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述評 > 文學研究 > > 正文

盧小夫:淺淺無罪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盧小夫 時間:2021-02-07

編者按:

建議各路人士別再"群毆"賈淺淺了!現在,寫詩的人遠比讀詩的人還要多得多。對賈體詩歌這類自娛自樂的東西,希望不要太在意、太認真。在當今全媒體、融媒體時代,絕大多數紙刊包括所謂《詩刊》,基本上沒有幾個人閱讀的,從印刷廠出來之后,一般都直接當做廢品送造紙廠打漿了。除了浪費一點物質資源,對社會傷害性不大。更何況那些被少數人控制的紙刊,也需要稿源,好稿濫稿都無礙收費和運轉。

再說,賈氏父女也未曾招惹過什么人。作協主席也不是什么官職,有的省級作協主席甚至連公務員身份都不是,只相當于一個榮譽或者名譽職務(省級作協的工作一般由黨組書記主持)。值得一提的是,“捧臭腳”的人和事也不是最先發源于所謂文壇,國人的劣根性幾乎無處不在,滲透于社會生活各個領域和各個方面,表現于官場更為突出。

與其將大量時間精力沒完沒了地花在一個名叫賈淺淺的女子身上,不如留點時間圍觀或者群毆一下位居各層級的貪官、庸官和一切不法官吏。也許制造這樣的輿情才有其真正的進步意義、積極意義和社會意義。

此文為本網刊發的關于賈淺淺現象的第二篇文章,也是最后一篇。關于淺淺問題的討論本網全媒體不再介入。

 

淺淺無罪

文/盧小夫

 

近來,只要打開手機,不管是百度瀏覽器,還是朋友圈、微信群,隨處可見賈淺淺。真是凹凹淺淺,眼花繚亂。

我大略歸納,就兩個版本的內容,暫命名兩大陣營:一個群眾營,一個詩歌“精英”營。當然,我這種分類不十分科學。因為群眾陣營里的批判文章很多寫得確實有水平,一看便知這非普通群眾所為。方法:揭其短,取其有問題的幾首、幾句,將其垢放大,曝光于聚光燈下。說不定這背后也有高人在推波助瀾。

而詩歌精英陣營呢,相較顯得有些勢單力薄了。他們雖多是教授、詩人,除了斷章取義,省去東郭子與莊子前面一段對話內容,單摘引莊子的那句,“道在于屎溺間”外,便都是陳詞老調,閃爍其詞地打著行家里手的腔,拿“文學需要創新”、“文學來源于生活”這幾句經典的說辭,沒有誰能甩得出一個有力的子丑寅卯的理來證明鹿亦馬也。公說公,婆說婆。各方所使的武器,仍是自古文痞的看家殺器——斷其章,取其義,只是把我們這些圍觀群眾帶動節奏,當小孩子在哄玩罷了。

什么才是詩?什么才不是詩?詩歌詩歌,本初始于民間勞作之語,凡經典的、有情趣的簡短、精練的語句便流傳下來了,便成了詩的原型。文學就本無尺碼,文學評價本就存在很大的不可確定性。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者,常有之。作品好與壞,要看什么人在評你的作品。就拿舉證賈淺淺的那些屎尿詩而言,如果是站在賈淺淺那邊的人,是她的親友來品評,還是多多少少會看出一些生活的趣、一些生活的理來,至少比前段時間網紅的《平安經》完全不在一個檔次和一種性質上了。那些“屎、尿、性”入詩,是有些不具觀瞻性和藝術美,與我們中國的唐詩宋詞追求優美、優雅相去甚遠,但是如今那些喊空腔的“老干體”、為唱贊歌而歌的頌揚體、及那些裝腔作勢、故弄玄虛的所謂意識流派的詩體,又比“淺淺體”好到哪去?淺淺體的屎尿至少可博一笑爾。所以,網上群眾陣營把賈淺淺的詩批得體無完膚也是有失偏頗的。我之前從沒關注過一個叫淺淺的詩人作品,因她爆紅網絡,便找來一些淺淺的詩看了幾首。說實在話,她的作品若拿到我那微刊平臺上來發表,除了那幾首帶“屎”、帶“尿”字及把性講得太露骨的詩,有待商榷外,其他大部分作品是可以用的。

