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雜文 > 散文 > > 正文

《在古老的河邊》留在了南美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江戎天 時間:2021-10-10

 

我把《在古老的河邊》留在了南美

江戎天

 

前幾天,阿根廷德薩莫拉國立大學打來電話,詢問我是否愿意將姚永標先生的詩集《在古老的河邊》捐給該校圖書館。這本詩集是先生在我5歲時送給我的,我出國留學時帶到了南美。我曾在德薩莫拉國立大學留學四年,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我的母校。但是將先生的詩集捐給南美的大學,應該可行。雖然我不知道先生是否同意,實際上我已20年未見過先生。這本詩集承載著太多的中阿兩國文學交流元素,以及我個人未了的心結。這個越洋電話的出現,再次勾起了我對文學和詩歌的遐想,以及對先生的內疚。

 

 

一、我無法成為一位詩人

是的,我對文學和詩歌的憂傷一直是我的痛。就像我身上的傷疤,無論我在南美,還是歐洲,都寸步不離。1997年,先生的第3本詩集《在古老的河邊》出版,我剛5歲。我知道他是著名詩人,對他甚是崇拜。因為我們兩家是世交,當時又同住在宜昌師專的紅房子里,每家18平方米。有一次我去先生家找他:姚伯伯,你教我寫詩吧,我也要成為詩人。先生一把抱住我,爽快地回答:“好,我教你”。而他的女兒桑桑跑過來,拉著他:“爸爸,我要成為鋼琴家”。

一晃24年過去。先生的女兒已成為著名音樂家、博士,而我依然沒有成為詩人,還把他送給我的那本《在古老的河邊》,轉送給了專門研究中國田園詩歌的阿根廷文學家。文學家將詩集翻譯成西班牙語后,又送阿根廷著名詩人胡安·赫爾曼。胡安·赫爾曼曾擔任新華社駐阿根廷記者,一生出版了20多本詩集,被視為拉美最偉大的詩人,對中國詩歌有著深刻研究。他曾4次訪問中國,并獲得周恩來總理的接見!

我不知道當今詩人有多大的社會影響力,但我知道胡安·赫爾曼去世后,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宣布全國為這位詩人哀悼三天。那是2014年元月16日,我正在阿根廷留學。

的確,對于詩歌創作,我幾乎沒有任何心得和成就,甚至連一個文學愛好者都算不上。我常想,如果當初先生知我如此愚笨,肯定不會贈我詩集,也不會常常牽著我的小手,到三峽大學圖書館陪我看書,一看就是半天。顯然,先生的引導沒能成功。我留學期間,先生卻常常向我父親打聽我的文學成就如何,我羞愧得直想鉆進地縫。

我之所以沒有成為詩人,首先是我沒有詩人的熱愛與激情,更主要的是沒有積累深厚的文學功底。童年時僅出于對詩人的景仰,而這種景仰也著實誤導了我父親。1998年臘月,父親帶著6歲的我冒著大雪從宜昌坐火車到漢口,然后再從漢口坐電車到武勝路新華書店,為我買下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的珍藏燙金版的《海涅詩集》《泰戈爾抒情詩選》等20多本世界名著,希望我成為作家。我卻辜負了這套為建國40周年出版發行的珍藏版書籍。它精美的印刷、燙金的包裝,使我望而生畏。少年的我,將更大的興趣放在了對足球和籃球的追隨中,荒蕪了文學,浪費了可貴青春。

去年疫情我被隔離在家,發表了一些關于抗疫英雄的詩歌和散文。先生在網上看到后,托人向我表示了祝賀。20年來,先生在文學藝術創作上取得了巨大成就。我的阿根廷文學導師在翻譯《在古老的河邊》一書時,引用了百度百科對作者的描述:“中國現代詩人、著名編輯、導演。在中國《詩刊》等境內外文學刊物發表詩歌、報告文學200多萬字。是中國大型文獻紀錄片《偉大長征》《烏蒙磅礴》《共同回憶》《鄉土中國》的總編導、撰稿。

 

二、最后的鄉土詩人哪里去了

鄉土永遠是詩人的心結。余光中先生的《鄉愁》,讓中國所有游子淚沾衣裳。這首詩借助于郵票,船票,墳墓,海峽這些景物,燃起了人們對故鄉的眷戀,對母親的懷念和人生成長的過往,以及對海峽兩岸統一的渴望,鑲嵌在游子心中。讓人時刻緬懷。

