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寫實紀實 > 現代 > > 正文

迎接毛主席進駐北平(紀實文學)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周治龍 時間:2021-08-03

 

迎接毛主席進駐北平

周治龍

 

1949年1月31日,隨著平津戰役結束,北平實現和平解放,中共中央進駐北平的工作被提上日程。遷移的前期準備工作已經基本就緒,3月21日中共中央決定,立即實施遷移行動,出發日期定在3月23日。中共中央機關決定分三批離開西柏坡。第一批先遣隊,已經先期到達北平完成了接管工作,并為黨中央進駐北平打前站;第二批是中共中央機關和毛澤東等領導人,乘坐汽車從西柏坡,經靈壽、正定北上,向北平進發;第三批是后勤部門和后衛,坐車押運物資,經洪子店、溫塘、平山、石家莊乘汽車北上北平。

3月23日,是中國歷史上極不平常的日子。天剛蒙蒙亮,承擔遷移任務的大卡車、吉普車就在西柏坡的河灘上整裝待命,這些車輛來自剛參加完平津戰役的四野汽車團。隨行遷移的中直各機關干部,也已經打好行裝,到指定地點集合。

上午,毛澤東離開的時候,一大早院子里就聚滿了歡送的人群。毛澤東與送行的人一一握手,當地群眾一個個熱淚盈眶,戀戀不舍。臨行前,毛澤東興奮地對周恩來說:“今天是進京的日子,進京趕考去!”周恩來笑著說:“我們應當都能考試及格,不要退回來。”毛澤東說:“退回去就失敗了。我們決不當李自成,我們都希望考個好成績。”

11時,中共中央和解放軍總部出發了。毛澤東和中央領導同志在中央警備團的護衛下,乘坐11輛美式中型吉普車、10輛大卡車組成的車隊,向北平開進。第一輛是帶路的前導吉普車,上面坐著7名警衛人員;第二輛是毛澤東乘坐的中吉普,與主席同乘的是6名警衛人員;第三輛是警衛的中吉普,幾名警衛戰士緊跟毛澤東車后;第四輛是劉少奇一家;第五輛中吉普是毛澤東夫人和女兒乘坐;第六輛中吉普坐的是周恩來一家;第七輛是朱德一家;第八輛是任弼時一家;第九輛是陸定一一家;第十輛是毛澤東秘書葉子龍一家;第十一輛中吉普是7名警衛斷后。中央警備團的手槍連和一個步兵排分別坐在大卡車上,擔任沿途護衛任務,中直機關的其他工作人員也分別安排乘坐敞篷大卡車。

因從西柏坡到北平道路不平,坑坑洼洼全是土路,所以安排了三天行程,F在如果乘坐高鐵從石家莊到北京,也就一個半小時的行程,但那時候卻要走三天時間。70多年來,我們偉大的祖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更應該珍惜現在的幸福生活。

23日傍晚,車隊在離唐縣8里地的淑閭村停下宿營。24日上午,車隊從淑閭村出發繼續向北行駛。經保定、徐水、定興、新城(今高碑店)等縣,于傍晚到達河北涿縣(今涿州)。

北平市長葉劍英和即將擔任鐵道兵司令員的滕代遠早已經到達這里迎候黨中央的車隊。葉劍英走上前同毛澤東握手問候,毛澤東沖他笑著說:“忙得很吧?辛苦了。”隨后,葉劍英與周恩來等領導人研究第二天的日程。周恩來向他交待,到北平住下以后,要在西苑機場舉行入城式,先檢閱部隊,然后與各界代表見面。這時,毛澤東插話說:“黨中央進駐北平,這是一樁大事,政治意義十分重大,是黨和軍隊勝利的歷史上最有意義的事情,一定要計劃好。”

3月25日凌晨2時,毛澤東和其他中央領導從河北涿縣坐上有8節車廂的火車,駛向北平的清華園火車站。

早在前一日,平津衛戍司令部指示第207師師長吳烈,于當日下午對清華園火車站內外、火車站至頤和園公路沿線、頤和園至西苑機場公路沿線及機場周邊、西苑機場至香山公路沿線進行嚴密警戒,不允許出任何差錯。并由吳烈負責進站接護毛主席及其他中央領導人到頤和園。這時,吳烈師長早早地趕到了清華園火車站,對車站內外的警戒布置、哨兵位置及武器進行反復檢查,再三叮囑要提高警惕,任何人不準靠近。

為什么是吳烈來迎接護衛毛澤東呢?

