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寫實紀實 > 現代 > > 正文

龔道安與湖北警事

來源:伊本正經說 作者:伊耆 時間:2020-09-05

202057日,湖北省荊州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通報了沙市“12·17”搶劫銀行金庫案劫匪被押解回荊的相關詳情,一樁長達25年的特大惡性案件終于告破。
1995年12月17日凌晨,荊州市江津中路41號沙市農村信用聯社發生一起特大殺人、搶劫、縱火案,3名值班人員被殺死,存放于金庫的230多萬元現金被搶走。
1998年4月,作案人之一江運華落網(已執行死刑)。江運華交代出同伙劉焰勤和劉昂之后,荊州警方立即面向全國發出了通緝令。同年6月,劉焰勤畏罪自殺,另一同案犯劉昂潛逃。25年來,荊州警方一直沒有放棄對劉昂的追捕。
這起案件當年震驚全國,負責偵破的是時任荊州市公安局局長助理、刑偵隊長的龔道安。
劉昂落網3個月后,龔道安在上海市副市長、公安局長任上被查。在他之前,已有多位出自湖北的高級警官落馬,龔道安與他們有著微妙的交集。
龔道安身上籠罩著層層迷霧,連籍貫都有不同的說法,現有材料看來,他確實是謎一般的存在。
行過必留痕,即使再簡約的資料,也能為我們提供解答謎題的線索,今日就嘗試從草蛇灰線中,為你呈現一個相對立體的龔道安以及驚心動魄的荊楚警界往事。

公安縣位于湖北省南部邊緣,舊稱孱陵。三國時期,因劉備領左將軍銜,人稱左公,屯兵油江口,取“左公安營扎寨”之意,改孱陵為公安。
公安地靈人杰,古往今來代有才人,佛教天臺宗開山祖智者大師、囊螢苦讀的車胤、晚明影響最大的散文家“三袁”,都是由公安走向全國的。
龔道安履職上海公安局長之初,簡歷中籍貫顯示的是湖北公安,而落馬時通報中說的是湖南澧縣。公安和澧縣雖地處兩省,但領土相鄰,龔道安的籍貫變化又有什么玄機呢?
就在龔道安被查前一個星期,湖北公安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一起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其頭目名叫:龔道鑫。
2015年以來,湖北鑫發典當有限公司老板龔道鑫坐鎮幕后,以高利放貸,套路收貸方式大肆非法斂財,嚴重擾亂經濟、社會秩序,干擾、破壞他人正常生產、經營、生活,具有涉黑嫌疑。
2019年10月,公安縣警方將其立為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予以立案偵查,專案組成員跨越6省,經過1年時間調查,抓獲犯罪嫌疑人31人,其中黑社會組織成員15人,破獲故意傷害案、尋釁滋事案、虛假訴訟案、套路貸詐騙案等刑事案件20起。
龔道鑫與龔道安到底什么關系,還有待案件審理的進一步公開,但龔道安改變籍貫的做法確實不得不讓人對他的深層用意感到好奇。
在公安縣二中的知名校友里,龔道安名列榜首,他的仕途人生也起步于此。
1979年初夏,中考成績優異的龔道安正在預習高中課程,他要求自己三年后必須考取重點大學,為家庭更換門楣。
看著用功讀書的兒子,龔道安的父親惴惴不安地和他談了一次話,這次談話徹底改變了龔道安的人生軌跡。
龔道安生于農家,祖祖輩輩面朝黃土背朝天,日子過得清苦,作為家中壯勞力,老父親希望他早點幫家里賺錢,減輕父母的負擔。
那是一個未眠之夜,龔道安躺在床上默然流淚,一面是理想,一面是現實,他無奈地向現實低了頭,人間少了一個大學種子,多了一個預備警察,他的人生終于和家鄉的名字重合了。
龔道安最終選擇報考湖北省警察學校,兩年的中專學業結束后,他回到故鄉做了一名基層民警。
80年代,警察并不是一個好的就業選擇,當年多少轉業軍人都選擇企業,最怕分配到公安局,原因無他,待遇差。
公務員那時并不像如今的這般緊俏,在改革開放之初,獎金制度普遍實行后,企業迎來了又一個輝煌時期,最大的福利還是分房容易。
中國人千百年來被房屋捆綁,今天為房價高企發愁,當年的分房大戰更加硝煙彌漫,每到分房時節,都是單位里的殊死斗爭,而機關缺少自建房的條件,多少人坐了一輩子機關也分不上一間房,僧多粥少的公安局更是如此,但那時的龔道安沒有選擇命運的機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工作。
青年龔道安是個勤奮努力的好警察,作為基層刑警的他,每有案件總是沖鋒在前,憑著一次次偵破立功,28歲時龔道安成為家鄉的刑偵隊長,這幾乎就是一個基層民警的職業天花板。
運氣,看不見摸不著,但對一個人的成功是最為重要的條件。所有成功人士大談個人經驗時,總是不肯承認自己勝出只是比別人運氣好,但運氣又是有定數的。伏久者,飛必高;先開者,獨謝早。龔道安的好運就是來得太早了。
從縣刑偵隊長被提拔為荊州地區公安局刑偵隊長已是一次飛躍,但龔道安沒停留過久,又成為局長助理、副局長,在這個階段,他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位貴人。
“道安,省廳有大案子。”
時任主管刑偵的荊州公安局副局長龔道安,經常接到這樣一通電話,打來的人是湖北警界炙手可熱的明星:尚武。
當時作為最年輕的省廳副廳長、刑偵專家,尚武在工作會議上記住了龔道安,對他的刑偵能力非常欣賞,愛才的尚武想把龔道安招入麾下,龔道安也需要更廣闊的舞臺。
出任省廳重案偵查處處長后,時代機遇再一次垂青龔道安,世紀之交的荊楚大地,豈一個亂字了得?

