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述評 > 書評序跋 > > 正文

長篇報告文學《大河飛鴻》書評序跋

來源:中國創新文學網 作者:李興艷 時間:2019-01-13

 

 

 

《大河飛鴻》簡介

 

湖北青年作家李興艷采寫的長篇報告文學《大河飛鴻》,2018年8月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該書以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全國縣域經濟發展、鄖陽發展歷史為多元而宏大的歷史背景,以鄖縣漢江二橋(后更名為鄖陽漢江大橋)建設過程為主線,在聚集現實中反映時代,在俯瞰歷史中展望未來,生動書寫了一支為漢江二橋建設櫛風沐雨、血性拼命的鐵軍!一批為百姓福祉披肝瀝膽,為鄖陽復興霜染兩鬢的共產黨人,一種“開明開放,向善向上”的鄖陽精神。用《大河飛鴻》這“一滴水”閃耀著的陽光,折射一個民族澎湃的激情和夢想,奮斗與熱望。

 

 

一 切 皆 有 可 能

-——《大河飛鴻》引言

口 李興艷

 

一心朝著自己目標前進的人,整個世界都會給他讓路。

——愛默生

一百多年前,一個貧窮的牧羊人,領著兩個孩子放羊,弟弟望著天上飛過的大雁說:“我們要是像大雁一樣會飛就好了,就可以飛到天堂看媽媽啦。”父親說:“只要想飛,就能飛上天!”弟弟學大雁飛,沒有飛起來,哥哥也試了試,沒有飛起來。父親也試著飛了幾次,結果同樣也沒有飛起來。父親說:“我老了,你們還小,將來經過努力,你們一定能飛起來!”后來,他們經過努力果然飛上了藍天。他們就是發明了飛機的美國萊特兄弟。

這個世界每天都有不可能的奇跡在萌芽,在生長,在驚人一鳴,從而被永載史冊。從中國古代“嫦娥奔月”的神話,到“嫦娥一號”的成功發射;從1987年錢天白教授發出中國第一封電子郵件,到馬云的阿里巴巴創下互聯網線上銷售的新商業神話;從世界上第一臺計算機的誕生,到那臺叫“AlphaGo”的機器人在短短7天之內連勝50多位世界圍棋高手……

你覺得這個世界還有什么不可能?

沒有什么不可能。只是那些奇跡之花綻放的土地和手捧鮮花的人不同罷了。能把那些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土地一定是一片滾燙浪漫、激情厚重的土地;能守護那奇跡之花綻放的人,一定擁有堅定信仰,無畏勇氣,超凡智慧的品質和能量。

 

北緯32°,是一個充滿神秘與奇跡的地帶。

埃及的金字塔,遠古瑪雅文明遺址,中國原始森林神農架……都在北緯32°線附近。

我的家鄉鄖陽,位于中國鄂西北,處于漢江中游,縱跨北緯32°25′至33°16′。在這個神奇緯度里的鄖陽,注定了不會平庸寂寞,不論悲壯還是輝煌。

距今6000萬年前的這片秦嶺古海沿岸,已然是恐龍家族的興旺之地,并出現舉世罕見的“龍蛋共存”化石群。100萬年前,人類的足跡開始出現在漢水河畔的鄖陽,他們和非洲的人類始祖一起點燃了人類早期發祥地的火種。天上銀河稱為“漢”。他們用心中最高遠明亮神圣的“漢”,為緊緊擁抱鄖陽的母親河命名為“漢水”,從此“漢”字如星火燎原,一路點亮了漢族、漢字、漢朝……在這個漢文化的搖籃里,從石器時代到明清時代,4000年文明歷史持續不斷代,被考古界譽為“中華文化通史地域”。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間,在這里設鄖陽撫治,時轄八府九州六十五縣,成為鄂豫川陜毗鄰地域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中心,可謂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巡撫直駐,皇命直達的“特區”。

中國地名前冠之以“大”的地方不多,常聽說“大上海”“大武漢”,而鄖陽人則經常自稱“大鄖陽”,你看,鄖陽人是多么自信和自豪。

“潘冢道漾,東流為漢”。漢水,是和長江、淮河、黃河,四水并稱“江淮河漢”的母親河。一座城市和一條河流之間,到底有著怎樣的生命秘語呢?在漫長的歷史河流里,漢水的每一聲淺吟低唱,每一次轉折跌宕,都會轉動鄖陽命運的羅盤。

歷史更替,興衰往復。20世紀50年代,為了支持丹江口水庫、黃龍灘水庫、中國第二汽車制造廠、襄渝鐵路等國家重點工程建設,鄖陽20萬畝良田被淹沒,12萬移民告別故土,500多年的鄖陽古城沉入水下。“鄖陽”這個承載著輝煌歷史文明和地域驕傲的名字,幾經隸變,淪落為十堰市的“鄖縣”,昔日的爺爺“逆生長”成為兒子了,多么的無奈可悲啊。多年以后回望這個歷史時刻時,鄖陽人深切地感受到,同鄖陽古城沉下的,同“鄖陽”這個名字消失的還有鄖陽人的驕傲和自信。

鄖陽為國家建設傾盡所有,百廢待興。

時光如梭,很快到了新世紀的2002年。失血太重的鄖陽,元氣還未恢復,仍在低迷中跋涉。全縣工業企業舉步維艱,支柱產業煙廠又因為國家政策被迫關停。財政困難,前路迷茫,移民動遷,可謂千頭萬緒,四面楚歌。鄖陽人不禁望江興嘆:鄖陽與十堰市一江之隔,至少落后20年!

2002年,黨的十六大報告首次提出“壯大縣域經濟”。2002年底,湖北省委明確制定縣域經濟“一主三化”的戰略目標。湖北縣域經濟將迎來一個發展的春天。近水的樓臺才能先得月,遠在鄂西北邊緣的鄖陽仍然是“春寒料峭”,她能沐浴到這個春天的陽光嗎?如何把中央和全省精神,變成有利于鄖陽發展的政策?

也是在這一年的12月27日,國務院總理朱镕基在人民大會堂宣布南水北調總體工程正式啟動。而鄖陽則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核心水源地。摸摸傷口,痛仍然在,可親人又要遠遷,良田又要被淹。人常說絕地逢生,陷入困境的鄖陽,能創造涅槃重生的奇跡嗎?

長霧鎖漢江,前路一片茫茫。

風起云行快,盼陽光千里傾灑萬里浩蕩。

苦難是一柄雙刃劍,強者被它塑造得更強更完美,弱者被它一劍刺倒,永不翻身。悲情的土地上更能生長昂揚的靈魂,鄖陽人在等待一個歷史的機遇。

此時的鄖陽,所有的挑戰、機遇、壓力、期盼,把她的生命鼓脹成了一張飽滿的弓,弓形秀逸如神之眉,卻又布滿蒼勁的節痕。

箭手在何處呢?

