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特別關注 > > 正文

方方消失60天……

來源:玖奌雜貨店 作者:敏郡主 時間:2021-08-06

 

方方最后一次發微博,是6月7日。那天,方方轉發了一則好玩的微博,然后點了個贊。

沒有意外,方方的這則微博,和她以往發的每一條微博類似,招來了大量的謾罵,其中不乏惡意詛咒和污言穢語。

 

圖片

 

從6月7日到今天,已經過去60天了。

 

鹿鳴君在公號平臺發的最后一篇文章,是4月10號。這篇文章現在已經打不開了,顯示“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

 

圖片

 

從4月10號到今天,已經過去118天了。

在方方和鹿鳴君消失的這些日子,發生了很多事情。鄭州雨災、南京疫情、吳亦凡刑拘……

方方和鹿鳴君,都罕見的保持了沉默,一個字也沒有說。
 
豪言“批評的力氣從來不老”的方方沉默了;誓言要拱一卒,只為蒼生說人話”,發起“每天一千字”活動的呦呦鹿鳴歇筆了。
 
◆◇◆
 
沒有了方方和呦呦鹿鳴的社交平臺,無論是微博還是微信,都比以往平和、清靜了很多。
 

前天,有一則河南鄭州一居民區的視頻在網上流傳。視頻中,有樓房里的人沖窗外高呼,“救命啊,救命啊,有沒有吃的?”“有沒有人管我們啊?”

 

圖片

 

很快,河南本地的媒體《大河報》作出了澄清:“鄭州一封控區居民喊樓求助,街道辦回應網傳視頻內容不實”。

 

圖片

https://news.dahebao.cn/dahe/appcommunity/1636687

 

 

其他媒體也紛紛辟謠,因為街道辦說了:“物資供應充足”。

 

圖片

 

照媒體的這個報道,視頻的發布和轉發都有造謠傳謠的風險了。
 
但是,在留言區,我看到了不一樣的聲音
“視頻是真,不是后期配音……”

“媒體不去向三號樓的住戶核實,反而向不作為的街道辦核實,到底是誰在造謠……”

 

圖片

 

只是,這樣的聲音顯得很微弱。

 
這時,有人想起了方方:

“敲鑼女還會有,但方方不一定會出現了。

 

圖片

 

一年多了,方方已經被罵的體無完膚了,她不會也不敢再發聲。

也許,從此以后都不會再有第二個方方了。經歷了2020年以后,大家都學聰明了。
 
◆◇◆
 

有很多人喜歡呦呦鹿鳴。我想,喜歡他,很可能是因為他的“剛”。鹿鳴君的文章,大都是真實發生的事件,寫的是有名有姓的人,懟的是有權有勢的人。

 

圖片
 

當下,正面硬剛的寫作者,正變得越來越稀缺。

 
河南雨災以后,孫立平教授寫了一篇文章《孫立平:關于河南水災的一點思考》,在文章中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為什么在氣象部門接二連三發出大暴雨預警之后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沒有采取相應的措施?為什么在暴雨已經成災的時候,地鐵沒有及時停運?為什么在泄洪之前沒有能事先及時通知,并組織人們疏散轉移?為什么對這場事先的準備是那么不充分?
 
然后,在文章的結尾部分,用黑體字特別寫明:

上面所說,不是為了追責……

 

圖片
 
這段話看的我是苦笑連連。
什么時候,學者們在討論公共話題,需要如此慎小謹微了?
 
不僅僅是孫立平教授,很多稍有影響力的大V,在談到河南雨災時,為防止被噴,都小心翼翼地避開了“追責”。
 
該追責的追責,該表揚的表揚,中央不也是這個態度嗎?對失職瀆職的官員問責追責,既是在維護黨的權威地位,也是在維護國家的長治久安。
怎么到了社交平臺上的討論,追責就成了禁忌話題了?
 
前幾天,我看到朋友圈有轉發一篇《如果連提問都如此怯懦,我們哪里敢恣意悲傷》的文章,很是扎心:“如果連提問都如此怯懦,我們哪里敢恣意悲傷。如果我們連悲傷都如此壓抑,我們的罪過,并不是毫無來由。”
 
當“提問都如此怯懦”時,呦呦鹿鳴君的文章,屢屢硬剛掌握權錢的強勢者,就顯得更加可貴了。
 
只是,118天過去了,呦呦鹿鳴還是沒有回來。
 
◆◇◆
 
前幾天,有看到一個視頻,是一個獲救小女孩說:當他們還被困在地鐵里的時候,居然有傻X發微博,人都已經救出來了。
當時有人看到這條微博,就崩潰了。
 
我多次在腦海里復盤過這個場景,如果是我困在地鐵里,苦苦期盼救援隊伍,卻看到手機里有大V在發微博,“所有人都救出來了”,已經奄奄一息的我能不崩潰嗎?
如果我是救援人員,正在大雨中步履艱難的拼力往地鐵方向趕,看到手機里傳來的消息,“所有人都救出來了”,急速前進的我會不會放慢腳步,或者迅速趕往另一個需要援的地點?
 
后來,有網友發現,發出這條微博的傻X,是一個臭名昭著的蛆頭。
造謠的蛆頭微博禁言幾天后,滿血復活。
 
有時我會很天真的想,如果當時能有影響力較大的大V及時發出消息,發出還有人困在地鐵里的壞消息,能有更多的人轉發,讓更多的人看到,那些瀕臨崩潰的乘客是否能夠多堅持一會兒,外界的救援會不會更斷更及時一些,傷亡會不會更小一些?
 
2020年初,蛆頭們就曾經多次造謠,攻擊病毒感染者,干擾抗疫,影響極為惡劣。
只是那個時候,蛆頭們還沒有得勢。
 
如今,方方們消失了,鹿鳴君們也消失了,蛆頭們猖獗成災了。
 
◆◇◆
 
正如森林不能缺少啄木鳥一樣,一個社會也需要有人發出不那么悅耳動聽的聲音。
 
呦呦鹿鳴君的文章,方方的微博,有很多人討厭,甚至恨之入骨。但我想,他們的文字,他們發出的聲音,仍然是有價值的。
 
責任編輯:張國民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欄目導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