 

一、緊急奉命調北平

 

我們先看看吳烈的簡歷:吳烈,1915年10月出生在江西省萍鄉縣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1930年5月在安源煤礦參加中國工農紅軍,不久便擔任紅一方面軍總前委特務隊隊長、國家政治保衛大隊大隊長,開始保衛毛澤東、朱德等紅軍首長參加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和二萬五千里長征。到達延安后,1938年2月任中央警衛教導大隊大隊長,1942年10月任中央警備團團長兼政委和延安北區衛戍司令員?箲鸾Y束后,為了給黨中央遷移承德做準備,他帶先行團到達承德后內戰爆發了,他即任熱南軍分區司令員、東北民主聯軍第8縱隊22師師長和東北野戰軍第45軍133師師長,率部參加了遼沈、平津戰役。1949年1月15日,吳烈率該師完成攻克天津的任務后,在津南進行整訓,準備南下作戰。下旬,中央決定調他到第47軍160師,留守北平與中央警備團一起擔負保衛黨中央和北平的衛戍警衛任務。

主要原因是:吳烈從參加紅軍后就一直擔負保衛黨中央和毛澤東等中央領導的警衛任務,有豐富的警衛工作經驗;而第160師干部戰士成分好,部隊純潔,參加過剿匪,大部分是佳木斯和牡丹江的翻身農民,營連干部大多參加過抗日戰爭,營團干部參加過長征,師以上干部大都是老紅軍。所以中央選調吳烈和第160師留守北平擔負保衛黨中央和衛戍北平的警衛任務。

1949年1月底,吳烈赴北平南郊大紅門的160師任師長,和他搭檔的政委是鄒衍,倆人在延安時期就熟悉,一個是中央警備團團長兼延安北區衛戍司令,一個是陜甘寧邊區政府保衛團政委兼延安南區衛戍司令,現在他們倆兒又共同來完成保衛黨中央和衛戍北平的任務。

這一時期,中央社會部也為黨中央遷移北平做準備工作。2月初,中央社會部副部長李克農從西柏坡到北平,為中央駐地的選址和安全警戒進行全面調查,并與北平市警備司令員程子華一起到香山勘察后,確定香山為中共中央、解放軍總部的駐地,對外稱“勞動大學”。

為什么黨中央把遷移北平后的駐地選在香山,沒有選在中南海呢?因為,北平1949年1月31日和平解放后,中南海曾是國民黨華北“剿總”的駐地,地處鬧市,安全警戒條件不成熟。李克農考察后,向中央建議,先選離北平市區20公里的香山為中央機關的臨時駐地。那里林木蔥郁,環境幽靜,有利于防空。中央機關駐在香山,軍委機關駐在西山一帶。周恩來同意并非常重視香山地區的安全警戒問題,強調請四野先抽調一個師到香山一帶駐守,準備保衛黨中央。

3月初,中央軍委決定,將第47軍160師番號改為華北軍區獨立第207師,隸屬華北軍區平津衛戍司令部指揮,警衛業務歸中央社會部領導。同時,將207師師部移駐北平西郊頤和園北宮門旁的大有莊。該師下轄3個團和5個直屬營連,619團駐海淀、植物園、動物園至西直門一線,620團駐八大處、磨石口、田村、黃村地區,621團駐清河兵營,警衛營駐香山。從3月中旬開始,吳烈率207師正式擔負衛戍北平的任務,對北平西郊,尤其是香山一帶進行嚴密警戒。