他來了,他們來了。

2002年冬,他們開始描繪一個“美麗的童話”——謀劃建設鄖縣漢江二橋(后更名“鄖陽漢江大橋”)。并以鄖縣漢江二橋為引線,在鄖山漢水之間描繪出了“一江二橋三鎮”的城市發展藍圖。

嗖!……這希望之箭射出去了。

從2003年8月,鄖縣以正式文件把興建鄖縣漢江二橋項目建設的設想上報給長江委開始,他們就踏上了一條項目爭取的萬里長征。而這個設想最初被大多數人認為是“不可能”的事。

電掣雷鳴,風聲在耳邊獵獵作響,那是風被利箭穿透身體也不能阻擋的驚吼。

潮落潮漲,在萬馬齊喑的時候,鄖陽人民看到一抹陽光攜著春意,穿透云層。

這是鄖陽一個多么復雜的發展時期啊,她身陷困境,卻前有明燈;她機遇疊加,卻也挑戰重重;她腳踩著荊棘利刃,卻也能聽到前方希望的召喚。鄖陽的發展之夢在悄悄展翅,雖舉步維艱,但無比堅定。

信心比黃金更貴重。六年的項目爭取路上有多少汗水和淚水,也有多少堅守與感動;四年的建設中有多少信任和期盼,也有多少奉獻與擔當。

2012年5月28日,鄖縣漢江二橋建成并通車了。

2002年至2012年,十年磨一劍,這劍發于硎,鋒利無比,徹底劈開了封閉鄖陽的重重山門。

漢江兩岸,人如潮涌。鄖陽人民歡慶的喜悅,沿著鄖十大通道奔涌,如一匹脫韁的駿馬,一路向南而去,沒有什么可以阻擋。

這是一座發展之橋,這更是一扇標志鄖陽新紀元的時間之門。

六十三萬雙手啊,一起打開這扇時間之門——長風裹朝暾浩浩而升,陽光攜春潮渤渤而盈。山川迅猛生長,漢水長舞霓裳。百花綻放,鳳鳴呈祥。一路向南,藍圖溢出夢想;迎面北上,天地開闊浩蕩。一個新的紀元,再啟玄黃,風姿萬方。

時間開始了。

鄖陽,讓世界對你重新想象……

印度圣雄甘地有一句名言:“如果要改變世界,先要改變我自己。”

城市規劃、基礎設施、企業改革、項目建設、招商引資、移民搬遷、社會穩定……鄖陽以漢江二橋項目為龍頭,對全縣各領域進行了全盤排兵布陣。這是一場積極有效的自我革命。

 天道酬勤。所有灑落在地上的汗珠都會化作閃光的金子。

鄖陽在全省縣域經濟排位中連續兩年的跨越式奮進,使得排名連續前進了40位,被省委省政府連續兩年授予“發展進位先進縣”的光榮稱號。有作為才能有進步啊,從全省縣域經濟排名中的尾巴,奮力向上攀登了40級臺階,你能看到他們每前進一步都殫精竭慮的心血,你能聽到那片土地上種種發奮和進取的聲音,如漢水滾滾。

夢想從未停止,奇跡仍在繼續。

鄖陽的藍圖從“一江二橋三鎮”,擴展到“一江兩湖四區六鎮”,在漢江兩岸拉開了近80平方公里的城市發展骨架。一個濱江親水、鳥語花香、宜業宜居的生態新城展現于漢水之畔。我們仿佛看到鄖陽發展藍圖上的山河萬物,在日益生長,日漸茁壯。

何謂機遇?何謂理想與藍圖?

曾記得一位著名的文藝評論家說:“一定要把自己內心的疆域打開,再打開。”一個地方的執政也是如此,要想理想的太陽高高照耀,需要執政者有無限開闊的想象力、文化力、魄力和務實能力,進而才能打造出一個地方的發展奇跡。

2014年,是一個讓人們對鄖陽充滿無限想象的年份。

9月9日,國務院正式批復撤銷鄖縣設立鄖陽區。鄖陽,這個承載著五千年歷史文明的名字,這個被所有鄖陽人深情懷念和呼喚的名字,終于回來了!這個稱謂對鄖陽人來說,絕不僅僅是一個地名的代號,“鄖陽”這兩個字包含著厚重的文化,深深的懷念,難忘的情結,不屈的奮斗。鄖陽的回歸,對鄖陽人民來說更是一種“精神的儀式”。

此刻,站在鄖縣漢江二橋上,目光隨漢水溯洄,我們能看到鄖陽的將來還會建多少座橋?

2017年5月26日,鄖陽的第三座跨江大橋建成通車。它作為十堰市的重點建設項目,是鄖陽區城市發展戰略規劃的重要節點和十堰生態濱江新區的重要通道。它肩負著進一步完善鄖陽城區西北部道路路網,拓展城市發展空間,輻射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移民遷建區域,帶動片區扶貧開發的重要使命。“孺子聽歌處,鄖陽有滄浪”,浪漫的鄖陽人給這座橋起了一個詩意深遠的名字——鄖陽滄浪洲大橋。

2016年7月,十堰市召開鄖陽漢江四橋規劃設計方案征求意見會。鄖陽漢江四橋北接鄖陽區安陽鎮鐘家河,南連青山鎮白果樹村,建成后將加快推進安陽湖建設,進一步拓寬十堰城市發展空間。

鄖陽漢江三橋、四橋,一個個奇跡從天而降,跨越在歷史、現實和未來之間。一切在情理之外,也在意料之中。鄖縣漢江二橋的建設在重構鄖陽和十堰城市格局的同時,也悄然重構了鄖陽人民的思想格局,他們相信“一心朝著自己目標前進的人,整個世界都會給他讓路”。

時間過得真快,鄖縣漢江二橋即將通車五周年了。

在這個時間的臨界點,我們站在2017年的金色船楫上,憑風暢想……

鄖十大通道向南,向南,通向遠方。陽光耀眼,一列記憶的火車從往事的隧道呼嘯而來。作為鄖縣漢江二橋建設和鄖陽近年來經濟社會發展的一位見證者和親歷者,我所經歷的這段歷史……每一個人,每一個難忘的時刻,每一個重要的事件,每一次流淚和歡呼,一起在我的腦海里涌現,我聽到它們踩著重重的跫音,如萬馬奔騰,攜裹著我的靈魂去泅渡那片記憶的海域。作為一名寫作者,我必須渡過去,去完成我的使命,到達我新的彼岸。

我,該怎么去描述和傳遞呢?

我們看到,這里的執政者們一任接一任地在這片土地上把鄖陽的藍圖一次次繼承與推進,才有了今天的鄖陽。無論時代怎么變遷,他們都值得我們從心里深深敬重!

我們看到,鄖陽的發展,并不是“富人”的事業進發,而是濃縮著鄂西北人民不舍晝夜的頑強奮斗,其中有更多的艱難、夢想、奉獻、不屈。正如著名作家王宏甲說:“沒有苦難的民族是沒有的,沒有挫折的民族也是沒有的,不能忘卻的,是奔騰著沖出低谷的奮斗。”

所以,我所描述和傳遞的不只是鄖縣漢江二橋,不只是鄖陽,而是一個民族血液里百折不撓的堅韌,奔流不息的激情。

我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日子,開始這次遠征。

在我的文字世界里,再建一座鄖縣漢江二橋,再描摹一遍鄖陽藍圖的構想不斷萌芽與生長。鄖陽,我的家鄉,我把一切一切為您獻上。獻上祝福,獻上敬仰,獻上五千多個日日夜夜的日之浩蕩,月之長吟,獻上用深情發酵的陳釀。

獻上,這“一滴水”閃耀著的陽光。

看它折射一個民族澎湃的激情和夢想,奮斗與熱望。

 

 

懷一顆素心,站在繁華之外

——《大河飛鴻》后記

口 李興艷

 

我們在北京最好的季節來到魯迅文學院,院子里的樹葉兒青翠,果兒累累,池塘里荷葉碧綠,魚兒嬉戲。此刻,在魯迅文學院413這間簡潔明亮,只屬于我一個人的獨立空間里,我不禁感慨,世間事冥冥中總有說不清的巧合與安排。又是一個九月。三年前的九月十六日,我來到京城開始《大河飛鴻》的采訪。今年五月底完稿,之后就開始在醫院進進出出,安撫身體突然爆發的各種“小情緒”,這書的后記便一直未能動筆。直到九月來到魯院,我似乎是在用三年的時間畫一個圓,回到這里,這個圓才圓滿。此刻,我站在心靈的時空之外,再次回望鄖陽那一段段如金子般閃耀的時光。

