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寫實紀實 > 現代 > > 正文

紫陽村色(紀實文學)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袁國燕 時間:2021-04-06

 

紫陽村色

文/袁國燕

 

一個村的嬗變史,一個人的成長史,一個家的脫貧史,何嘗不是一個國家的發展史?

秦巴山不言,卻懂紫氣;漢江水不語,卻懂陽光。走進紫陽,村光明媚。

——題 記

 

“留 藍”

 

“留藍就行”。這是紫陽縣城關鎮青中村駐村第一書記曾順寶的口頭禪。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一定打開了手機相冊。他拍的照片,哪怕是一束花、一檐角、一處柵欄,都有湛藍天空作背景,有種電視大片的范兒。當你驚嘆之時,他總是解釋道:留藍就行,咋照都好看!說著,他會把鏡頭對準風景作示范:

你看你看,根本不用修圖。

是的,如今的青中村,正應了它的名,青山與人俱歡顏,成為紫陽縣的“后花園”。而曾經的它,雖天生麗質卻窮困潦倒。交通之困、居住之困、教育之困、水電之困、看病之困,困住了人心。

嬗變,從縣委辦和市政府辦包聯開始,從曾順寶等駐村干部扎根這里的第一天開始。

“我2015年6月11來青中村”。這一天,無疑很特殊,特殊到曾順寶時隔近六年,還清晰地印在腦子里。“那時,豬養在堂屋里,吃水要步行下溝挑,出行路急彎陡不說,有時還要砍草開路……村民要么外出打工,要么留守怨天”。

農村出身的曾順寶,熟悉農村之苦,他蓄著滿滿一腔對鄉村工作的熱情,將所有心思和精力,都投入到青中村這場“涅磐之戰”。他在腦子里,刻上了一張青中村的藍圖:產業興旺、鄉風文明;解經濟之窘、破精神之困。

作為駐村第一書記,曾順寶意識到舉旗幟、引方向,至關重要;讓群眾跟上,至關重要,要作出一個樣子,帶出一村牌子。事實上,他以茶葉+為思路,統籌發展林下養殖、蔬菜種植、鄉村旅游,的確實現了一方山水能養一方人。

現在的青中村,茶葉種植人均超2畝,而且形成種植、加工、銷售產業鏈,不再是小打小鬧;蔬菜產業依托縣城“后花園”的優勢,開辟了小菜園領種農耕體驗模式,受到熱捧,農民獲得管家薪金和土地租金,畝產達九千余元。露天土雞養殖也成為致富大業,我在村民張顯維養殖示范區,看到這樣的宣傳:

“山林中的戰斗雞、茶園中的除草雞、土雞中的戰斗雞”。

沖著這底氣,慕名來青中村買土雞和雞蛋的人絡繹不絕。

曾順寶個頭不高,文憑也不高,卻極有魄力和創意。他發現游客來得多,留下過夜的卻少,便琢磨節慶經濟,打造燒烤節、帳篷節,讓靚起來的青中村隱在深山人盡知。在景區建設的時候,就規劃多處半獨立的觀景臺和民宿,讓游客不再浮光掠影,留下來,感受青中慢時光。

疫情期間,曾順寶動員打工未出的村民在景觀點修藤架竹,自造大花廊景觀,造型和花植,都是“本土智慧”。站在高處遠看,有浪漫回廊式,也有圓形星空式,拙樸而詩意。走進細看,竹藤沒閑著,身上不是扯蔓開花,就是掛果育籽。

一對半身青綠半身黃的南瓜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嫩黃青綠的皮膚上,還天生一道道西瓜皮式的紋理,引得我們爭相拍照。紫藤苗也是新品種,盛夏時節,竟有兩串花美人遲暮,仍綻在藤間,顏色紫中泛藍,讓人恍惚了季節。我們一邊聽曾順寶介紹,一邊猛拍,久違的新奇感、興奮度,竟這樣讓人振奮。

曾順寶指著紫藤園一旁的坡地,笑著說:這兒準備栽梧桐樹,梧桐和紫藤同一時節開花,不但吸引金鳳凰,還寓意“紫氣東來,陽光普照”。我的腦海立即現出紫藤和梧桐紫花雙開的氣象。暗自感慨,紫陽這地方,人杰地靈啊。

一路上,曾順寶走到哪,介紹到哪,手一刻不停,一會緊緊藤,一會理理苗,秧苗伸到路邊了,他會改個方向,捊回坡畔。這一花一瓜一柵欄,在曾順寶的目光里幸福成長。

“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在曾順寶身上,我強烈感受到這種深沉的愛,他不是駐村的“過客”,而是主人。農村出生的他有土地情,更有讀書志,不到六歲,就鬧著要上學,自己背著姐姐的書包,穿著開檔褲去報名,老師不收,嫌他;第二年又去,老師一問,還沒名字,只有小名:寶兒。怕又被退學,他當場給自己起名:我叫順寶,F在,這個有主見的孩子,果然“順”利掘“寶”,讓一個小山村捧回了兩個國家級牌子:國家森林生態示范村、全國鄉村治理示范村。