當時的北平,曾是國民黨反動派統治在華北的中心,社情異常復雜。傅作義的守城部隊雖然拉出城外進行改編,但國民黨的軍警憲特并未受到打擊,特別是國民黨中統、軍統等8大系統的特務機關114個,特工人員1.6萬多人潛藏了下來,無時不在伺機破壞;社會上流散著5萬多國民黨軍的散兵游勇;王鳳崗的雜牌土匪武裝幾百人及憲兵第7團2000余人在北平和平解放時攜帶武器潰散,潛伏在市區和郊區,經常搞反革命破壞活動;城內原有的歹徒、流氓及其他無業游民,也利用我軍剛入城和治安尚未就緒之際,為非作歹,搶劫、偷盜、強奸、投毒、行兇殺人等案件時有發生;城市臟、亂、差,社會上黃、賭、毒泛濫。因此,當時的北平并“不太平”。

吳烈和鄒衍分析形勢,指揮部隊對香山地區開展大規模拉網式清查,肅清國民黨軍的散兵游勇。據歷史檔案記載:至3月21日,收容和處理流散官兵30912人,平均每天處理625人;收繳長短槍691支、輕機槍3挺,各種彈藥6321發,汽車30輛,還有一批軍用物資,對暗藏的國民黨特務以及危害社會治安的黑社會組織、地痞、流氓進行嚴厲打擊。

 

二、護送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進駐香山

 

3月25日天剛亮,毛澤東乘坐的列車徐徐駛入清華園火車站。在站臺上等候多時的華北軍區司令員聶榮臻、北平市委書記彭真、第207師師長吳烈見毛主席第一個走下車廂,依次走向前和毛主席握手。隨后,吳烈向毛主席敬禮并大聲說:“主席好!”

毛主席微笑著對他說:“吳團長,你怎么來了,咱們可是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喲。”毛澤東一時還改不了口,還用在延安時的稱呼。

吳烈笑著回答:“來接護主席進北平,離開延安好幾年了,很想念主席。”

毛主席接著說:“讓你過來是恩來、克農同志的一致意見喲,說你有經驗,和領導同志們又都熟悉,你在延安搞得很好嘛。”

這時其他中央領導人陸陸續續走出車廂。周恩來走過來,吳烈立刻上前敬禮,并說:“周副主席好。”

周恩來說:“噢,是吳烈呀,你好,你好,辛苦了。”

吳烈答:“安排我接護首長們。”

周恩來與聶榮臻、彭真攀談了幾句,看了一下手表,向毛主席請示說:“主席,他們都準備好了,是不是現在就出發?”

毛主席說:“好啊,現在出發。”

吳烈接著向毛澤東和周恩來簡要報告了下一步的行程安排。吳烈一邊與毛主席交談著,一邊引導毛主席坐上車。接著,他引導其他中央領導人一一登上指定的車輛。他在車隊前后認真檢查一遍后,坐上第一輛開道車,迎著第一縷曙光,緩緩地駛出清華園火車站。

車隊最前面的開道車是兩輛美式中吉普,上面坐滿了207師警衛營全副武裝的指戰員。車隊最后面緊跟著的是兩輛美式中吉普和一輛敞篷大卡車,也坐滿警衛營全副武裝的指戰員。

車隊上了公路后逐漸加速,一路往西向頤和園方向駛去。因為天剛亮,大部分市民還沒有起床,又是遠郊區,再加上已實行戒嚴,路面上看不到任何行人和車輛。只見近7公里長的公路沿線兩側,每隔10來米就有一名荷槍實彈的戰士警戒,一直排到了頤和園的東宮門,他們是第207師619團的官兵們。

車隊很快到達東宮門依次停下,207師政委鄒衍上前幫毛主席拉開車門,并報告說:“我是207師政委鄒衍,主席辛苦了。”

毛主席仔細端詳他并微笑著和他握手。吳烈走過來和鄒衍一起引導毛澤東和其他中央領導人,有說有笑地走進了頤和園東宮門,到益壽堂作短暫休息。頤和園的風景雖然很美,但益壽堂房屋年久失修,缺乏必要的生活設施,為了迎接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同志入住,事先派人裝上了電燈,接通了自來水,將旱廁改成了抽水馬桶,并搬進來一些家具。

下午2點多,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等中央領導不顧旅途疲勞,乘車向西苑機場開去。路上全是吳烈師派出的警衛戰士,他們站在哨位上執行警戒任務。