大河滔滔,飛鴻燦燦。

1

在我的家鄉鄖陽,人們習慣把漢江稱為大河,把鄖陽漢江大橋稱為漢江二橋,像親人喚我們的乳名,小小而樸素,溫暖中有淡淡寵愛。在太多平淡的時光里,我很慶幸,曾參與了漢江二橋建設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我看到二橋建設工地上每天一百,兩百的老百姓從鄉鎮,從縣城,從十堰趕來看二橋建設,你見過那樣的眼神嗎?像在產房外等待一個呱呱落地的嬰兒,那樣熱切,那樣期盼,你看到了心就會被點燃,被照亮。

我看到二橋建設工地上那些建設者,他們櫛風沐雨,冒嚴寒酷暑,從樁基、橋墩、T梁架設、鋼管拱合龍,到質量、工期、技術創新。你見過那樣的隊伍嗎?那樣血性,那樣拼命,那樣令出如山。你看到了你就會感嘆,這不僅是一支建設隊伍,更是一支鐵軍。

我看到鄖陽的一任任執政者,他們為漢江二橋的立項跑了幾個“萬里長征”,為百姓的福祉披肝瀝膽,為鄖陽的復興霜染兩鬢。你見過那樣的地方執政者嗎?那樣質樸如土,那樣激情似火,那樣堅韌執著。你看到了就會知道,什么是“茍利國家生死以,不以禍福趨避之!”,什么是“意莫高于愛民,行莫厚于樂民”。

2014年8月,二橋建設指揮部常務副指揮長左文學對我說:“興艷,看來二橋這本書得由你來完成了。”以我的工作環境,在時間的夾縫里做這種長篇的寫作誠然是件奢侈又艱辛的事情,但作為二橋建設的見證者,參與者,一名寫作者。

我不寫,讓誰去寫?

看到了,不敢不寫。

2

 我像一個在時光隧道里逆行的人,尋著一條條線索,追尋很久以前一個個難忘的舊時事物。每一個像李志超這樣和這個故事有關的人,都在那時間通道的某一個點上等著我,幫我完成使命。

《大河飛鴻》中的這段話記錄著這段逆風溯旅的采訪足跡。因為需要更細膩,更豐富的素材,更深切的在場感來滿足我的寫作,于是以北京為起點,繼而武漢、焦作、西安……于是有了和柳長毅、李志超、黃明濤、鄧越勝、白天貴、馬開全、崔明鑫等近五十位二橋建設各方參與者的深度回訪,他們或在書中現身對話,或穿行在字里行間,或隱身于文字背后,他們一直都存在于我的寫作中,為我提供堅實的營養,也給我啟筆的信心。

十六本采訪本,六本在二橋期間的工作筆記,身后兩垛半人高的《鄖陽年鑒》和幾十本檔案資料,電腦里從二橋立項和建成通車后的所有電子文檔和圖片、錄像……這是一片浩瀚的文字海洋!我不僅要潛入海底打撈起一顆顆珍珠,還必須泅渡到彼岸。我一次次站在岸邊心生恐懼。罷了,還是一咬牙一閉眼一頭扎進了這片深海。

期間,曾面臨一次手術。當醫生告訴我需要做全麻時,我腦子里冒出的第一個念頭是:不行!如果全麻我醒不過來,二橋的書還沒有寫完怎么辦。雖然很幸運,復診之后醫生說不用做手術,但這件事讓我明白,二橋的書沒寫完,我連生病的資格都沒有。

這個過程是屏著呼吸一般緊繃著的,我曾對先生說:“對我來說,此階段除了生死,再無大過于她(二橋)的事情。”

你能理解嗎?怕是沒有多少人可以理解的。

你覺得至于嗎?怕是很多人會說大不至于吧。

是的,當一切走過來后,我現在也覺得不至于,但那時那刻的真實想法卻永遠刻骨銘心。

270個夜晚,我在臨江的書房,坐等,靜候二橋建設各路人馬記憶的影子破窗而入。他們演繹,重建。我,凝看,傾聽。待每晚曲終人散,回首已在鍵盤上夜行千里。書中的二橋日日生長,樁基又多了幾根,橋墩又高了幾米,T梁又架了幾跨,鋼管拱快要合龍……

3

轉眼間,二橋建成通車已經五周年了,鄖陽的三橋(鄖陽滄浪州漢江大橋)建成通車了,四橋也將進入建設日程。得知我還在寫二橋,有朋友會詫異:現在都要建四橋了,你還寫什么二橋啊。

建四橋了就沒必要寫二橋嗎,長征勝利都八十多年了,我們還在重走長征路,重溫長征精神啊。這樣的記錄和追憶,更多的是要繼承和發揚一種寶貴的精神!

我們以為二橋在建成通車之日起,就完成了她的成長嗎,不,她從未停止成長。她的作用在和十鄖城際公交開通、鄖陽撤縣設區一起成長,她的意義在和“一江兩湖四區六鎮”、“四個鄖陽”一起成長,她的精神在和建設十堰生態濱江新區、精準脫貧建設小康鄖陽一起成長……此時的她,生命力方顯更加豐盈而深刻。

今為昨繼,明為今承。

時代弦歌承繼,鄖陽蓬勃壯美。這里有鄖陽人民“開明開放,向善向上”的拼搏競發。這里有鄖陽一任接一任執政者前赴后繼的堅守與墾拓,他們在時光的隧道中或同行,或追隨,但他們生命中的某一時刻都在鄖陽重重落下,都深情擁抱過這片土地。

大河上下,余音繞梁。

憶輝煌是為繼宏圖,詠今朝乃為繪遠景。穿越歷史的云煙,歷經歲月的風雨,愿我大鄖陽,激三千以崛起,向九萬而迅征。

 

4

一天晚上,久哥下晚自習回家,推開書房的門,倚在門邊嘻嘻笑著看著我,我抬頭看著他壞笑的小模樣。

小伙子,有什么情況?

美女,我今天想到一件事情哦!

嗯,什么呀?

我忽然發現我有半年都沒有吃到你給我做的宵夜了啊。

額……不是有婆婆天天給你做宵夜嗎?

一陣慚愧,無地自容。這為娘的也真是不稱職。自從2016年9月這本書開工以來,媽媽就從十堰過來幫我照料家里,我在家真正成了一只“勤奮的懶蟲”。感謝我的家人,承蒙你們的不嫌棄,容忍我寫作起來的不管不顧。

這樣的寫作,寂寞卻不孤獨。

有太多溫暖的陪伴和力量在支持著,我們這代鄖陽的年青寫作者是幸運的!栋倌陦粝搿贰痘仡櫯c展望》《潮起鄖陽》《鄖陽文庫》《鄖陽年鑒》《浴水重生》《跨世紀改革》,鄖陽這些豐富的文集給《大河飛鴻》的史料查證提供了最便捷的途徑。這些年來,鄖陽在打造一個新藍圖的同時,也在壘筑一個“文字的鄖陽”。前者為眾人所見,后者隱于市后;前者在鄖陽大地上,后者在書卷墨香里。感謝這些文集的所有編寫者,給鄖陽留下了一筆寶貴的財富,也讓我得以站在前輩們的肩頭眺望文學的遠方。