我這里講的是可以用。因為我們平臺一般也就刊這種層次的作品。平臺每天要推出四至七首詩作,質量參差不齊,一年下來達兩千首,平臺擁有作者好幾百人,他們都如賈淺淺一樣愛好詩歌這種體裁,他們之中,有上至八十歲耄耋老作家,有下至十八歲的后俊才子,他們中有的人不但會寫現代詩,還寫得一手好的古體詩詞,他們心中都有一個文學夢,正是這無數的文學愛好者支撐著我們的平臺。倘若賈淺淺在我們這投稿了,我定會跟對待其他作者一樣把她拉進我們那個有五百人的投稿大群里。

我們公益文學平臺上作者數千,有高學歷的人也不少,好作品也有不少,怎么就沒見過有幾人的作品上過諸如《詩刊》巜星星》那種大刊?更勿論拿什么國字號的大獎。我關注了一個叫投稿征文驛站的平臺,每天只看到掛滿什么市協會、市文聯舉辦征文大獎,但我很少見著我那么多文友中有誰獲過一個大獎。這些獎最后都莫名其妙消失了。這些獎最終花落誰家?真夠人想破后腦殼的。

通過賈淺淺的事件,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些獎早已名花有主的,都讓給李淺淺、王淺淺、趙淺淺們拿回家里去了。還有那些國字號的大刊每年十二期總要文章刊吧,怎么就沒有我文友中幾個熟悉的面孔?我可有幾十個文學群,光我的文學社就有上千文友,這么多人在寫作,難道就沒一人的作品入得了大刊大人們的法眼?莫非是這些人都不認識這些大刊?試想,他們若經常有大刊上,哪還會心照不宣、舍大而求小圍著我這民間文學團體投稿、發表?大家都知道啊,去投那些大刊,去參加那些正正規規的國字號大賽,就等如泥沙入海,希望渺茫。

這就是問題所在。賈淺淺,西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賈平凹之女、某某學會副主席、當代優秀女詩人。據悉,她還得過許多某些人口中的“正規”、有含金量的獎。我前面說了,賈淺淺的詩并非那么差,但是也并非比我平臺上的作品高明到哪去,并沒長著三頭六臂。若把她放到我文學群里,也只是其中一員。但她怎么就能如此出類拔萃?她隨寫一首什么作品,大刊怎么都搶著刊發,搶著給頒大獎呢?

因為她姓賈!她是大作家賈平凹之女!賈平凹先生名聲在外嘛。記得曾有一位熟悉的微刊平臺主編在參加一個文學活動時,托別人拍了一張和賈平凹先生的合影,他那兩天喜得不亦樂乎,又是發朋友圈,又是發群,并且配上了許多和賈先生交流文學的對話文字。我看了那個合影,那熟人主編笑嘻嘻的,但賈先生不茍言笑,一看便知這是偶然湊過去的合影。但這合影到了這微刊主編的手里便點石成金了,跟皇上的口諭、圣旨一般,成了他終身的文學資本。試想,連一個偶然遇見賈平凹先生的人都如此這般反常變態,又何況那些和賈先生輕車熟路、常常聯絡關系的名刊、大刊的編輯、領導,豈有不去為賈淺淺抬轎之理?賈先先隨寫個什么字,隨畫個什么鬼,都有人搶著出高價來買,試想就算賈先生有護犢的想法,還用得著先生去行賄不?古時陜西鄉試,一主考官進京拜訪恩師,問恩師有何吩咐,恩師剛好要放屁,移了移身子,主考官問:恩師有何吩咐?恩師答:非也!下氣通耳。主考官便聽進了耳,后來公布考試名單,就有一個叫“夏器通”的考生考了第一名。

由此可想,賈淺淺的詩作上刊、獲獎,這不是順理成章的嗎?只怕有些人還愁淺淺不寫哩。由此亦可推理,賈淺淺無罪,賈平凹先生更沒錯!

錯就錯在那曲解恩師放屁的人!那些坐在評委席上的所謂的專家學者,那些掌握國字號刊物的大人們!是他們把賈淺淺推向了萬劫不復的深淵,是他們害慘了一代文豪賈平凹。

 

責任編輯:于安文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