參加受閱的部隊是四野的炮兵、坦克部隊和第41軍“塔山英雄團”等部隊,吳烈的第207師621團,共計2萬多人。他們早已列隊,整齊地排列在機場一側。穿著各式服裝的工農商學各界代表和民主人士的隊伍打著歡迎的橫幅和各種標語,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排在受閱部隊的隊尾,他們都渴望早點見到毛主席和朱總司令。

下午3點,隨著4顆信號彈在西苑機場上空升起,盛大的閱兵式開始了。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任弼時在葉劍英、聶榮臻、林彪、羅榮桓、賀龍陪同下,分乘敞篷吉普車開到受閱部隊隊列前,全場一片寂靜。

毛澤東站在第一輛吉普車上,閱兵總指揮劉亞樓向毛主席敬禮報告:“受閱部隊集合完畢,請指示!”毛澤東用濃重的湖南口音大聲回答:“開始!”劉亞樓下達受閱命令,并登上毛澤東的吉普車站在主席后面。

軍樂隊奏起雄壯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毛澤東和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的吉普車依次緩緩駛向受閱部隊。站在隊列前的各方隊指揮員舉手向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敬禮。毛主席不時舉起右手還禮。隊列中響起嘹亮的口號:“毛主席萬歲!”“朱總司令萬歲!”“中國人民解放軍萬歲!”

毛澤東說:“同志們好,同志們萬歲!”不時地向受閱官兵揮手致意。

當檢閱車來到群眾代表隊伍前時,掌聲雷動,人們激動地跳躍著,振臂歡呼:“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中國人民解放軍萬歲!”

檢閱完畢,毛主席下車微笑著走向在場的民主人士,并和他們一一握手、問候、合影。

閱兵結束后,吳烈護送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乘車前往香山暨黨中央的臨時駐地。毛主席入住香山雙清別墅,這里原是清代靜宜園的松塢云莊,后為香山慈幼院創辦人熊希齡的私人宅邸。毛主席在這里一直居住到開國大典前夕,才移居中南海。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入住靜宜園28景之一的來青軒。

為了保衛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的安全,專門成立了由中央社會部、中央辦公廳、華北軍區、平津衛戍司令部、207師、中央警備團、北平公安總隊、北平糾察隊等單位主要領導參加的“西郊治安委員會”,中央辦公廳警衛處處長汪東興任主任,吳烈任副主任。1949年4月9日召開第一次會議,對香山的警衛和安全工作進行了部署和分工。

當時,保衛香山是警衛部隊的頭等大事。按照會議精神,吳烈對兵力進行重新部署,選調一些政治可靠、思想好、作風硬、具有一定警衛工作經驗的優秀共產黨員,為中央首長作衛士。同時,組織部隊對香山地區開展深入細致的社會調查,掌握民情和匪特活動規律,對警衛區域展開大規模檢查,清除了許多炸藥、手榴彈和各種武器彈藥和危險品。

 

三、警衛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

 

1949年6至7月,在召開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前夕,毛澤東和其他中央領導人經常由香山到中南海開會、辦公,從郊區到市內愈來愈頻繁。第207師不僅要擔負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和軍委機關的安全警衛任務,還要承擔維護北平市的社會治安和衛戍任務,警戒區域由以香山為中心的西郊擴大到市內,吳烈先后把第620、621團調進市里,接替第41軍南下后的城內防務,但是一個師的兵力明顯不夠使用。為此,吳烈和鄒衍經過考慮,聯名向中央寫了一份報告,建議以第207師和中央警備團為基礎成立一個縱隊,加強保衛黨中央和衛戍北平的武裝力量。

8月31日,中央軍委發布命令,成立中國人民公安中央縱隊(軍級單位),吳烈任司令員,鄒衍任政委。下轄2個師,原第207師整編為公安中央縱隊第1師,吳烈兼任師長,鄒衍兼任政委,主要擔負中共中央領導與機關、各民主黨派負責人及外國駐華使館等警衛任務;以原中央警備團為基礎,擴編為公安中央縱隊第2師,劉輝山任師長,張廷楨任政委,擔負中共中央書記處及中央各部委辦的安全警衛任務。朱德在公安中央縱隊成立大會上講:中央遷移進駐北平,有了你們這支政治上可靠,軍事技術過硬,熟悉警衛業務的部隊,北平的社會治安定會日趨好轉,中央領導同志和中央機關的安全就更加有保障。

