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述評 > 文學研究 > > 正文

善待莫言 給這個時代留點體面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佚名 時間:2021-07-23

中國離諾貝爾獎實在是太遙遠了,遙遠到70多年才出了兩位,而日本在同樣的時段里下餃子一般出現了27位,獲獎的領域涉及物理、化學、生理或醫學、文學以及和平。

 

建政70多年,中國政府認可的獲得諾貝爾獎的中國公民僅僅只有莫言和屠呦呦,其他的本來還有那么一兩個,由于“你懂的”原因不在之列。

 

莫言和屠呦呦,剛好一個文學一個科學,也算填補了中國在諾貝爾獎的空白,實在是可喜可賀。

 圖片

 

老實說我們為了獲得諾貝爾獎,不是沒有努力過,我們是做了不少工作的。進入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初見起色,文學創作一度百花齊放。有領導人認為建國已近40年,無論從國家形象、還是從文化宣傳等各方面考慮中國都需要有一位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官方當時認為中國最適合獲得諾獎的作家是王蒙,當時的文化部部長。

 

1986年有關方面遂盛邀瑞典學院院士馬悅然博士訪華,擬做一些游說工作,但馬悅然博士認為沈從文先生更具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實力,并主動做了大量的推廣工作。

 

1988年,沈從文先生第二次被提名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候選人并且被多數評委認定為當年的獲獎者,可惜沈從文先生竟于當年5月10日與世長辭。馬悅然博士痛心之余繼續在瑞典推廣中國文學作品。

 

又過了漫長的24年,這才有了莫言在201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成為首位獲得該獎的中國大陸的作家。

 

好不容易出了一位諾獎作家,我們珍惜了嗎?

 

好像沒有。

 

獲獎之初就非議不斷,最近更有一幫五毛對莫言發起一輪莫名其妙的瘋狂撕咬,看來有些人并不珍惜這位70年才誕生一位的諾貝爾文學獎作家。

 
最近有人居心叵測翻出了2012年莫言在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的一段發言,通過放大鏡+顯微鏡的仔細研究,發現了莫言反黨賣國媚洋的言論。
 
莫言說了什么呢?他講了關于母親教會他怎么做人的一個故事。
 
莫言說: “我記憶中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跟隨著母親去集體的地里撿麥穗,看守麥田的人來了,撿麥穗的人紛紛逃跑,我母親是小腳,跑不快,被捉住,那個身材高大的看守人扇了她一個耳光。她搖晃著身體跌倒在地?词厝藳]收了我們撿到的麥穗,吹著口哨揚長而去。我母親嘴角流血,坐在地上,臉上那種絕望的神情讓我終生難忘。
 
多年之后,當那個看守麥田的人成為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在集市上與我相逢,我沖上去想找他報仇,母親拉住了我,平靜地對我說:“兒子,那個打我的人,與這個老人,并不是一個人。”
 
母親的想法大抵是希望兒子不要報復一個可憐的老人,即使那個人當年被上面賦予了一點點權力時曾經肆無忌憚傷害過他們母子,那是他的錯,更是那個荒謬的時代的錯......
 
攻擊莫言的大概率和攻擊方方的是同一類人。他們發掘出莫言的這些言論后如獲至寶。根本不懂莫言說這些話的原意,或者他們也不愿意懂,就開始斷章取意對莫言進行瘋狂的攻擊。
 
有人說:莫言的文章就是抹黑中國,不然他怎么會得諾貝爾文學獎?這已是公認的事實。
 
還有人搖頭晃腦說:第一:有人看守,說明生產隊還沒收完,不讓撿,那么莫言母子屬于偷盜行為。第二:就算莫言母子偷盜,最多也是沒收,不會沖上來就一巴掌,還打出血來。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說不定還沾親帶故的。再說那個年代民風淳樸,不認識的也不會下重手,除非莫言母子是屢教不改的慣犯。所以,莫言說的是要迎合西方摸黑中國的故事。
 
有人一針見血:莫言所說的是別有用心的捏造,試想什么季節收麥子,撿麥穗應該在什么時節?寒冬臘月有麥穗可撿嗎?另外,在那個年代,麥子收割完畢,麥穗是隨便撿的,有什么挨打的?記得上小學的時候,學校也經常組織小學生到收割后的麥田里撿麥穗,然后交給生產隊。
 
又有人質疑:莫言是1955年生人,他所說的小時候是哪一年?拾麥穗是在什么情況下?他媽媽帶他拾麥穗是什么時間段?為什么沒有去生產隊上工?
 
問題這就來了,莫言大師說的去拾麥穗,集體拾過了嗎?他媽媽為何沒有跟著社員們干農活去?莫言大師在獲獎感言中講這個故事(我只能稱之為故事),他想表達啥意思?是批判看麥田人的兇殘還是歌頌他媽媽的善良?
 
還有人一錘定音:莫言大師當過兵,在解放軍藝術學院學習過。深受黨和軍隊多年的培養,他把這份恩情放在腦后還是放在心里了?
 
有人說莫言作品是魔幻主義風格,我是文學的文盲,不知道他是什么風格,只知道他得了好多西方世界的獎?催^他一些文字,但是,從《豐乳肥臀》之后,一個字不看,《豐乳肥臀》 也只是看了一半兒。他的小說,只有批判,沒有歌頌。一個不懂感恩人的文字,是陰暗的!
......
 
夠了吧!請給這個時代保留一點體面。
 
一個號稱準備復興的民族、一個即將崛起的大國,至少應該是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吧?至少是尊崇創作尊崇人性的吧?至少也需要一個諾獎作家裝點一下盛世繁華吧?
 
文戈已經結束45年了,噩夢的影子還縈繞在很多受害人的心間,現在需要再用文戈的文字獄手段赤裸裸地在互聯網對一個有良知的諾獎作家施行網暴嗎?
 
世界會怎么看我們?
 
后代會怎么看我們?
 
缺少優秀的作家是一個民族的遺憾,有了而不知道珍惜就該是這個民族的恥辱了。
 
莫言曾經在某處留言:
“炮火連天,只為改朝換代; 尸橫遍野,俱是農家子弟”。
 
僅憑此語所擁有的人文情懷,莫言就可以進入中國當代作家三甲。
責任編輯:于安文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