收到著名作家梅潔老師的“萬言長序”時,我是驚呆了,梅潔老師說這是她寫的最長序言了。不禁惶恐,我稚拙的文字,能否配得上她 “萬言” 的深情。請著名作家王宏甲老師作序之時,正是在他行程滿滿奔忙于全國各地作《塘約道路》專題講座期間,沒想到他在百忙之中欣然答應。這份為師的情懷,唯有努力寫出更好的作品才能不負期望。難忘十堰市作協主席滕家龍先生,桀驁純粹,風骨錚錚,送我的那本《不為繁華移素心》和他時時的教誨,如一輪高懸頭頂的太陽一路指引行程。還有藍善清、藍云軍兩位老師,在寫作中一次次關切問詢,一次次困境中溫暖鼓勵……老師們心如明燭,能照亮多遠,就送我多遠。我唯有感動再感動,感謝再感謝,努力再努力。

此外,還有鄖陽區信息宣傳中心的趙鋒同志,作為二橋立項和前期建設的見證者、參與者,他為二橋前期建設的寫作,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寶貴的第一手資料,個中情懷,為念為謝。

 

5

每當我走進魯院大廳,抬頭就看見凌空懸掛的魯迅先生肖像如瀑布般從六樓屋頂一泄而下到一樓大教室上方。上得四樓,往413室走去,正好迎著魯迅先生深邃的目光。一根根豎排銅線和一片片斂著光芒的銅片,上下連綴,明明暗暗。方位不同,遠近不同,光線不同,先生的眼神也不同。堅毅,哀傷,溫情,孤獨,無畏……每每迎著先生的目光,我的心中總會升起一種文學的神圣和莊重。這時再回望我的鄖陽,那片被自己常常書寫的土地,對她就有了更清晰的坐標感,有了新的認識,新的熱愛,新的責任。

寫作是一件快樂亦清苦的事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一如今年我在一次文學培訓中的發言:

對于寫作本身,其實就象農民下田挖地,工人進車間擰螺絲一樣,只是另一種勞動方式而已。愛上寫作,就象深愛上一個前世的“冤家”。從此便嵌入生命,便恩怨糾纏。既恨之入骨,又愛之入髓。

為了它,把自己生活的繁枝瑣葉不斷地做減法,門外的繁華不再是我的繁華。而在有它陪伴的世界里,我也在不斷豐盈,不斷成長,不斷拆毀,又不斷重建。直到我明白,只要我的生命存在,永遠都不能擺脫和它的愛恨交加。

作為一名生活在基層的寫作者,我覺得很榮幸。如果說文學要關注基層,關注人民,觀照人性,那我們就是基層,我們就是天天生活在茫茫大眾中的草根,我們甚至就是火熱的,冰冷的,泥沙俱下的土地上的一粒微塵。我們不用天天站在精英立場表達高高在上的同情和憐憫,我們只要睜開眼,苦也在其中,樂也在其中;只要我們用心聽,民生的幸福在其中,掙扎也在其中。

我喜歡這樣一種單純的勞動和快樂。對鄖陽這片土地,我深愛又敬畏,我深信在她綠草繁花的厚土下還有著金光閃閃的生命密碼,我渴望去傾聽和開掘。

魯院四個月的時光也許很快就會過去。但這四個月的火種,將會為我抵御未來四年,四十年的風雨嚴寒。這里,是書寫《大河飛鴻》的終點,也將是我人生中一個新的起點。從這里再出發,山高路遠,月落日升,愿我在蒼茫人生中有趣,有光,保留一份小天真。

小書裝歲月,稚文涌真情。沒有一個文本是十全十美的,每一次寫作都是新的開始。親愛的讀者,感謝您能把這本書讀到這里。此時,即使收到的是您的批評,對我來說也因你的關注而珍貴無比。

時可序,愛可期。

懷一顆素心,站在繁華之外。

一個更好的我,等待著和你下次相遇。

 

2017年9月19日,于魯迅文學院413室初稿

2017年12月26日定稿

 

閱讀李興艷和她的家鄉

《大河飛鴻》代序一

口 王宏甲

 

我沒料到,在讀興艷這本書“引言”部分的時候,讀著讀著竟有淚下。因什么而感動?大約因她對家鄉的感情?墒,她對家鄉的感情,又為什么會令我動容?

她的家鄉不尋常。為了給缺水的北京人送水,南水北調工程的上游需要蓄水,她的家鄉之城——鄖陽古城,整體淹到江底下去了。她和家鄉人不得不遷到山地上去再建一座城。這部書,簡單說就是一部重建家園的故事。

2015年4月,我與友人梅潔同去鄖陽。當站在高高的鄖陽島上俯瞰眼前浩渺的水域,我才知我們駐足的地方,就是漢江流域最大的江中島。那個下午,陽光明媚。我看到了,“白云青山在水里”的景致在這里有多么遼闊。我明白了,水中的青山綠得如此透徹,實在是因為這水有多么純凈。

怎么向你介紹這一泓巨水?它關系著北京三千多萬人口每天的飲用。不僅如此,北方兩億人的命運、生存和發展,都與這里流去的水聯系著。沒有山,沒有樹,是沒有水的。鄖陽境內青山似海莽莽起伏,它北屏秦嶺,西依大巴山,南望神農架,東臨襄陽。你知道鄖陽有幾條河嗎?全境有大小河流766條,皆奔入漢江。滔滔漢江源于秦嶺南麓,三千里奔去漢口匯入長江,這是漢江被稱為長江最大支流的原因。古人看漢江,是把它同長江、淮河、黃河四水并稱的,曰“江淮河漢”。如今“四水”僅漢水未被污染,尤其上游,水質更清澈。

哪兒是漢水上游?丹江口以上都是。漢水有多少水?據南水北調工程的調查,漢江流域總徑流量相當于一條黃河的水量,而丹江口水庫以上的徑流量占70%。要使這一江清水流到北京,蓄水需達到海拔170米。170米水位線以下的土地和房屋就全部淹沒,呈現在天穹下的浩渺水域被稱作亞洲最大的人工湖,梅潔把它稱為:“北方兩億多人的一口生命之井!”最近,鄖陽所屬十堰市市委書記接受中央電視臺采訪,在電視上稱自己是維護這口井的守井人。他代表十堰人民的表述,感動了很多人。

漢水滔滔北去,又一個三千里,流經河南、河北、北京、天津253個城市,去滋養干渴的北方。為造這口生命之井,鄖陽、均州(今丹江口市)、淅川三座千年古城沉入了江底。鄖陽處在這調水工程的源頭。

怎么向你介紹鄖陽?興艷對比較晚近的鄖陽歷史如數家珍。

她說:500年前,鄂西北的鄖陽曾是省級特區所在地。明成化十二年(1476),右副都御史原杰,赴鄖考察安撫流民。在《處置流民疏》提出了拓縣城置府,時稱鄖陽撫臺。這鄖陽撫臺轄湖廣、河南、陜西、四川四省的八府九州六十五縣。八府為鄖陽府、襄陽府、荊州府、安陸府、南陽府、西安府、漢中府和夔州府;九州為均州、裕州、鄧州、商州、金州、歸州、荊門州、夷陵州和寧羌州。轄域涵蓋了大巴山主脈以北部分、秦嶺主脈以南部分、江漢平原大部、整個南陽平原和幾乎整條漢江。轄區面積20多萬平方公里,人口達1000多萬。她一口氣說下來,把我嚇倒。

我開始明白了,鄖陽撫臺所轄為什么有這么廣闊。因明朝的流民問題洶涌,鄂豫陜三省流民沿漢水兩岸涌入鄖陽地區,則是由于這片土地氣候介于南北之間,宜墾宜耕,可田可地,生活習俗也宜南宜北,易于融會。這告訴我們,鄖陽自古就是宜居之地。

