 

素云先是顯得有些吃驚,但很快平靜地說道,人家自然有人家的辦法唄。

 

什么辦法?快講出來,咱們也去想想?偛荒苓@樣活活餓死人吧。鎧三衣畢竟是個大男人,白天累了一天,已經饑腸轆轆了,站著說了一會,就似乎有些腿腳發軟,急忙坐到門坎上說道。

 

素云沒有作聲。

 

鎧三衣茫然地睜著眼睛,靜靜地端詳著自己年輕漂亮的妻子,似有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樣子。要是碰著往年,倆人這么久沒見面,回來第一件事肯定得先親熱一番,如今人都餓得沒力氣了,哪還有這心思?他尋思了一會,別無他法,還是得去食堂吃飯。

 

他們夫妻倆去了食堂,父母就在家等他們帶粥回去。

 

到食堂打飯得先到二長子那登記。素云對鎧三衣說,你就在這兒等,我去登記名字就是。

 

素云走進二長子的辦公房里。原來二長子早和素云干過那種事了。窗戶紙一旦捅破過,就沒什么秘密可言。二長子摸了摸素云漂亮的臉蛋。素云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

 

素云問二長子,你那紅薯還有嗎?

 

二長子說,上次不是都給了你嗎?

 

屁!你還給了別人!

 

 沒有,沒有給過別人。我只喜歡你嘛,當然全留給你。

 

屁!你還給了秀秀。

 

哦……哦……那是黃拐子和大隊長關系好,大隊長叫我分給她家的。

 

懶得和你爭。只問你一句,還想睡我不?

 

想!想!想!當然想……!

 

那再給我五條紅薯。

 

哎呀,你家鎧三衣不是回來了么?你要是拿回去弄了吃,他知道了怎么辦?那非得把事情鬧大。事鬧大了,我便成了犯錯誤的人,必定受到嚴重的處分,到時,你也再得不到啥好處了。

 

二長子這么一說,素云也覺得在理:萬一鬧出事來了,不但自己丟了丑,還會砸了二長子這個靠山。過幾天,丈夫肯定又要去外面煉鋼了,又要丟下我和他的父母,那我再去哪兒弄吃的?想到這,素云填好名字,讓二長子摸了幾把,出門了。

 

素云剛一出門,誰知鎧三衣卻站在門外。

 

鎧三衣見素云登記名字去了這么久,肚子里像敲鼓一樣咚咚直響,雙腳已開始打顫,還不吃東西只怕要倒人了,他便來到登記處。素云可能心虛,臉嚇得通紅的,額頭直冒微汗,說話都吞吞吐吐了。鎧三衣是個聰明人,一看便隱約猜出了個八九,再一聯想到秀秀家的紅薯,便恍然大悟了。

 

那紅薯是他那里的吧?

 

嗯……嗯……

 

他給過你吧?

 

嗯……嗯……給過……素云怎么撒得了謊?鎧三衣回去問一問父母不就一清二楚了不?她嚇得不敢動彈了,像一只籠中待宰的羔羊眼巴巴地望著鎧三衣。她心想,要打、要剮,由他吧,反正遲早也會餓死的。

 

去!進去搞點紅薯。父母還在家等咱們帶東西回去哩。我先去食堂吃飯了……

 

(小說純屬虛構。待續……)

作于2020年11月22日 

 

責任編輯:于安文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