紅安特大兇殺案、武漢彩票案、咸寧發廊兇殺案、襄陽絲巾殺人案、宜昌賓館系列搶劫殺人案、孝感和尚殺人案、江城炸彈案......
“荊襄九郡,人人好漢,銅鑼一響,四十八萬,男人打仗,女人送飯。”古老的湖廣大地,歷來民風彪悍,血性霸蠻。21世紀的前十年,經濟不夠發達的湖北靠刑事案一次次占據新聞頭條。對于老百姓,社會治安混亂是災難,但對于有作為的刑警,則是建功立業的不二選擇。
每件大案都由尚武掛帥,龔道安充當執行官,他們配合的異常默契,龔道安悶頭做事、不居功、不自傲,讓尚武覺得自己沒有看錯人,這個小老弟很上路。
連破大案的龔道安被提拔為省公安廳技術總隊隊長,不到40歲已官至副廳級。技術偵查是公安業務的核心之一,龔道安的從警生涯,技偵成為他的分水嶺,成也于此,敗也于此。
頂頭上司原地踏步利弊參半,好處是短期內可以讓你獲得最快的進步,弊端是上司不升遷,你也就失去了魚化龍的可能。
龔道安駛入職業快車道后,尚武開始時乖運蹇,盡管在警界名聲大噪,但仕途再沒有任何起色,從最年輕的副廳長干成了最資深的副廳長,臨近退休的年紀轉任省政協常委。
2014年起,針對尚武的實名舉報不時出現,最終在20161月,湖北省政協做出對尚武免職的決定。據湖北“路邊社”稱,尚武沒有受到進一步追責,得益于舊部龔道安的援助,彼時,龔道安已經可以保護老領導了。
2010年,龔道安奉調入京,出任公安部技術偵查局副局長。當時的局長張健,犯了不可言說的錯誤被處理,第一副局長曾欣接任,僅僅一年,湖北省公安廳長吳永文因經濟犯罪被查,曾欣下江城接任,留出的位子給了龔道安。
當年那個為家庭放棄學業的基層刑警,已經成為正廳級警界高官,而且是身居公安部核心部門,那一刻,龔道安想必是感謝父親的一番勸諫。
2012年,國家進入新時代,政法系統一些人表演著最后的瘋狂,另一些人則在摩拳擦掌,等待新一輪紅日照耀到自己頭上。
正如有的長者所說:一個人的命運吶,當然要靠自我奮斗,但也要考慮到歷史的進程。