我們知道,人類歷史上只有那些環境惡化到無法生存的地方,人們才不得不遷離家鄉。漢水上游的人民,則因為有一個生態環境特別好的家鄉,有一江未被污染的水,而扶老攜幼告別家園。整個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百萬畝良田沉沒江底,83萬人民遷離家園,其中鄖陽地區47萬。這樣的故事,大約就因為我們有一個偉大的祖國才能做到。

鄖陽古城像一艘巨舟沉入水底,我們能理解萬千鄖陽人看著家鄉沉沒那一刻——心中騰起的巨浪嗎!李興艷心中就有這樣的巨浪,我在她的作品里時時能聽到那濤聲,看到她以全力以赴的姿態在記述家園的重建,這就不能不為之感動。

《大河飛鴻》寫在這片山河上,里程碑籍此矗立。

很難想象鄖陽因巨大付出而嚴重失血的狀況,一個堂堂的府署所在地一度墜入國家級貧困縣,離十堰咫尺之遙卻似天壤之隔。生活在這方土地的人們曾經的自豪感一夜之間化為自卑,誰能把民眾失落的情緒拯救回來?興艷在書的序篇之后著意寫了一章“讓歷史告訴現在”,把鄖陽當初面臨的嚴峻形勢做了詳實的交代。這種“告訴”并非僅僅是“告訴”,也不止是傾訴,它是在譜寫這片山河的沉雄悲壯,讓你驚訝——在那樣一班人的堅強領導下,靠著凝聚起來的萬眾心智,曾經的割舍可以再生,曾經的失落能夠找回。盡管思念中的往昔情境難以完全復制,但理想之帆高展,可以再造出更加璀璨的輝煌。

創世需要一種態度,一種立場,一種情感,一份責任!

困守江北一隅的鄖陽怎么突圍?在興艷的筆下,我們看到了六年奔走,三年興建,捧著一顆心,披著一身汗,懷一腔熱血,為一座通往彼岸的橋,萬難不辭。為什么把意志和鐘情都傾注于此,因為牽系著所有鄖陽人好日子的發力點就在這里。激發鄖陽土地的全部活力在此,打開鄖陽面向外面世界的大門在此,構造鄖陽南北一體化發展的紐帶在此,找回大鄖陽的存在感也在此。一句話,鄖陽要徹底從困守中走出來,這座橋就是放飛鄖陽人民夢想的真正的飛鴻。

去襄陽、鄖陽之前,我已知漢江在南水北調中的擔當,但沒想過,漢江如今已成為北京人的母親河,F在我還知道,漢水上游古稱沔水,沔水有奶水之意。遙遠的漢江,如今確實是北方兩億人口的母親河。這是奇跡吧!興艷囑我為這本書寫個序,我勉力為之。作為一個常住北京的人,我借此機會向她和她的家鄉人表達敬忱!

 

2017年8月北京

 

 

 

壯 麗 的 鄖 陽 時 代

——《大河飛鴻》代序二

口 梅 潔

 

1

幾乎是屏住吸呼用三天時間讀完了20余萬字的長篇紀實文學《大河飛鴻》。三天里“屏住呼吸”讀完一本書的事并不多,記憶里當年讀王宏甲的《無極之路》和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有過這樣的經歷。

“屏住呼吸”不是不呼吸,我是想說我在讀這部書時是那樣急切,那樣渴望,那樣恨不能一口氣讀完。

人們會問:為什么你會是這樣的心情?

我的回答是:我想借用《大河飛鴻》書中主人公之一左文學的話,左文學在漢江二橋北岸邊拱支架被洪水沖塌、眼看二橋不能按時竣工時,對施工人員流淚大喊:“二橋是鄖縣人民心尖上的寶貝……你們若人為地耽誤半天,就是在拿刀子剜我的心!”

我借用的話是:《大河飛鴻》是我一直掛在心尖上的一部書,我若不一口氣讀完,就吃不下飯,睡不著覺……

 

鄖縣漢江二橋的這部報告文學,原擬請趙鋒來寫,后來由于趙鋒2009年底離開鄖縣漢江二橋指揮部,未能參與二橋主要建設時期,無法再承擔這項寫作任務。2014年秋,指揮部決定由接替二橋指揮部工作宣傳工作的李興艷承擔這項任務,執筆此書的寫作。趙鋒負責提供二橋建設的前期素材。至此,我便把殷殷厚望寄托于興艷身上。

太久的孕育了!十月懷胎必有孩兒呱呱墜地,興艷超孕了數年,她究竟懷了一只怎樣的圣果?我望眼欲穿,許多家鄉的朋友也和我一樣,望眼欲穿。

2005年回鄉采訪、準備撰寫《大江北去》時,便知道鄖陽漢江二橋項目爭取已經進入了攻堅階段,為使二橋項目能納入國家規劃、能通過層層評審,以縣長柳長毅為首的一群執政者們已經在通往武漢、北京的長路上,跑了好幾個“萬里長征”,已經是“車跑爛、心跑累、人跑垮”……

“二橋項目批下來嗎?”“二橋建設得怎么樣了?”

應該說,從2005年開始,“二橋”這兩個字便沉重地壓在心上,成為我這樣的一個異鄉人總也無法釋懷的惦記。

2010年回鄉采訪二期移民準備撰寫《漢水大移民》時,在二橋建設工地上認識了興艷,那時,她在鄖陽漢江二橋指揮部負責宣傳工作。那時,就看到嬌巧、聰穎、單純得像個女學生的興艷,能把那些堆滿了堅硬冷漠的鋼筋、水泥的二橋建設,寫成一篇篇暢揚而靈性的文字。也是從那時起,感覺這個小女子有著不一般的文學潛質,同時感覺,在她總是笑瞇瞇的笑容和謙和背后,有一顆凡事定要做好,做不好決不罷休的信念和堅定。

在后來的年月里,感覺興艷像是年輕姑娘在準備嫁妝一樣,在認認真真、一絲不茍地準備著撰寫漢江二橋的素材;知道前期在二橋工作積累了素材的趙鋒也躍躍欲試撰寫二橋。再后來,直到2012年鄖陽漢江二橋全面竣工、“鄖十”一級路順利通車、城際公交車從十堰開到了鄖縣,直至2014年底鄖縣改成了“鄖陽區”……在故鄉所有輝煌的盛事、輝煌的日子里,遠在北京的我,總在心底存一聲默默地呼喚:興艷,趙鋒,你寫二橋的書出來了嗎?

也是在這些年里,每每回故鄉,看到興艷,也總似愛憐地撫摸一孕育女子的肚皮,問人家“啥時生啊”一樣,輕輕問一句:“興艷,二橋的書啥時寫出?”

還是每每回鄉,總是要和善清、興艷在一起商議:一定要寫一部像作家王宏甲《無極之路》那樣的《鄖陽之路》;一定要像《無極之路》里寫縣委書記劉日那樣寫鄖陽的柳長毅……

太多太久的寄望!

如同鄖陽的執政者柳長毅們嘔心瀝血建造了一座鄖陽人民通向遠方,通向幸福的大橋一樣,作為寫作者,李興艷、趙鋒同樣背負了人們太多的期待,太重的厚望。直到有一天,她在電話里對我說:“梅老師,二橋的書什么時候寫不出來,我什么時候都活不輕松……”

我一直在隱隱擔憂:這嬌巧、纖弱的女子能抗得起這番沉重?