9月17日,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第二次會議正式決定,將新政治協商會議定名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決定于9月21日召開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會議的議題為:1.確定國名。2.確定首都。3.確定國旗。4.確定國歌。5.確定首都名稱。6.確定是否建立人民英雄紀念碑。7.選舉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8.通過具有臨時憲法性質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

公安中央縱隊成立后,擔負的第一項重大任務就是警衛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這是中共中央進駐北平后召開的第一次重要會議,國內外都在關注,也成為敵特破壞的重要目標。

9月20日,在第一屆政治協商會議召開前夕,北平糾察總隊配合北平市公安局以突然的行動,一舉逮捕潛伏在市內的武裝土匪頭子王鳳崗部土匪175人,給敵人以沉重打擊。同時,公安中央縱隊警衛營包圍了原國民黨北平市黨部,抓獲前來刺探軍政情報、盜竊政協文件、調查民主黨派和起義將領情況的中統特務趙冰谷。

面對復雜嚴峻的會場內外安全保衛形勢,吳烈緊急組織全縱隊對市區和郊區進行敵情調查,協同公安機關偵察搜捕暗藏的特務分子,僅西郊即查獲逮捕反革命分子7人,發現嫌疑分子36人,搜繳隱藏槍支23支,手榴彈10枚,特別是對中央首長經常通行的道路、橋梁,更加嚴密防范。同時,對會場內外的警戒哨位,在原來的基礎上增設了33個固定哨和3個游動哨;工兵班每天都要用探雷器對會場內外進行安全檢查,嚴防敵人埋設爆炸物。所有駐城內、城外的部隊都加強了戒備,防止暗藏敵人伺機進行破壞活動,確保了會議的順利召開。

 

四、警衛開國大典

 

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確定10月1日舉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大典。消息一傳出,臺灣國民黨十分震驚,密令隱藏在北平的特務組織要不惜一切代價進行破壞活動。吳烈受命公安中央縱隊保衛開國大典。

吳烈和政委鄒衍反復研究,制定了開國大典警衛方案:以天安門和觀禮臺為重點,進行嚴密控制;以武裝警衛為主,輔以便衣警衛;各出入口設立由干部為主的驗證崗,一方面是維護秩序,更重要的是嚴防破壞分子混入警戒區域。

現在的前門飯店,當年叫亞洲飯店,提前來北平準備參加開國大典的各方代表就住在這里。臺灣國民黨當局得知這一情況后,密令潛伏在北平的特務吳瑞金潛入飯店進行暗殺破壞。

9月24日天剛亮,吳瑞金化裝成一個送菜的農民來到飯店門口,他挑著一擔新鮮菜,告訴執勤哨兵,菜是前一天飯店采購員王強叫送來的。飯店確實有個叫王強的采購員,哨兵檢查完準備讓吳瑞金進去時,他露出了破綻。由于緊張額頭出汗,他抬手擦汗時露出又白又胖的手臂,農民每天在地里風吹日曬,不可能皮膚這么白,他的身份引起哨兵的警覺,隨即將他帶到值班室進行詢問,越問吳瑞金的破綻越多,他見自己身份暴露,企圖服毒自殺,被眼疾手快的執勤戰士制服,從他的菜筐里搜出一枚定時炸彈。

國民黨這一周密計劃破產,臺灣特務頭子毛人鳳聽說后,呆坐在沙發上足足有半個小時。蔣介石得知,又將毛人鳳找來大罵一頓,并責令他不惜一切代價,10月1日要聽到天安門的爆炸聲。隨后,毛人鳳采用第二套方案,就是派特務四處開花搞暗殺活動。

