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雜文 > 雜文 > > 正文

整個作家群的顏面就靠她支撐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王士海 時間:2020-03-02

王士海

 

整個知識分子群體的顏面包括所謂的作家群體的顏面,就靠這么一個女人來支持。從根本上講,我們都是搭便車者。

——題記

 

 

如果你習慣了在黑夜之中摸索,別人的一點亮光都會讓你覺得刺眼;如果你習慣了在泥沼中爬行,別人穿上靴子你都會覺得是一種冒犯;當你從宏大的敘事中尋找勝利的希望和心靈的慰藉,別人發出一點悲鳴你都覺得聒噪;當你沉醉于虛偽的贊美詩中,頭腦發脹、熱血沸騰時,別人一點抱怨都會讓你怒不可遏。

 

因此,方方開始挨罵了。而且被你罵的理由很多:

 

她挨罵,是因為她總是著眼于小人物的故事,過于個人主義,而忽視了全國人民和武漢一線領導干部與醫務人員的做出的犧牲;

 

她挨罵,是因為她每天一篇的日記,除了描述道聽途說的故事,卻沒有像記者一樣走向醫院,走向機關,走向社區;

 

她挨罵是因為一線醫護人員和各級領導干部已經在竭盡全力,而她只會躲在家里批評這個、映射那個,完全是在給領導干部們添堵,破壞同心協力一致抗疫的士氣;

 

她挨罵,是因為她忘記了自己是一個體制內的作家,她不能一邊喝著“娘奶”一邊“罵娘”;

 

她挨罵,是因為她既沒有走向醫院去救死扶傷,也沒去社區進行封閉管制,更沒有作為自愿者一樣去送快遞、接送醫務人員、派發救災物質,她什么實質性的工作都沒干,憑什么對武漢市的疫情防控工作指指點點、含沙射影;

 

她挨罵是因為她是著名的作家,是高收入階層,她憑什么代表武漢市普通百姓。

 

她到底是什么立場?什么目的?她有什么資格“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碗罵娘”?

 

因此,方方活該挨罵,她就該閉嘴,甚至都不該在武漢死了這么多人的情況下茍活于世!

 

如果你看到上段的觀點,請不要詫異。以上的種種“惡”,也被我一個二十余年的好朋友扣在了我的頭上。

 

我不是方方,但我犯了和她一樣的罪!

 

我相信,我的這位公務員同學的情感是真誠的,他對我的批評沒有絲毫的個人恩怨,只是覺得我的一些觀點不符合他的價值觀、大局觀和愛國情懷。

 

一個社會,從來不會因為批評而走向沉淪,只會因為批評者的消失而邁向深淵。一個國家也不會因為批評者的存在、泛濫和狂妄而走向災難,只會在消滅批評者的狂歡中走向滅亡。遠的有古希臘貴族對蘇格拉底的審判,近代有斯大林和希特勒分別在蘇聯和德國大清洗,現代有引蛇出洞和反右運動,現在有辟謠和訓誡。

 

如果哪個國家和社會走向災難,第一個要做的就是要消除一切批評的聲音。

 

幾乎在所有的國家,批評幾乎都是知識分子事,遠的有杜甫近的有魯迅,不論他們是體制內的,還是體制外的。

 

一九九七年五月,法國思想家菲利普·索萊爾斯曾就“知識分子及其職責”的話題進行了一項國際調查,美國知名作家、批評家和知識分子蘇珊·桑塔格的回答很具有代表性。

 

作為一個其政治和倫理文化張揚,和強調不信任、恐懼和輕蔑知識分子的國家(此處指美國)的公民,她認為,知識分子的作用就是發表不怎么隨大流的意見。知識分子的任務之一就是教育任務,就是要促進對話,維護多重聲音得到傾聽的權利,加強對普遍接受的觀點的質疑。在其幾十年的職業生涯中,批評都是她的主要工作。

 

一個真正的知識分子不是說他有多高的學問,除了有學問,更要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悲天憫人。然而,在很多國家,知識分子經過多或短或長的馴化歷史,獨立和自由有了邊界,悲天憫人有了尺度。一些不可名狀的反智思潮從社會一些角落溢出,“一無是處是書生”、“知識分子思維”和“書呆子”等污名化知識分子的聲音不但流傳于社會底層,也存在于一些特殊的領域。

 