今天,當我一口氣讀完《大河飛鴻》時,我情不自禁沖著電腦中的文字一聲大喊:“興艷,趙鋒,你們沒辜負眾望!”

 

2

我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沒有人專門為建一座橋而寫一部書的;

我更不知道,世界上還有什么地方為建一座橋要經歷那么多人事、政策、資金的艱難困苦,那么漫長歲月里的奔跑、煎熬、血汗、眼淚;

我尤其不知道,還有什么地方有那么多人都眼巴巴地看著一座橋、念著一座橋,而因橋的建成,他們幾十萬人一古腦奔向了康壯大道、一瞬間整體成為了城市市民、一夜間把家園建造得如天堂一樣美,一猛子就改變了幾十年貧困的命運……

然而,家鄉的這座橋,這座鄖陽漢江二橋,生生讓我與故鄉人民一起經歷了這一切。一場心靈的震撼,情感的跌宕,精神世界的酣暢淋漓,都在橋生、橋長、橋成的十年中,演繹出一個時代的壯麗。

那是怎樣的一座神奇之橋?

你看,它明明就是架在漢水之上的一座長達2千米的鋼筋水泥的造型,但它在故鄉人心里,卻巍峨神圣得如一座精神信仰的殿堂。每每走近它,你分明就像走近一位你感受得到恩撫的神衹;每每撫摸它,你分明就覺著在撫摸一位親人溫熱的軀體;每每遙望它立在江上的身影,你就一定會把感恩的心連同感恩的目光一起望向遙遠的天際……

是什么讓這座橋如此嵌入人的心里?是什么賦予了這座鋼筋水泥的造物如此多的生命激情?

打開《大河飛鴻》,讓那個總是笑瞇瞇的姑娘告訴你。

 

如嫁女刺繡嫁妝新衣,如孕女呵護腹中的寶貝,擔負著《大河飛鴻》寫作的興艷,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針一線、一呼吸一動念都在殷記著心底里的事情。在絲毫不能耽誤本職工作,從未請過一次創作假的三年里,她沿著北京、武漢、焦作、西安去采訪追溯,她點點滴滴,一紙一書地收集素材,她一字一字,一夜又一夜敲擊著鍵盤。當這部以建設漢江二橋為“魂”,以時間先后為“經”,以長嶺經濟開發區、漢江大道、“鄖十”一級路、解放南路、城際公交、縣改區等紛繁事件為“緯”,圍繞著“橋之魂”,牽攜著“時之經”,最終大構架、全方位、高格局地將一個非凡的“鄖陽時代”,經緯成了一幅波瀾壯闊、震撼心魄的壯麗圖景。

在這幅圖景里我們真切地看到,從2002年代縣長柳長毅一上任,萌動一定要為貧困的鄖陽在漢江天塹上架一座橋開始,鄖陽的執政者們就踏上了一條極為艱辛和悲壯的長路。在這條長路上,柳長毅和他的同事們,懷著為民造福的一腔熱血,在萬里征途中經歷了無數的焦慮、疲勞、煎熬、困境,他們流淚、流汗、被冷落、受委屈……但無論怎樣,“一定要建成二橋”的鐵血信念,似一面旗幟,始終“嘩啦啦”地在他們生命的前方招展,引領著他們不屈不撓地奔跑,前行。他們跋涉萬里關山,他們以情以理推開一扇又一扇“不可能”的大門,他們小心翼翼又英雄壯懷般出現在各種關鍵時刻、關鍵場所,他們以真情開路,他們用信念壯膽。

當原本“沒根沒影”,如“天方夜潭”的一座橋最終彩虹般真真切切臥波江水,徹底驟變一方山河命運之時,我們怎么來記述和評價他們的情懷、智慧、操守、境界、德政都不過分。

正如作者在“引言”一開始就寫道的那樣:“你覺得這個世界還有什么不可能?沒有什么不可能……一心朝著目標前進的人,整個世界都會給他讓路。”

 

3

應該說,閱讀《大河飛鴻》并不困難,許許多多經歷過那個十年抑或十五年的人,都能從書中找到自己的情感寄托和生命蹤跡。我非常欣喜地發現,只要作者在行文時一旦擺脫“材料性”、“文件性”敘述,立馬帶給我們的便是一個大事件中情深意切的細節魅力,這細節動人心魄、催人落淚。這恰是文學的魅力所在。

比如:前面提到的對二橋指揮部常務指揮長左文學對二橋的牽掛,稍有怠工即是“在拿刀子剜心”的描寫,令我怦然心動。興艷在二橋指揮部工作數年,她親歷了那些年的艱難困苦,左文學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她都看在眼里,慟在心底。

又比如,興艷寫了一個建橋工人的敘說:“T梁上預留的一排排鋼筋頭,白天走路都直掛腳,一不小心就給人絆摔跤。左主任每次夜晚去,看到我們加班都很心疼,他怕耽誤我們工作,從不讓我們陪,每次都是自己借著手機一點點亮光往前走,橋架多遠,他就走多遠。就是在左主任的身上,我們才漸漸懂得,漢江二橋對鄖縣有多么重要。”

 “那段時間,他都不敢到政府食堂吃飯,不敢到政府樓上。怕人問二橋的工期。他每次出差在外,別人也都問他,你那個二橋建得咋樣了?連他家鄰居十二歲的小孩也是見面就問,左叔叔,二橋什么時候通車?”

“左文學是個性子急得燙面條都不吃的人,每次都是妻子提前盛好,晾溫,然后他三下五去二,風卷殘云地快速解決。面對這樣空前的壓力,心中的焦慮可想而知,他天天吃不下飯、睡不好覺。”

……

每當讀到這些細節,我都忍不住潸然淚下。這些細節描述讓我對這位早已熟悉并視為知己朋友的故鄉人突升無比的敬意。

這些年,我頻頻回鄉,每次回去,我都必須到二橋看看。記不清有多少次左文學拉著我的手,在緊張鋪設T梁的橋上走過,橋面鋪多遠我們就走多遠。在機器的隆隆聲中,在水泥粉塵迷漫的工地,他總是大聲地、幾乎是聲嘶力竭地為我講述二橋,講述施工進度。像資深專家講述他的工程,更像一位父親講述自己的孩子……

無數次站在江邊,看二橋的一根根樁基、一個個橋墩在河灘上春筍般長了起來;看著龐然的水泥T梁在漢水河面上一天天鋪展、延伸,我的心就不能平靜。以至二橋建成通車,我沒能回鄉參加慶典時,左文學發來短信:“梅老師,你牽掛的二橋建成通車了,可你沒有回來,我們很難過很傷心。”

《大河飛鴻》的細節描寫,使書中的人物倍加真切地鍥入讀者心靈。再舉幾例---

我們現在看到的那像兩道彩虹的橙紅色鋼管拱,是當初,柳長毅親自帶隊到鄂州制造基地現場去挑選的顏色。挑定后他擔心事后廠家把顏色搞錯,“就小心地把色塊裁下了一小塊,夾在筆記本里帶了回來。”

還有,邊拱支架被洪水沖垮,柳長毅遠眺垮塌的支架,忍不住心痛地說:“我的支架呀……”話未盡,淚先流。”

還有,趙學國、杜興秀們去長江委設計院跑“二橋納入設計規劃”,在武漢一住一個月,人家上班他們上班,“上班”就蹴在人家辦公室角落里,人家下班他們下班。他們天天這樣“上班”,人家能不煩嗎?