為了將北平“打掃得干干凈凈”,吳烈帶領公安中央縱隊與隱藏的和公開的匪特進行了殊死的搏斗。

開國大典前夕,公安中央縱隊對城區的每一條街道、每一條胡同進行拉網式的清理,先后逮捕了國民黨“黨通局北平區第二分局行動組”楊金富等14名案犯,捕獲慣匪、惡霸3000多人,繳獲大批槍支彈藥,封閉妓院250多處。大量案件的破獲,使北平的社會治安從混亂動蕩趨于穩定。

天安門城樓的警衛,是開國大典安全保衛工作的重中之重。當時,天安門城樓上的鴿子、麻雀、燕子很多,自明、清兩朝以來就沒有人清理過,鴿子糞、鳥糞有一尺多厚。警衛營的戰士僅用十多天時間,就清理出十幾噸鴿子糞和鳥糞。隨后,他們又用探雷器將城樓逐段進行安全檢查,并派哨兵24小時晝夜執守。

10月1日凌晨5點,整個天安門廣場、城樓上下、金水橋、東西觀禮臺,包括中山公園、勞動人民文化宮等地帶和路口,全部由公安中央縱隊戒嚴。司令員吳烈帶領1師、2師有關領導來到現場,對每個值勤點逐一進行檢查,反復叮囑指戰員在開國大典期間要提高警惕,恪盡職守,嚴防敵特破壞,在安全上絕不能出任何紕漏和閃失。當他看到每一個警衛戰士百倍警惕地堅守在各自的崗位上時,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

下午2點多,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的車先后開進天安門城樓后面的停車場,接著是宋慶齡、李濟深、黃炎培、張瀾、沈鈞儒、林伯渠、董必武、賽福鼎、郭沬若等的車依次停下,下車后大家相互握手致意,由周恩來引導一起從天安門城樓西邊人行道慢步走上城樓。當毛主席出現在城樓上時,整個天安門廣場歡聲雷動,鼓掌聲、高呼“毛主席萬歲”聲響徹云霄。

3點整,中央人民政府秘書長林伯渠宣布典禮開始。在雄壯的《義勇軍進行曲》和禮炮聲中,毛主席按下電鈕,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面五星紅旗緩緩升起。隨后,5000多只和平鴿沖向藍天。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向全國人民、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廣場上一片歡騰,熱烈的掌聲、激昂的口號聲經久不息。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

當軍樂隊奏響《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時,朱總司令乘上檢閱車,沿著東長安街緩緩行駛,檢閱由1.9萬人組成的受閱部隊。檢閱完畢,朱總司令回到城樓,宣讀了《人民解放軍命令》,要求中國人民解放軍全體指戰員繼續努力,迅速肅清國民黨反動軍隊的殘余,解放一切尚未解放的國土,同時肅清土匪和其他一切反革命分子。

朱總司令宣讀完命令,閱兵分列式開始。最前面是陸、海、空軍戰士護衛的“八一”軍旗,正步走過天安門廣場,接受毛主席的檢閱。后邊是步兵、空軍、海軍、公安中央縱隊方隊。用汽車和馬匹牽引的地面炮兵方隊和高射炮兵方隊緊隨其后。當坦克方隊、飛機梯隊和騎兵方隊通過時,檢閱臺上發出陣陣歡呼聲。最后是群眾游行隊伍,他們高呼:“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毛主席萬歲!”通過天安門并涌向金水橋。毛主席右手揮著帽子,向廣場和觀禮臺的人們致意,并高呼:“人民萬歲!”到此,30萬人參加的開國大典盛會圓滿結束。在吳烈等指揮下,天安門廣場、城樓、市區、郊區上千個哨位上的警衛戰士,忠于職守,高度警惕,連續奮戰十幾個小時,勝利完成了開國大典的安全保衛任務。

新中國成立后,吳烈歷任公安軍參謀長、北京衛戍區首任司令員、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副司令員、公安部隊副司令員、第二炮兵和武漢軍區政治委員,北京軍區副政委、顧問等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吳烈一輩子從事保衛毛澤東等中央領導的警衛工作,被人們稱為“紅色警衛將軍”。

 

責任編輯:張國民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欄目導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