現在的青中村,人氣旺了,經濟活了,村民眼界開了,賭博滋事少了,誠信干事多了。曾順寶六年的堅守,紅了青中,綠了村風。

想起曾順寶抖音拍的一個短視頻:魅力青中。這是人的魅力,也是山的魅力。人和山在一起,就是仙。曾順寶當然不是仙,他只是群眾眼中的仙,而他自己,微信給我說了這樣一句話:扎根泥土最燦爛。

從紫陽回到西安,我常常打開曾順寶微信里那些“留藍”的照片,回憶青中村。我知道自己還會出發的,有很多和曾順寶、青中村一樣的人和村,等著我。

 

白 墻

 

綠如海,白如帆。在青中村,無論從哪個方位遠眺,那汪洋的綠海中,總會現出點點白色,像揚起的帆。我已經知道,那是白墻,而且一定戴著飛檐翹角的灰帽子——政府統一建設的民宿小區,還有貧困戶新家的設計,太“吸睛”了。

一條條彎彎的路,遠看也是白的,伸到白墻之下,仿佛天梯。走近了,天梯變成了路,而且是寬敞的柏油馬路。我沿著路,走近一棟棟白墻,每家每戶大門兩側,都掛著誠、孝、勤、儉內容的小畫。

路旁,兩戶人家的白墻很有特點,由于分別是兩排不同朝向的第一戶,白墻自然形成45度的夾角,像一本半開的書頁。一戶人家的書頁上,畫著梵高的名畫《星月夜》,舞動的線條充滿吶喊的力量。另一側書頁則畫著一望無際的《麥田》,一派豐收景象。深邃的藍、金燦燦的黃,不就是從黑夜到白天么;麥浪與星空的意象,不就是“腳踩大地,仰望星空”么。

駐村干部介紹說,西安美院的大學生來村采風調研,靈感迸發,畫了整整兩個星期呢。

走遠了,回頭再看,白墻上這兩幅畫,像極了兩只彩色的翅膀。

路上,我們隨意走訪了幾戶人家,迎接我的,是一張張笑紋清晰的臉,家里客廳、臥室、廚房專區分隔清晰,一改人畜混住、漏漬斑斑、舊危暗黑的破敗之色。門前屋后,只要有土的地方,都點了瓜種了豆。三五畦豆角,六七行大蔥,幾株茶花喇叭花,舒展在藍天白云下。陽光明媚的院子里,適合晾曬。竹匾里,削了皮的小土豆已經皺成扁平狀,肥肥的豆角也變成豆角干。村人要把大自然夏季的饋贈,儲存到冬天,自已吃,還要招待游客。

 

路過一戶二層樓房的人家,見門前靠著一個背簍,青翠欲滴的菜葉探出頭來,還掛著露珠。屋里出來一位老人,頭頂皮膚裸露,和臉曬成了一個膚色,長眉慈目,笑聲震耳。進屋去,客廳很寬敞,綠中帶紫的肥豆角、沾著泥沙的土豆、根須濃稠的大蔥、頂著小花的黃瓜,整整鋪了一地——原來主人是位“賣菜翁”。他笑呵呵的告訴我:

菜園子就在屋前的溝里,每天采摘,坐車去賣。

我看著他清瘦的身體,有點擔心的問:

得賣一整天嗎?

一會會就賣完了,一天能賣100多,有時會有200塊。

現在的日子好不好?

好,樣樣好!

老人回答的很干脆,他的陜南口音婉轉上揚,余韻悠長。不知是因天熱,還是忙活整理一屋子菜的緣故,老人的笑紋里全是細密的汗水。仔細看他,除了白胡子不夠長、身材瘦外,活脫脫一個圖畫上的老壽星。

同行的駐村干部告訴我,村委會的廣場上,有這老人和老屋的照片。我特意繞路去看。廣場墻壁上展示著三組圖片,在“凋敝之困”村莊舊貌照片中,果然看到了這位賣菜老人,他站在墻壁裂縫的破土坯房前,愁容滿面,衣衫襤褸。照片下印著四個字:居住之困。

老人一大家子有八口人,擠在一處80平的危舊土屋中,不但擁擠逼仄、人畜混在一起,而且滑坡風險很大,半夜睡覺都很警醒,沒睡過踏實覺,F在,像賣菜翁一樣安居樂業、過上好日子的家庭,青中村已有161戶。