這本詩集,在現在看來,很是有些單薄。但在當時的中國詩歌界,還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國內文學家給予了很高評價。先生寫農村的美麗風景,艱苦的勞作,詩人與耕牛、水稻和小麥的憂傷對話,寫他本人在田間苦和累。寫小麥灌漿時不知如何排水、不知如何使小麥挺直腰桿的困惑。寫了他自己并不豐富的農村經驗,甚至一些笨拙的務農方法。字字句句都帶有最淳樸、青澀的鄉村少年的記憶。這些日復一日的苦,與城市舒適安逸的美好生活對比,使詩人倍感落差、彷徨和悲傷。這使我想起了上個世紀電影《人生》里的高加林,是怎樣與自己的人生進行殊死搏斗,又是怎樣在人生的高峰和低谷,品味了命運的殘酷。在《俯下身去》,“一腳踏進地里,直面新翻的泥土,背負青天,便什么聲音也聽不見了”。在《去耕作的牛群》中,“牛群抵達田野,蹄聲沒入泥土,我們尾隨其后,我們和鞭子在一起。它們把四蹄插進泥土,觸及很深的事物。時光隕落在不遠的地方,鞭影晃動,其聲音在我們背上炸開”。這些對農民生活的真實描寫,也是我們祖祖輩輩的真實寫照。

然而,短短20多年過去,尤其是近年來,中國新農村建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今年十一期間,我從上海開車回家,沿滬渝高速行進1100公里,再轉呼北高速50公里,車就直接開到了家門口。故鄉曲折的小路全都變成了柏油路,路的兩側居然分段栽滿了櫻花桃花和楊柳。不規則的農田也早已成了整齊劃一的機耕田。田有高低,但錯落有致,金色的稻谷在風中微笑。所有的農活都已被機器替代。年輕的堂姐夫貸款300萬元買了聯合收割機,挖土機,挖掘機和糧食烘干機。附近所有村莊的農活幾乎被他一網打盡。

故鄉徹底變了模樣。年過花甲的三媽已到紅花套鎮綠島罐頭廠打工去了。每月能掙4000多塊錢。兩個堂哥分別做起了代理商,代理宜都運輸機械和陶瓷潔具的海外銷售。我家對面全心畈村的小山坡,已栽上十余萬株桃花和櫻花,成為著名的網紅休閑旅游景點。數千輛自駕游轎車來此打卡,把故鄉的每一處空地都停得滿滿當當。

昔日的詩人,應該不再為故鄉艱辛的歲月憂心忡忡了吧。因為先生的老家與我家的老宅僅相隔不到2公里。我的故鄉也就是他的故鄉。

我必須佩服先生的未卜先知。在《最后的詩人》中,“如何讓我的詩歌重新面臨起點,路過漢魏六朝,再經歷一次漢唐,如果那樣,無數美好的意境,都通過詩歌而輝煌”。如今,故鄉已輝煌。那么先生的詩該去往何處,中國最后的鄉村詩人,還要不要培育和繼承。

 

三、強大的祖國就是詩和遠方

我從故鄉的巨大變化看到了中國改革開放幾十年來的偉大成就。這也正是西方一些國家看到強大的中國奮力崛起后,極力打壓中國的根本原因。

三年來,孟晚舟事件攪得我們寢食難安,氣憤難言。但是有強大的祖國做后盾,孟晚舟女士終于結束了她的不幸遭遇,在今年中秋回到祖國,與家人、祖國幸福團聚。這便是祖國強盛,花好月圓的美好象征,也是強大的祖國蒸蒸日上的最好例證。

我留學回來后,一直在國企從事融資租賃工作。繁忙的業務印證我們的勃勃生機。絕大多數時間,我和同事們都在空中和動車上穿行。除了去年疫情,我一直過著“飛人”的生活。因為業務忙,每天忙到深夜。因此,讀書和寫作,幾乎成為奢望。然而,對于我們這些忙碌的90后來說,放棄詩歌固然遺憾,但是放棄它又有什么要緊呢。只要你心有詩歌,胸有遠方;只要你腳踏實地,無限匆忙,詩情畫意都與你同在。包括美麗的愛情都可能隨時到來。

所以,我把詩人姚永標先生那本記載著中國農村青年對故鄉的懷念、對祖先謳歌,和中國同時期文學青年對社會、人生的思考和探索的《在古老的河邊》,送給阿根廷德薩莫拉國立大學作為紀念,其實是想讓更多的南美人、西方人、歐洲人,通過這本書,了解我們中國的過去、現在和未來。這本詩集記載了我們中國前進的腳印。

那位將先生的詩集翻譯成西班牙語的導師最后問我:rong tian,你把這本書捐給了我們,你怎么辦?其實,我已在孔夫子舊書網上買到了一本幾乎嶄新、依然是陜西旅游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黑底黃字的同版詩集。詩集的收藏者叫枊紅,扉頁上紅色的印章清晰可見,但刻章的人明顯是一位新手,刀功和書法還有些笨拙。但是,印泥的紅油早已浸透扉頁的背面,像古老的長安街上那枚深暗的桃花訴說著歷史。

注:《在古老的河邊》是姚永標先生的成名作。曾獲萌芽獎。

 

作者簡介:

江戎天,男,1992年10月生,宜昌市人,軍人后代。2010年6月至2017年10留學南美及西班牙。國際經濟分析碩士,西班牙語高級翻譯。作品散見于《創新文學網》《國際詩歌網》《中國作家網》《中國青年報》等。部分作品曾獲全國抗疫大賽一、二等獎,F就職于上海創格融資租賃有限公司。

 

責任編輯:寧 虹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欄目導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