于是,有一天,溫總工就忍不住說----

“老杜,你不要來了,要是有事需要補充資料我們會電話聯系你的。”

杜興秀笑著說:“我看到我們二橋被寫進你們的設計報告了,我就不來了。你們不用管我,沒讓我說話時我不說話,不影響你們工作,你們忙你們的,忙你們的。”

“那怎么可能呢?你個大活人的,天天來。我跟你說,你住這里這么久,吃飯、住宿我們可沒時間管你!”

“你不用管,我自己能管好自己。”杜興秀說著又坐到辦公室的一個角落里……

在《大河飛鴻》一書里,這些感人的細節比比皆是,足以讓我們看到鄖陽執政者們為民謀福的一顆赤子之心。

 

4

《大河飛鴻》用一個個深情的細節,再現了一群奮斗不止的公仆們,而濃墨重彩地當屬那個“二橋的始作俑者”柳長毅。

從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朝廷派封疆大吏原杰到鄖陽設府、進而將鄖陽建成轄鄂、陜、豫、渝4省65縣的撫治駐地,開創了歷史上燦爛的“鄖陽湖廣時代”; 2002年,湖北省委委任柳長毅到鄖陽任代縣長、縣長、縣委書記,這是歷史走過了525年后,鄖陽迎來的第二個開創鄖陽嶄新時代的歷史性人物!洞蠛语w鴻》作者攜帶著63萬人民感恩的心,不惜筆墨地在書中再現了這個歷史人物的大決策、大智慧、大胸襟、大行動,以及沒有任何可以阻擋他前行的意志、理想、信念和決心……

2005年我回故鄉采訪時,柳長毅就告訴我,他到鄖陽上任的第一天就有一個承諾:一定要把60萬鄖縣人民帶進十堰市。他還對我說:“如果哪一年十堰把我們變為鄖陽區,我愿意變。讓這個地方在十堰經濟的輻射下,富裕起來,人民得到實惠。”

2008年,在漢江二橋要不要馬上動工,班子成員憂心忡忡舉旗難定時,柳長毅含淚對大家說:“我是縣委書記。二橋的建設,有了功勞,是大家的,是全縣干部群眾的。如果出了什么問題,有什么罪過,就由我來負責。我去向上級請罪!向全縣人民請罪!”

2012年,當鄖陽人民沉浸在二橋通車的一片歡聲羅鼓中時;2014年,當國務院批準鄖縣成為十堰市的一個區,63萬鄖縣人全部成為十堰市民時,誰不為柳長毅當年讖語般的夢想和堅定不移的信念發出由衷的感佩?

“思想決定出路,決定著一個地方幾十年的發展。一個帶隊的人,就要讓你的部下感到有目標,有動力,有未來!”柳長毅如是說,如是行。面對一個連工資都發不了的貧困縣,繁重的南水北調移民工程,幾乎全部關停的工業企業,淹沒殆盡的良田好地,十幾萬人擠在三條土嶺上的縣城……

如何在支持服務國家重點工程的同時抓住機遇發展鄖縣?如何在確保“一江清水送北京”的同時讓鄖縣人民共享改革開放的成果?柳長毅意識到“這是擺在鄖縣縣委、縣政府面前一項重大而又緊迫的政治任務”,從那一刻起,一場關于鄖縣未來的,新的歷史大劇拉開了帷幕。

矢志不渝地建設一條跨江大橋,成為這幕大劇的“魂”。

十幾年過去,當我們回眸望去,一個事實已經無可質疑:沒有漢江二橋建設就沒有鄖陽長嶺經濟開發區(湖北省政府批準成立的省管經濟開發區),沒有長嶺開發區就沒有移民高水平高起點的安置,更不會有“一江二橋三鎮”和后來“一江兩湖四區六鎮”的城市發展戰略;沒有柳長毅當年毅然由“改造土天路”變為修筑全新的“鄖十一級路”(現改名“十堰大道”),便沒有后來轟轟烈烈的市縣對接和現在鄖陽人提高數倍的幸福指

由此我們看到,二橋這個“附體”在柳長毅身上的“魂”,怎樣不舍不棄地作用著他的夢想,最終使這夢想全部呈現為一片山河的壯麗。

在《大河飛鴻》真情的敘述里,我注意到興艷對幾個專家的精彩回訪,從回訪專家的故事里,我們看到一個更加真實鮮活的柳長毅。請允許我復述一兩個書中的故事---

故事之一:2003年3月,湖北省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為鄖縣做縣城城市總體規劃項目,高級規劃師黃明濤任項目負責人。

一日在規劃局會議室,柳長毅指著正在修編中的規劃圖對黃明濤說:“你在這里,在江北城關和江南長嶺之間給我畫上一座橋。”

黃明濤驚訝地說:“你不是有座大橋通往長嶺嗎?怎么可能再建一座橋?”

柳長毅語氣堅定地說出早已在心中準備好的理由。

“不行,不行,在這里建一座橋至少要花兩三個億吧,你鄖縣現在每年的財政收入才1個多億,全縣三年不吃飯來修這個橋?我不能給你畫。”

見黃明濤不接受自己的觀點,柳長毅急了,激動地說:“你們連規劃都不敢畫,還能搞什么事!你給我畫上,建不建得成是我的事。”

“莫激動,莫激動,讓我再想想。”黃明濤想先安撫一下柳長毅的情緒。

“作為一名省里的高級規劃師,你一點都看不到鄖縣人民以前所做的犧牲奉獻,看不到鄖縣現在和未來有多么需要這座橋。而這些歷史文化,群眾的需求,地方經濟發展的需要,都應該是包含在你們職業素養之中的。你卻對這些都視而不見,不能和我們形成共識,我咋能不激動呢?”柳長毅熱血上涌。

為了說服黃明濤,柳長毅在后來多次去長江委爭取二橋項目時就帶著他。

黃明濤負責把一大卷圖紙抱著,他看到柳長毅每到一個處室,每見到一個相關領導專家就跟人家講鄖縣的歷史文化,犧牲奉獻,未來發展,就想讓人家都理解鄖縣有多么需要這座橋……

11年后的2014年,當作者回訪黃明濤時,他感慨不已:

那是一個讓我很佩服的人。我們做這個工作也見過各地的很多領導,我很少能從內心里佩服個什么人,但是柳長毅讓我從心里面佩服。他當時在鄖縣的城市規劃修編時想把二橋做進去,我覺得不可能,不需要。但他告訴我“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鄖縣的事情要放在鄂西北的層面上考慮,十堰的事情要放在全國考慮。要跳出鄖縣看鄖縣,規劃鄖縣。當時聽他說出這種理念時就讓我對他高看一眼。

我在湖北作了這么多年規劃,每個城市規劃,第一次接觸的都是縣委書記、縣長,像他這樣有素質有遠見的不多。

最初我不敢去畫上漢江二橋那一筆,除去工作不談,責任不談,還有一種個人榮譽感啊。建二橋得兩三個億的資金,是當時鄖縣全縣財政兩三年的收入。為建個橋,全縣人民都把脖子扎起來不吃飯了?那要是搞出事兒了,我不是把鄖縣給害了?鄖縣人民還不罵死我?

