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述評 > 文學研究 > > 正文

《詩刊》被“核心期刊”要目刪除

來源:解智偉詩歌 作者:解智偉 時間:2019-08-08

 

原標題:中國詩觴丨《詩刊》被“核心期刊”要目刪除
 


《詩刊》從來不是詩人心中的圣殿,偉大的詩人早已死在唐宋,震古爍今的華章也早被收錄進歷史檔案,《詩刊》創刊以來幾乎辦的都是多余的閑事,作為政治的備胎,只是替代了歷次運動的口號傳單。

01

一、《詩刊》被“核心期刊”要目刪除



近幾年,詩歌幾近邊緣化,文化精英從不染指分行的文字,青春期的沖動也不再借助碎片似的詩行,流媒體的抖音哆嗦出不宜表達的信息,“詩”與“遠方”兩個熱詞都已轉涼,詩只屬于古槨人的情懷,遠方在更遠的地方,詩成了某個時期的終結,《詩刊》一度位于皇室的“國刊”被“核心期刊”要目刪除,也算是無疾而終。

《詩刊》從一開始就保持著它特有的延安腔,后來鸚鵡學舌一樣模仿起蘇俄腔,中國的詩學精神在《詩刊》中斷裂,中國大陸的官刊與臺灣的民刊,中間相隔的不只是地理意義的海峽,盡管《詩刊》一直主導著大陸當代詩歌的流向,但與真正的詩歌越離越遠。

《詩刊》也從來不是新潮詩歌的推手,“新詩的崛起”卻是一場對朦朧詩有預謀的整體絞殺,以至后來與后朦朧派詩人分道揚鑣。

有人說:近幾年《詩刊》影響漸弱,這幾年推出的影響較大的詩人,只有爭議頗多的余秀華。

一個身患腦癱的女人,熱愛詩歌,堅持寫作,怎么說也值得尊重,但《詩刊》卻把她的作品當作文化標桿,這就值得商榷,傳聞有關部門還為余秀華修建紀念館,這就更滑天下之大稽。

余秀華的詩歌,穿過半個中國睡了整個中國人的智商,網絡上的一夜爆紅,浮躁的商業被催情了5年,據說,湖北鐘祥市石牌鎮橫店村建起了一座以余秀華為主題的廣場。



02

二、《詩刊》主編獲獎被狂噴



當詩歌現象成了娛樂性、商業性的熱點,詩歌卻淡出了公眾視野,詩歌期刊也從廟堂搬到了江湖,在詩壇的江湖,如果你不會來事兒,如果你不會搞關系,沒有人脈,就一無所有。相反,你擁有資源,你就有人脈圈,就會百鳥朝鳳,眾星捧月。


近日,“第四屆中國長詩獎頒獎典禮”上《詩刊》主編李少君斬獲本屆長詩獎“最佳成就獎”,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官網、中宣部“學習強國”平臺、《湖南日報》、《四川日報》、《重慶日報》等全國500余家媒體迅速傳播。

這個賽事在圈內圈外弄得沸沸揚揚,李少君的文本之差,不堪卒讀,有人批評說,李少君的《闖海歌》,這樣的作品就是故事分行,啰里啰嗦、語言俗到了家,絲毫沒有漢語詩歌的語言之美。

其實,靠名氣吃飯的社會,獎的不是你的詩,而是你的地位。這個詩壇大多是自己玩自已,自己辦賽,自己參賽,自己頒獎,拿別人的錢。

長詩獎由中國作家協會詩歌委員會作為學術指導單位,本屆長詩獎評委會主任葉延濱是中國作家協會詩歌委員會主任、同時也是李少君的前任。

李少君《詩刊》主編,也算是得獎專業戶,去年剛獲得中國桂冠詩學獎,這一次又獲“中國長詩”大獎后,雖然民間口誅筆伐,但官方卻擬將李少君作品搬上話劇舞臺。



03

三、本是扛梯人,自己先上樓

一個刊物的主編,本來是扛梯子的人,自己卻先爬上樓,捷足先登,大家早就看不過眼,再說作品又濫,屢屢得獎自然遭人狂噴。

關鍵是執掌牛耳的國刊威權,今天可以有余秀華,明天還可以有王秀華,在拾荒者眼里,他關注的只可能是一堆垃圾;一且非詩作品頻頻獲獎,卻會誤導一代人的詩歌流向。



黑龍江的苦海說了一句話;“千里馬要對伯樂首先要拍馬屁,把伯樂的馬屁拍好了、拍得舒服了,伯樂才向詩壇宣布:你就是當代中國詩歌的千里馬。”

詩歌被譽為文學的皇冠,那是文言文的語境下最高級的語言藝術,現在白話詩歌則是屬于低智商的弱智群落。

真正的詩人是孤獨的,他回不到古代,又融入不了當代的詩圈。他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孤獨的詩人。

任何獎項對真正的詩歌來說,都毫無意義,詩質稀薄的作品才會浮在表面,取悅浮世,而真正的詩歌是有重量的,注定會沉到河床的深處,不被人知曉,不被人理解。

走在最前面的人和走在最后面的人一樣落伍于行進的人流中,阿根廷作家安東尼奧·波契亞說:“某些走在時代前面的人抵達的往往是不毛之地。”

喧囂的永遠是泡沫,真正的詩人卻是孤島,孤獨的存在只是捍衛詩歌的尊嚴。

真正的詩人應該是“眾鳥高飛盡,孤云獨去閑”的李白,能獨坐敬亭山,耐得住寂寞。

別去計較當今的中國詩壇有多少人會關注你的存在,也別考量有多少人能真正地對待和評價一個真正獨立的詩人的作品。


(阿根廷作家安東尼奧·波契亞)
 
責任編輯:鄧 圩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