對方方的敵視和污蔑基本上是這種思潮的延續。很奇怪的是,截至目前,我尚未看到有正式媒體對方方有任何批評。那是因為,真正的理性者很清楚一個人文知識分子的任務,和政府需要容忍的邊界。

 

看了幾篇批評和污蔑方方的帖文,里面充斥著無知和荒謬,有點現代公民意識的人都不會認同?上У氖,我們就沒有進行過真正的公民教育,再簡單的道理在一些人看來都不可思議。

 

下面我就替方方辯解幾句,也算是對自己的辯解。

 

方方是作家,作家的職責就是寫作,就是用自己的筆記錄下大時代的小命運。而且方方一直都是這么做的,她現在的寫作風格并沒有因為疫情而改變。那些諷刺她坐在家里亂噴的人不但無知而且壞。你們這么愛國愛人民為什么不去武漢抗“疫”,而是躲在自己房子里噴一個身在疫區的人?

 

方方不是醫生,不是快遞員,不是護士,更不是公務員。她只是一個作家,而且是個老人,她的工作就是去思考,去批判,去記錄,去發出自己的聲音,用自己身邊的故事去慰藉別人的心靈。如果她走出家門那就是給武漢添亂,是誰讓我們躺在家里為國家做貢獻的?

 

她的工作不是替長江日報錦上添花,而是替無助的普通人發聲,不斷地督促當地官員盡職盡職再盡職!她何錯之有?連前任和現任領導都沒說什么,一些不知哪里鉆出來的魑魅魍魎反而坐不住了?

 

說到底,方方是在保護我們每一個人,無論你在武漢還是在武漢外,我們有什么資格批評她的行為?

 

一個更加無知的觀點說方方“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娘”。這些人估計匍伏得太久了,混淆了公民和政府的關系,不懂得是公民(納稅人)在養活政府,而不是政府養活公民。如果方方是體制外的且罷了,如果是體制內的,她更應該好好地履行自己的職責。爾奉爾祿,民脂民膏,她不好好發揮自己的專業特長都對不起人民,對不起國家。

 

有人說,閱讀方方的文字沒有讀到慰藉而是厭惡,那就請重讀本文第一段。對這些人而言,小人物在宏大史詩中的悲劇和哀鳴聲是可恥的。他們可以看著小人物被洪流溺死,卻不容許他們發出一絲悲鳴。這些人不但失去了同理心,而且不知不覺中淡化了自己的人性。

 

尤其不能讓我不能接受的是,一些所謂的博士、專家和大學教授也在公然污蔑方方,覺得她擾亂了自己的好心情。作為這個群體的一份子,我為這些人感到了羞愧。

 

鳳凰衛視《冷暖人生》主編季業曾寫道:“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那就蜷伏于墻角。……不要為自己的茍且而得意;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的人們。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蟲。

 

有些人,不但成了蛆蟲,而且與糞便融為了一體。

 

社會就像一個樹林,有喜鵲就要有啄木鳥。有人喜歡報喜不報憂,就要人專門盯住問題不斷地叨叨。大樹不會因為啄木鳥的叨叨而枯萎,卻會因為報喜不報憂而死亡。

 

方方不是傻子,她知道自己的固執會給自己帶來什么。這是一個奇特的時代,整個知識分子群體包括所謂的作家群體的顏面就靠這么一個女人來支持。從根本上講,我們都是搭便車者。

 

做出與眾不同的選擇是艱難的,讓我們在美國詩人羅伯特·弗羅斯特的作品中感受方方們的孤獨與偉大吧:
 

未曾選擇的路

森林葉黃,林中岔路各奔一方。

我一人獨行,無限惆悵,

不能把兩條路同時造訪。

良久佇立,我朝第一條眺望,

路轉處唯見林森草長。

我再把另一條探望,

一樣美麗,一樣坦蕩,

但或許更令人向往。

雖然兩行路都曾有人過往,

但這條芳草萋萋,更少人踏荒。

那天早晨的落葉撲滿道上

落葉上尚無腳踩的痕傷,

啊,且將第一條路留待他日重訪!

明知道路窮處又是路,

重返此地怕是癡想。

那以后歲月流逝,日久天長,

有一天長嘆一聲 我要訴說,

林中兩條岔路彷徨,

我選擇了行人更少的一條路, 

人生從此就完全兩樣。

 

 
責任編輯:鄧 圩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欄目導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