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雜文 > 雜文 > > 正文

追憶賀盛有余春存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鄧復華 時間:2020-11-25

 

編者按:

人類社會鬧鬧哄哄、亂七八糟,燈紅酒綠、聲色犬馬,眾生蕓蕓、弱肉強食。為生存發展計,每個人的空間不得不有三朋四友。本文作者也不例外。

竹溪縣委書記的宿命》和《有感于鄂高法常務副院長走麥城》《驚悉鄖西縣委書記胡俟落馬》《被帶走的楊鄖生回來了》(點擊文章題目即可閱讀)等系列隨筆雜談,是作者近年來專為追憶不慎中招落馬的官吏朋輩而作。兼為廉政文化品牌傳播網的創新文學網全媒體編輯部,現集中向廣大讀者特別推薦閱讀,旨在警示中人及相關人,激發暫時尚未中招落馬的一干官吏作深刻的反省和反思,其現實意義重要而深遠。

 

 

盛有未常有 春存不長存

——竹溪縣委書記的宿命

 鄧復華

 

盛有,即賀盛有;春存,乃余春存。他倆同為湖北十堰市的官員,其成長軌跡和事業發展都在十堰,與我有過一些交集,后來甚至成為朋友。熟悉他倆的人都不帶姓氏直呼其名,我也如此。在公開場合,我則分別稱呼其為盛有秘書長、春存書記。他倆都很樂意。

在十堰官場,盛有、春存的同僚眾多,遺憾的是,惟有他倆官運不濟,沒有逃脫縣委書記的魔咒,在人生的壯年,仕途的尾聲,相繼敗走麥城。

賀盛有被湖北省紀委宣布接受調查時,是他調任省政府副秘書長不久。得到消息時,我很震驚,下意識的撥打他的手機,果然關機。這個我所熟悉的手機號,我曾撥打過若干次的號碼,從此以后,再也永遠無法接通了。我突然感覺一絲莫名的惆悵和傷感。

盛有和春存,都做過竹溪縣委書記,盛有是春存的前任。他倆一起共班子時,一個是書記,一個是縣長。認識盛有時,不是他在竹溪縣委書記任上,而是后來貴為十堰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期間;春存則是我的孝感老鄉,早就相識。

說起來與盛有有點緣分。因為長期從事輿論監督和廉政文化傳播,一天下午,我到十堰市委大樓,找市委書記陳天會;陳不在,卻遇到了市委秘書長賀盛有。我們一見如故,在其辦公室相談甚快,竹溪送來的湖北名茶——龍王埡茶、梅子貢茶,我倆一 一共品,茶香氣順,沁人心脾。

離開時,盛有還送我一盒上好的茶葉。從此,盛有便與我成了朋友,也開始充當我與市委書記和十堰市委的聯絡人。

我第一次出國前,因為有不法官吏作梗,在護照問題上出現過一點波折,驚動了省里。在省領導的關心過問下,市委書記陳天會責令不法官吏糾正錯誤后,卻擔心我心懷憤悶,出去后不再回來,對十堰市委造成影響。我如期回國后,盛有第一時間報告市委,陳天會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來了,當即表示,親自關注并過問我正在法院訴訟的狀告市委統戰部和市公安局的兩起侵權案。

在中國,各類法律法規體系十分健全,但民告官卻又十分的艱難。與不法官吏掌控的當地公安機關打官司則更是難上加難。無論你的事實和理由多么充分,打官司的決心多么堅決,將真理堅持到底的信心多么堅定,最后的客觀效果都不如地方黨政主要領導人的一句話。這就是中國的國情。

經市委書記陳天會指派,由市委副書記董衛民具體安排,市委一位副秘書長帶著人馬到我的家鄉孝感市找到我,表示愿結秦晉之好,并代表十堰市官方向我鄭重表示道歉。他們根據我起訴到法院的訴訟標的,拿出一筆資金對我進行了賠償和安撫,另外還與我簽訂了一份和解協議。當這份協議拿到十堰市委辦公室蓋章時,身為市委秘書長的賀盛有卻說,章子就不用蓋了吧,堂堂的中共十堰市委,跟老鄧個人簽個協議,還蓋了市委的公章,傳出去不好聽。正是因為盛有的這么一句話,十堰市官方與我達成的和解協議中,沒有十堰市委或市委辦公室的公章,只有市委一位副秘書長和一位經辦人員的簽字。

在十堰市委主要負責人的重視和親自過下,我狀告十堰市有關部門的另兩起官司,也得了相應的解決,精神傷害賠償和補償安撫均已經到位,部分地挽回了當地不法官吏對我的名譽和名聲所造成的負面影響。我深知,這其中有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賀盛有的積極溝通協調的部分功勞。

當年的湖北省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魯志宏,調任省高級法院常務副院長后被查,然而就在公開宣布其落馬的前幾天,魯志宏又被任命為省司法廳副廳長。把魯志宏降級安放在無關緊要的副廳長職位上再對外宣布被查,無疑是省委為了盡量減少一點負面影響的技術性操作。官場中人共知,組織調動要么是職務升遷或者重用,要么是官員被調查的前奏。我曾專門為此寫過一篇文章。這篇文章盛有也閱讀過。

