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傳記人物 > 名人 > > 正文

葉群軼事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老梁 時間:2020-01-09
 

 

.....48年前的9月13日凌晨,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林彪一家乘坐三叉戟飛機,自山海關機場匆忙起飛,在茫茫黑夜中墜毀于蒙古溫都爾汗,“九·一三事件”震驚世界。.....

.....“九·一三事件”對當時的黨、國家、軍隊和中外關系都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對毛主席、周總理的身心也都造成了極大影響,從一定程度上導致他們健康情況加速惡化,而四野這支打下大半個中國的英雄部隊,因受“九·一三事件”牽連,有太多將領改變了此后的命運……

.....在“九大”上被確立為毛澤東的接班人后,身為中國二號人物的林彪為何叛國出逃、折戟沉沙?毛澤東和林彪這對親密戰友,又是什么原因在晚年產生了難以調和的嫌隙?進而使毛澤東對林彪徹底失去了信任?

四十多年前的那一幕,雖然有許多謎團至今未能解開,但研討可以找到的相關資料,可以明確地證明一件事:林彪的妻子葉群才是導致毛林分裂,最終釀成“九一三”慘劇害死林彪的真正禍因!

 

葉群與林彪姻緣

葉群,原名葉靜宜,1917年生于福建閩侯(今屬福州市)的一個官宦之家。其父葉琦是國民黨的少將,早年到北京謀事,便定居在北京。葉群是葉琦與其特別寵愛的三姨太生下的愛女,從小就聰明伶俐,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葉群1935年畢業于北平師范大學附中,曾參加“一二九”學生運動。后來在抗日救亡潮流的推動下,隨其他愛國進步青年一起離家奔赴延安。黨組織根據葉群的情況,安排她到延安中國女子大學工作。王明任這所學校的校長,柯慶施任副校長。葉群被安排到組織教育科做教學的組織安排���作,因工作出色被提拔為組教科的科長時,還不到20歲。

葉群是當時延安的“八大美女”之一,形象漂亮,音色甜美,工作表現也好,追求者眾多,但她心氣高傲,在延安兩年多也沒發現能讓她傾心的“白馬王子”。

1942年2月,在蘇聯治病的林彪回到延安后,有一次散步偶然來到中國女子大學,沒有見到王明等人,卻只見到葉群一個人在那里看書,便問了一下王明、柯慶施去哪里了。葉群回答后,問了一下對方的姓名。

林彪淡然答道:“我叫林彪。”葉群一聽,這就是赫赫有名的平型關大捷的戰將林彪!她當即向林彪表達了敬佩之意。林彪只微笑了一下,問道:“你叫什么名字?”葉群答道:“我叫葉群。

別人都去娛樂時,葉群卻在看書。這使美麗漂亮的葉群給林彪留下了極好的印象。后來,林彪曾寫過六個字形容葉群:“溫文,豪放,理智。”自從這次見面后,二人互生好感。不久,二人在延安結婚,毛澤東罕見地當了他們的主婚人,宣讀了結婚證書

林彪抱得美人歸,葉群終于找到了夢中的白馬王子,高度互補的兩人伴隨時新中國創立和建設的驚世進程,開始了此后三十年非同一般的婚姻生活。

實事求是地說,被林彪看上的葉群,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花瓶,而是一個情商極高,學習能力、管理能力和交際能力都很強的女人,毛主席曾說她是“八級泥瓦匠”。

據說在東北解放戰爭期間,葉群曾主動請李立三的夫人李莎幫她找來一個白俄保姆,目的是跟著保姆學習大哥蘇聯的語言,而且學得還不錯!

 

葉群的轉變和對林彪的影響

建國后,葉群張羅著把林彪的老父親林明卿等一大家子接到北京,林彪以養病為由“清閑”了十年。戰爭年代林彪長期無法盡孝,天下打下來了,卻又因身體不好,對父親和長輩有孝心無孝力。但葉群這個兒媳婦像王熙鳳一樣,將這一大家子里里外外管理得井井有條,使林家上上下下對她有口皆碑。而對外呢,林彪是跟誰都老死不相往來,“不串門”,不亂拉關系,“天馬行空,獨來獨往”;葉群則把圍繞著林彪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各方面的關系,都打理的明明白白。在當時中共高層的眼里,葉群是真正的賢妻良母,是林家里里外外一把手。慢慢地,葉群在生活上徹底征服了情商為零的林彪。

但壞就壞在葉群還是一個權力欲極強的女人。盡管林彪曾一再警告她“說話莫啰嗦,做事莫越權”,但工于心計的葉群,總有一套對付林彪的辦法,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蒙騙他、控制他,尤其是在1959年之后。