紫陽有句古語:“青中一根樁,紫陽一座房”。山大溝深的地方,建房子、修馬路,不亞于修“天路”。山陡路滑,肩挑人扛,其艱其難,可想而知。駐村干部告訴我:“基建的那個時期,碗里都是土,出門不能穿淺口鞋,一腳下去,土把腳都埋了。”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正是因為凋敝之困,才激發了戮力同行的攻堅之勇,迎來新時代的振興之光,F在,青中村路寬房新,主干道,入戶車行道、生態停車場、路邊花園、農業莊園,像一幅幅打開的畫卷。昔日群山失色、四面荒蕪的日子,如今浴火涅磐,村色宜人。

 

郭家梁民宿村,有一處網紅打卡點:玻璃棧道觀景臺。站在這里扶攔眺望,腳下,是一眼探不到底的綠溝,遠處,紫陽縣的白色樓宇鑲嵌在藍天綠幕里,像錯落的白積木。身旁,文筆山主峰巍峨聳立,等著我們拾級而上。轉身回看,一棟棟白墻黛瓦的民宿小洋樓,靜默在藍天綠地青山間,仿若琴鍵,等待著遠方的人來彈奏。我不懂音律,心中卻已填詞:

黛瓦飛檐不語,把日子靜默成一首詩。

白墻屋舍無字,卻挺立著時代的豐碑。

 

青 山

 

步行在通向青中村村委會的路上,一位背著背簍的老婦迎面走來,手里拄著一截竹子。我們停下來和她拉話,得知老人剛挖土豆回來。果然,背簍里全是沉甸甸土豆。同行一位年長的作家問:背得動不?老婦連說,背得動、背得動。作家抓住背簍沿拈了一下,很沉重,便勸她歇會兒。老婦說:不累,天天背呢,你們城里人坐板凳掙工資,我得下地勞動,不勞動咋過呢。

老婦早已不怵生人,每說一句話就笑,笑容和大山一樣淳樸。

一路走過,遇到正在挖土豆的村民,都是六十多歲的夫妻,各干各的,很少交流,卻配合默契,一個在土里刨,一個就拎著麻袋裝;一個提筐,一個就扛袋。她們有的在高處半坡上,有的在低處坡地上。勞作時,都有一個相同的姿勢:彎著腰,虔誠地面對土地。

人勤地生寶,人和土生金。如今,青山上的作物不再自生自滅,國家扶、干部幫、專家教,長啥成啥,村民終于意識到,唯有勤、唯有和,才是生存之道、幸福之寶。想起駐村干部介紹情況時說過的一句話:“現在,爭貧、要貧的人沒有了,村民都在干”?磥,“靠著墻根曬太陽,等著干部送小康”的等要靠思想,已經OUT了。

讓村民干起來不難,要改變村風與惡俗,可是個老大難。村民禮金每年達六七千元,家家以各種理由,操辦酒席收禮。僅蓋房就從動工、封頂、搬家操辦三次。生了豬仔要操辦,賭博贏錢要操辦,女33、男36歲要辦席……造事酒席,成了不堪負重的“罰單”。家家算計著找由頭辦宴收禮,不然就虧大了,心思用到歪處去了。

駐村幫扶隊啟動新村風建設工程,村委會成立紅白理事會,道德評議委員會,出臺制度,明確宴禮范圍、限制禮金標準。每月通過組織議、代表評、榜上亮、大家幫等方式,貼出紅黑榜,并在喇叭上播放。有一個村民想撈回之前的份子錢,造了一個在縣城買房的由頭,通知了五桌人,悄悄到農家樂去待客收禮,結果兩桌都沒來齊。既沒撈到好處,還上了黑榜,失了面子。

風清氣正,才能山青水秀,F在,隱在大巴山褶皺里的青中村,誠、信、勤、儉蔚然成風。村民眼中有青山,心中有紅黑榜。她們踏遍青山綠水,沐浴春風暖陽,日子青云直上,精氣神也是綠的。

青山不負人,人不負青山,她們,沒有辜負春風,得到了土地與汗水對等的價值。土地無言,卻懂汗水。青山無言,卻懂綠水。

想起庫泊的一句詩:“上帝創造了村莊”。這個上帝,是青山綠水,是精準扶貧的春風,也是村民自己。

 

作者簡介:

袁國燕,筆名燕窩,陜西省“百優計劃”創作人才,陜西省散文學會副會長、陜西省作家協會簽約作家,西北大學現代學院文學院研究員。

出版《親密有間》等個人著作6部。在《人民日報》《人民文學》《散文百家》《意林》《延河》、新西蘭《鄉音》等報刊發表文章百余篇。獲第五屆冰心獎、陜西省五一文藝獎。

長篇紀實《古村告白》連續入選三個國家級項目——

2018年中國教育部全國高校主題出版項目;

2019年中國新聞出版署全國農家書屋重點推薦書目;

2020年中國作家協會“中國一日·美好小康”全媒體直播項目。

 

責任編輯:于安文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欄目導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