“拐子(武漢話‘哥’),北京好不好去呦?”
2014年的盛夏,龔道安接到一通咨詢電話,已身在京城的他,儼然有了給后進指點人生的資格,電話那頭說話的是時任宜昌市公安局長的鄧恢林。
龔道安在省公安廳任職時,就認識了鄧恢林,那時鄧恢林還是經濟條線的一名官員,轉戰政法系統后,他主動和龔道安加強聯絡,兩個人意氣相投,作為先入京的前輩,龔道安告訴鄧恢林,來北京必須解決正廳級職位,否則不利發展。
鄧恢林聽取勸告,向賞識他的伯樂提出了要求,貴人滿足了鄧恢林,讓他先任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解決正廳級,再調來北京。
頭頂副廳長帽子的鄧恢林并沒有去武漢上班,他待在宜昌家中,每天鍛煉身體,喝茶養生,等待著新的任命。
龔道安離開家鄉后,湖北政法界迎來了一次歷史機遇,這讓湖北警界幾年內出現人才爆發,也為日后的悲劇埋下暗礁。
鄧恢林和龔道安有著相似的命運,初中畢業為了早點掙錢養家,鄧恢林考入武昌師范學校。畢業時,鄧恢林沒有被分去做人之患,而是進入湖北鄉鎮企業供銷公司,在國家開啟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年代,這是一次幸運。
機構改革后,供銷公司并入經委,聰明能干的鄧恢林被提拔為最年輕的省經委副主任,幾年后,轉任主管經濟的宜昌市副市長。
沿著這條路走下去,鄧恢林也會有不錯的前途,畢竟分管經濟的副市長是出干部的黃金崗位,但此時出現的一個人徹底改變了鄧恢林的生命軌跡。
上文提到的吳永文是湖北曾經名副其實的“政法王”,時任湖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廳長的吳永文到宜昌視察,和鄧恢林一見如故。
吳永文同樣是師范生,且在農村做過多年中學教師,也許是相同的背景帶來了天然親近感,吳永文對鄧恢林印象極佳。在不久后的省委常委會上,討論干部任用時,吳永文極力推薦鄧恢林,很快,鄧恢林躋身宜昌市委常委,轉任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
此時,命運又和鄧恢林開了個小玩笑,伯樂吳永文因情人丈夫的實名舉報被拉下馬,但鄧恢林沒被算作遺毒,而是開始清理遺毒。
2013年康師傅案發,其妻賈曉燁、子周濱、侄周峰的犯罪問題查辦,均交由宜昌政法系統主辦,鄧恢林強烈感到他脫胎換骨的機會來了。
最終,鄧恢林出色完成了任務,贏得了組織肯定,更贏得了大領導的賞識,大領導主動拋出橄欖枝,讓鄧恢林進京任職。
在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的崗位上,鄧恢林和龔道安實現了勝利會師,他們聯手又干了一件大事。
2017年,孫政才因違紀違法被立案調查,負責起草調查報告的是鄧恢林,而此前對孫政才案相關人員的偵查、監控,就是由龔道安完成,很快他們的回報就來了。
同一年,龔道安和鄧恢林紛紛外放,一個出任上海公安局長,一個出任重慶公安局長,加之此前接手肅清天津警界遺毒的武漢市公安局原局長趙飛,四大直轄市,三個公安局長都來自湖北,這種巧合讓人咋舌。
正是:天下都頭出荊門。
鄧恢林赴任山城前,他和龔道安在北京喝了一頓離別酒。此前,朱明國、王立軍、何挺,接連三任重慶公安局長被查,對這個職位坊間有著各種各樣的解讀,鄧恢林完全不理會這種蜚短流長。
“讓他們去說撒,老子就是不信這個邪!”
彼時,鄧恢林意氣風發,他有十足的自信打破重慶公安局長的魔咒,龔道安也相信兄弟,警界屬于他們的時代來了。兩個人碰杯相慶,約著再次會師,一醉方休。
會師真是會師了,只是不知道,秦城讓不讓喝酒?
2020614日,鄧恢林宣布被查,成為接連四任落馬的重慶公安局長中任期最短的一位。又過了64天,龔道安步鄧恢林后塵,而關于湖北政法的動蕩尚在持續發酵中。
 

 