也許因為他讀過我的文章,當盛有從十堰市委調到省政府辦公廳時,我祝賀他發展空間更大,他卻很敏感。他向我解釋說,這次調動沒有別的任何原因,只是因為兒子在武漢工作,來武漢照顧更方便。他如此認真地解釋,可能心里的確有點不踏實,怕我聯想到魯志宏落馬前的工作調動。

然而不幸的是,賀盛有最后還是落馬了,而且被重判了12年。留給他的朋友們的是無盡的唏噓、惋惜和深思。

 

余春存是湖北大悟縣人。大悟是孝感市所轄縣。所以,我與春存算是老鄉了。在十堰工作的孝感老鄉,偶爾也有見面,無論是他當市政園林綠化局長和市民政局長,還是做竹溪縣長或縣委書記,我們都有一些聯系。媒體人的視角是無所不及的。他到竹溪縣擔任地方大員后,雖然他每年都有邀請,但我一次也沒有去過。

十堰市所轄的六個縣(市),其中五個縣(市)都留下過我的足跡,惟有竹溪縣這個最遙遠、最偏遠的地方我未曾涉足。

從十堰到省城武漢,只有4個小時的車程;從十堰到其所轄的竹溪縣,車子卻要在崎嶇的山路上顛簸8個多小時。山道彎彎、山高水長,跋山涉水,實在艱難。這正是我一直未能成行的原因。

竹溪縣盛產茶葉。茶葉是竹溪縣的特產。春存是一個周到的人,每年都要給朋友們帶一些新茶回來,對我也沒有例外。竹溪的高山云霧茶是經聯合國糧農組織認證的環保綠色產品,龍王埡茶和梅子貢茶是湖北最有名的茶品。我們從清香的竹溪茶中品味出了濃濃的友情。

前幾年,春存在任上遇到一個重大的輿情。媒體曝出竹溪縣建設局干部郭元榮因為上訪被非法拘禁在精神病院長達14年。這起丑聞讓全國輿論一片嘩然,地方黨委政府遭到四面楚歌。春存打電話給我,叫我不要介入此事。他說郭元榮詆毀、攻擊過某大人物,郭的事情經歷了幾任縣委書記,不是他手里的事情,誰都不敢擔擔子。我說現在既然曝出來了,希望縣委借此機會妥善處理。根據我的建議,郭元榮從精神病院被營救出來后,縣委縣政府對其進行了妥善的安排,并給付其30萬元精神傷害撫慰金,挽回了一個普通干部和普通公民的尊嚴。從這件事情的處理結果可以看出,春存在任期間的竹溪縣委縣政府還是有一些法制觀念,處理問題還是比較人性化的,遵循了以人為本的執政方略。

我和春存最近的一次見面,是他調任十堰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之后。去年秋季的一個周末下午,他在十堰市的城中河——百二河邊散步。我也在河邊遛彎。我們巧遇,雙方激動地伸出了雙手,緊緊地相握。他問我身體怎樣,我問他身體如何,四目相視,情意綿長。我對他說,什么都是虛的,身體好就好。他十分贊同。我提到了盛有,說平安最重要,這個年紀了,出了事,不值得。他先是點頭,然后是沉默......

然而今年5月12日,又是一個意外的消息傳來,余春存接受省紀委監委的審查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11月9日,省紀委監委再次通報,余春存被“雙開”,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我除了震驚,就是無語。

從湖北省紀委監委的通報了解到,賀盛有、余春存的問題主要發生在擔任竹溪縣長、縣委書記期間。竹溪是鄂西北最偏遠的貧困山區,是國家級貧困縣,窮山惡水、山大人稀,環境險惡、危機四伏。他們各自在那里主政那么多年,不知克服了多少困難,戰勝了多少艱難和險阻。然而嚴酷的現實是:落馬、“雙開”、牢獄之災,最終還是成為這里的縣委書記的宿命。

(本文作者系創新文學網全媒總編、碧盛文化傳播總裁,知名報告文學作家)

 

作者系列文章鏈接閱讀:

1. 有感于鄂高法常務副院長走麥城

2. 驚悉鄖西縣委書記胡俟落馬

3. 被帶走的楊鄖生回來了

 

編后語:

縣市委書記的權力究竟有多大?有專家說:“除了外交、軍事、國防這些內容沒有,縣市委書記擁有的權力幾乎跟中央沒有區別”。

也許正因為如此,縣市委書記不僅是中囯官吏隊伍中的一個重要而龐大的群體,而且也是集合腐敗官員最多的群體,或者說是官場腐敗率最高的群體。

然而除了部分縣市委書記落馬之外,絕大多數縣市委書記都“帶病”提拔到上級黨委、人大、政府、政協擔任更高級別的職務,有的甚至晉升到上級黨委常委、紀委書記或組織部長等重要崗位,有的官運亨通、搖身一變成為上級黨委、政府的主要負責人,并且繼而躋身省部級高官行列。

同為縣市委書記,同樣的當朝官吏,有的落馬一擼到底成為階下囚,有的邊腐邊升心安理得地享受著高官厚祿,這是客觀存在的普遍存在的最嚴重的社會不公平!

 

責任編輯:于安文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欄目導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