但他當時不是以一個縣長的身份和職務層面跟我說,他一遍遍地跟我講鄖縣的歷史和現在的困境,他反復跟我講鄖縣的發展真的太需要這座橋了,還一次次地帶上我去長江委爭取二橋項目。我看到了他太多的不易。他上面又沒什么關系,他真是把這個項目當成他的命一樣重要,去跑,去不斷爭取,去發動一切可以發動的力量。他為鄖縣把政策用足了,人也累得快“熄火”了。

柳是個“平民官”,他事事親力親為,各方面的情況摸得很透,很多我們規劃人員沒跑到的地方,他都跑過了,對于規劃的很多專業知識也很熟悉,像個工程師似的。說明他是真的在這個事上下了苦功,做了很多功課。我感覺他真是想為老百姓做點事。

發展縣域經濟,很多地方面臨著這樣的問題:魄力,資金,班子。做縣長、書記的,不能不把自己的崗位當回事,搞兩年跑了,不為地方的發展考慮。柳為鄖縣考慮得很長遠,對于規劃,他給我們提出的一個要求就是“要做到50年不落后”。

建設漢江二橋和“鄖十”一級路,對于后來中央和省委“把湖北建設成為中部地區崛起重要戰略支點”、“支持十堰建設鄂豫陜渝區域中心城市”的戰略部署有著很重要的意義。

4年之后,在我2007年做“宜昌都市區”規劃設計時,“城鄉一體化統籌發展戰略”理念才在全國各地大面積實踐,鄖縣提前了4年。

鄖縣的縣域經濟發展,對老、少、邊、窮地區的脫貧發展有一種模式和典范作用。充分證明了只有“弘揚時代精神,干部解放思想,求真務實干事”才能贏得發展的先機,走出貧困。

故事之二:2006年元月,國家發改委就報送的《可研總報告》又委托中國國際咨詢公司組織專家進行審查。這是最后一次專家審查,這次審查不僅將最終決定二橋項目是否納入規劃,而且還將決定三門塘壩淹沒補償的規模和資金等重要事項。

事關重大,柳長毅、趙學國、杜興秀們日夜兼程,趕到北京。

柳長毅找到了中資委專家組長、國際資深水利專家李志超的電話號碼,雖然素昧平生,但此時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他拿到電話,鼓起勇氣撥了過去:“李總,您好!我是湖北省十堰市鄖縣的縣長柳長毅,我現在在國家旅游局掛職。中資公司現在正在審查我們的漢江二橋項目,我想見見你,請您聽聽我們基層的想法。”

電話里傳來一個富有磁性的男中音,聲音爽朗:“好,可以,我們見面詳談吧。”從聲音里能夠聽出,他說話時是面含微笑的。

這么爽快!柳長毅還真沒想到,這個資深的水利專家竟然如此平易近人,而且這么直接明朗,讓他準備好的一籮筐理由和寒暄的話竟然一句也沒用上。

“好,太感謝了!那我請您吃飯吧。我們邊吃飯邊聊。”

“不用麻煩,我的胃不好,我們就在我家附近有個粥鋪里喝碗粥吧。”

那天,在北京西城區那個叫“宏狀元”的粥鋪里,兩人邊喝邊聊,并且越聊越投機。他們回憶學生時代,相互傾訴對家庭和女兒的愛,最終的話題自然而然地落到了漢江二橋上。柳長毅拿出一大堆圖紙,攤在餐桌上,把鄖縣期望建設漢江二橋的背景,漢江二橋對鄖縣未來發展的重要意義和李志超進行了深入的溝通。

“你說的有道理,也符合我對南水北調工程的理念,你放心,我會盡我的力量幫你們的。”柳長毅還在滔滔不絕的沒講完,李志超就先表了態。

柳長毅望著如此爽快的李志超,感覺這真是上蒼給他和鄖縣派來的大恩人!

……

第三天專家會,李志超再次提出鄖縣漢江二橋項目的問題,并通過有力的實例列舉,來說明建設二橋的必要性。會議最終通過了李志超的這個建議,不僅同意了修建鄖縣漢江二橋,而且還把原來計劃補償的5000萬資金,提高到了7580萬。這次會議對二橋的項目建設,意義重大。

8年后的2014年9月16日,李興艷赴京采訪李志超。面對這位漢江二橋故事鏈上非常重要的人,她感慨萬千。李志超說:

“相對于整個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中當時的投資估算,鄖縣漢江二橋的補償資金非常微小,可以說是‘九牛一毛’。如果柳長毅不竭力爭取,這芝麻大點的事情,我們不可能會注意到它,很有可能就被專家們忽略掉了。

“當柳長毅在找我談二橋時,我當即就覺得我應該幫他。他是真心為地方、為百姓。這樣的事、這樣的心就是得道的。他得道,我助他。即使我不助他,也會有別人助他。”

寫到這里,作者發出了一番肺腑之嘆,我相信,這慨嘆也會深深地敲擊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心---

當我聽到李志超說漢江二橋的項目之于整個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來說,就像“九牛一毛”時,我的心里頓時百感交集。這當然是事實。漢江二橋這樣的工程放在整個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中真可謂“輕如鴻毛”,但對于一個地方的發展和百姓幸福來說卻重若泰山。在這個前提下,柳長毅、還有“柳長毅們”,他們要有怎樣的遠見、勇敢、毅力,才能讓這些參與國家決策的領導與專家們看到那“九牛一毛”的那根“毛”!

也許,《大河飛鴻》全部的意義就是讓人們讀到柳長毅和柳長毅們,曾經怎樣壯懷激越、肝膽瀝瀝,十幾年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硬是讓國家一級又一級的決策者們看到了“二橋”這根“毛”,從而使這片山河巨變,萬象更新!

 5

應該說,為了二橋這個項目,柳長毅們使出了渾身解數。正如黃明濤專家所說,他們是平民官,沒有背景,更沒有“尚方寶劍”,全憑一腔深情和責任去說服別人,打動別人。在一些至關重要的時刻、場所、會議,柳長毅、趙學國、杜興秀們總是集體出現在那里,無論該不該在專業會上發言,柳長毅都是不等專家們發言就要求“第一個發言”。發言時,說到鄖陽人民的苦,說到移民的奉獻,他常常淚流滿面。以至有專家說:我參加了許多項目的評審工作,從來沒有見過哪家業主像柳長毅那樣,沒等專家發言他都要第一個發言。

是的,他就是要第一個發言,他要用深情感動每一個專業領域的專家、領導,使他們從文字化、材料化和定性結論的背后,了解更詳細、更本質、更接近真實的事像,從而使關乎民生命運的決策更趨向人性化和更接近科學性。他們每每抱著不顧一切,生死一搏的勇氣去力挽狂瀾;他們常常在千鈞一發時,因一場動情哽咽的發言或交談扭轉了局面……

今天,二橋能在險象橫生中誕生,就是因了這一班接一班的執政者們為民擔當、敢于“豁出一切”的大智大勇。63萬人民的幸福比天大,比地重,于是,他們的意志、勇氣、決心頂天立地!

面對這樣的執政者,作者再次發出心扉之聲――

一個縣委書記的作為對一個地方的發展到底有多重要呢?

在一個縣的范圍內,縣委書記的權力很大,用好了能給當地百姓帶來大好處,大實惠;用不好也能帶來大問題,大麻煩,甚至大禍害?h委書記,級別不能算高,但十八般武藝任你耍,酸甜苦辣皆品嘗,為官的境界卻不能算不高。志仕從政,當一任縣委書記,一生足矣!

今天,我們已經看到,鄖陽漢江二橋,承載著鄖陽人民重振雄風、創造幸福的宏大夙愿,飛越在美麗漢水之上。歷史賜予鄖陽人民的一次寶貴機遇,鄖陽人民抓住了。由此,歷史在這片土地上掀開新的一頁,歷史也將會記錄下這個不朽的“鄖陽時代”。

“將軍不負盛唐,千秋史筆,必不負將軍!”《大河飛鴻》已先行了一步。

 

2017年6月5日寫

2018年7月9日改于北京海淀建西苑

 

 

責任編輯:鄧復華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