20195月,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對湖北進行了“回頭看”,在反饋意見中,督導組指出,要“充分認識湖北專項斗爭特有的政治性、長期性、艱巨性、嚴重性、復雜性和隱蔽性”。
這個定性有多么嚴重?單說“湖北特有”這幾個字,就讓人不寒而栗。
打鐵還要自身硬”不是說說而已,就在中央督導組發出嚴重警告不久,郭唐寅、董國祥兩位湖北警界高官紛紛中箭落馬,他們都是龔道安的繼任者。
2007年,龔道安由湖北省公安廳經偵總隊隊長,調任咸寧市政法委書記時,是郭唐寅接過了他經偵總隊長的職務。2010年11月,龔道安從咸寧選拔到公安部任職時,接過他職務的,則是董國祥。
在湖北省紀委公布的黑惡勢力“保護傘”中,董國祥、郭唐寅赫然在列,他們的垮臺也讓世人記住了湖北黑老大林明學的名字。
林明學生于湖北黃陂,與龔道安同齡,初中畢業就開始混社會,干過底層各種活計,90年代初,在武漢開設福爾摩莎夜總會,江城當年的名場子。
開娛樂場所,首先要和公安局打交道,過去20年的娛樂場所生存方式不是秘密,也不是某一地特色,這里就是培植黑惡勢力與“保護傘”的厚土,利用一家夜總會,林明學結識了湖北大批政法干部。
利用夜總會攫取第一桶金后,林明學進軍地產和金融領域,不數年成為“全國十大優秀企業家”。
90年代末,林明學控制了桂林一個縣級城市信用社之后,一方面高息攬存,另一方面把存款轉移到自己名下的企業里、據為己有,由此造成儲戶高達4億元的損失。2001年,林明學被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集資詐騙罪判處死刑。
蹊蹺的事情出現了,林明學不但沒被執行死刑,還被轉回老家湖北監獄服刑,而在十年后,通過一些列操作完成“假釋”,死刑犯逃出生天,搖身又成了大老板。
假釋之后的林明學開始以“俠商”自居,雇傭無恥文人為他吹噓:“他購豪車、買游艇,在風景如畫的山湖間構建別墅群,在燒錢的體育競技市場中組建俱樂部,高價引進世界冠軍。”是的,林明學不僅照樣經商,還享受窮奢極侈的生活,經常出現在他身邊的,不僅有藝術家,還有官員的身影。
掃黑除惡的洪流席卷而至的時候,林明學正在享受他人生的高光時刻。只是,吹落花千樹,空余香滿路,耀眼的一切都顯得那么短暫。他的勞斯萊斯房車剛剛入手,本人卻又被收進去了。
出獄后的林明學先后犯下故意傷害、容留他人吸毒、聚眾淫亂、行賄等多種犯罪行為,他的假釋牽連出一大批湖北政法系統干部,堪稱“湖北版孫小果”。
違規假釋、減刑在湖北不是個案,河南省交通廳原廳長石發亮也通過這種辦法跳出高墻。2020年8月30日,湖北恩施州公安局原副局長范榮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其中一項罪責就是幫助犯人減刑,他讓一名當街殺人的重案犯僅服刑6個月就重獲自由身。
刀刃向內、刮骨療毒......中央對政法隊伍教育整頓用了如此重詞,實在是現實讓人膽戰心驚,如果守護公正的人都是壞人,這個世界又怎敢想象?

在一班舊交接連出事后,龔道安還是沒能獨善其身,成為十九大后的上海“首虎”。
上海灘是個講究腔調、平衡的地方,上海人不喜歡太出風頭,悶聲大發財是申江的處世之道。上海也是一個不易于融入的城市,海派文化自成一格,具有一定排他性,對外來的干部,環境不算太友好,但龔道安很快就適應了上海腔調。
雖然“大老虎”不多,但上海政法界近年的震蕩也并不小,從法官集體嫖娼到原檢察長陳旭被查,再到楊浦區“紅樓”案件,一批政法系統的害群之馬也紛紛被揪出,作為分管政法的副市長,龔道安這個外來戶和這些事扯不上瓜葛,他低調的行事風格讓上海人對他沒有過深印象,獨生女也只是嫁給了寶山區派出所的一名普通民警。
來上海任職,龔道安當初是抱著不作為的心態而來,他認為這個職務也只是過度,靜待更大的機會降臨。
時勢比人強,一群起于湖北的警官在清理遺毒中實現了人生飛躍,一顆顆政治新星瞬間升空,只是流星的生命實在過短,上一輪遺毒沒有清理完,他們又成了新的遺毒。
董國祥被查后,他的雅痞被公布。這位畢業于西南政法學院79級刑偵班的高材生,酷愛收藏奇石,組織批其“玩物喪志”。
近日,上海的街頭巷尾也在流傳著龔道安雅賄的消息。稱其家中搜出的近代名家書畫多達千余幅,還有價值連城的明版孤本古籍,或許位高權重后,龔道安還沒有放棄少年時的讀書夢!
有媒體稱龔道安的落馬,湊齊了一桌武漢麻將,但麻將會是終點嗎?
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指出:開展政法隊伍教育整頓,是黨中央提出的新要求,是政法戰線全面從嚴管黨治警的新舉措,是人民群眾繼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之后的又一新期待,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巧合的是,陳一新曾任湖北省委副書記,年初疫情爆發之際,又回武漢督陣。這場由老湖北主抓的刮骨療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濁揚清式的“延安整風”,絕不可能流于形式,麻將或許只是暖場,后面保不齊就是百家樂。
龔道安、鄧恢林、董國祥、郭唐寅......他們走得太急,升得太快了,快的來不及多看一眼故鄉風景,多想一想人間什么才是值得?

不羨黃金罍,不羨白玉杯

不羨朝入省,不羨暮入臺

千羨萬羨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來。

 

責任編輯:于安文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欄目導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