據林彪的秘書關光烈回憶,廬山會議期間,林彪對“出山”并不積極,甚至有些迫不得已,但是葉群喜歡,林彪一“出山”,她這個林辦主任就能出頭了。所以,第一次林彪要他給總理打個電話,說不宜當國防部長時,在場的葉群雖然當時不講話,可關光烈轉身出門想去打電話時,葉群從屋里出來把他叫住,讓他先別打這個電話,說她還要和“首長”商量一下。以后這件事便沒下文了。

關光烈說:第二次是1962年3月的一天,林彪患了感冒,葉群坐著林彪的“吉斯”汽車去了王府井百貨大樓。林彪要我給毛寫個報告,說他身體實在不行,請求辭去國防部長職務。我當場擬了個稿子,念給林彪聽,他說可以了,我即到辦公室謄抄。謄清后封好,等林彪的車子回來后發出——當時林彪那里只有這一輛汽車,而且也只有這一輛車能進中南海。葉群回來了,她一見我就問她出去后有什么事。我把林彪叫我寫信的事講了。她馬上緊張地問:發走了沒有?我說還沒有發。她松了口氣,吩咐:壓下,壓下!等我的消息。她還再三交代:以后只要她不在家,林彪交辦的事,不管多么緊急,都要等她回來以后再作處理。林彪寫給毛澤東的報告,就這樣又作罷了。她和林彪講了些什么,不得而知。

自建國以來,除了主席私邀單請,但凡中央大小會議,林彪基本告假,很少參加。但現在不行了,今天“一月風暴”,明天“7.20事件”,事兒多了去了。作為中共中央唯一的副主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林彪得管啊。可林彪的小身板兒根本撐不住。怎么辦呢?

對于葉群來說,歷史性的轉折是毛主席讓她在林彪身體不行的時候代表林彪開會,到會場聽一聽,然后把會議精神帶回去,再把林彪的意見帶回來。就是做個傳聲筒。然而,主席和其他中央領導估計不足的是,葉群欣然領命走上前臺之后,可不愿只做個傳聲筒,她的抱負大著呢!

到了1969年的九大,葉群自己也做了中央政治局委員,進了軍委辦事組。黃、吳、李、邱等軍委辦事組核心人物都自覺以林總夫人為中心,葉群打著林彪的旗號,在中國政治舞臺上呼風喚雨。

但葉群最大的罪過,是在毛主席和林彪之間惹是生非、欺上瞞下、招搖撞騙,造成毛、林之間極大的誤會和極深的猜忌。如果沒有這個女人,盡管林彪在九大期間有結束“文革”,盡快恢復國家秩序,開始搞現代化之念,與毛澤東要“不斷革命”的意志相沖突,以林彪對毛主席內心世界的理解,以及有劉少奇和彭德懷的前車之鑒,二人絕不會走到最后決裂的悲劇性結局。

 

推出兒子林立果犯了大忌

林立果是北大物理系的,有思想,好動腦,喜歡研究新軍械。1967年3月,葉群把他安排到空軍司令部辦公室秘書本來不至于出什么大事,毛主席對林彪這個兒子的印象原本也不錯,為他提議在張家口一座山上設雷達監視蘇聯導彈的想法,還親自接見過他,稱他是革命小將,敢想敢做。怪就怪在主席夸贊過后,時任空軍司令員的吳法憲不僅按葉群授意任命林立果為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兼作戰部副部長,還把空軍的指揮大權私自交給林立果。

 

1970年的7月末,空軍安排林立果作學習毛主席著作的講用報告。這個報告經過四個月的精心準備,集多人智慧,長達七萬字,實講七個小時。當時確實有不少人由衷贊嘆:“到底是林副主席的兒子,就是敢講,就是能講出新思想、新境界、新語言!”將門出虎子啊,空軍建設有希望了!”

可這個報告和空軍對林立果的吹捧,到了毛主席那兒,他老人家產生了負面看法。他跟江青、康生等人的小范圍反應是:林彪同志認為自己身體不好了,這么快這么著急地把他的兒子也推作接班人了。康生直接在主席面前說:林彪昏了頭了,怎么能隆重推出自己兒子呢?特別是主席沒有一個健康的兒子的時候!可惜林彪韜光養晦幾十年,最后因隆重推出自己的兒子,給毛主席和江青造成巨大的負面心理反應。

林立果作講用報告二十多天后,毛澤東與林彪在廬山九屆二中全會上產生明顯分歧。九屆二中全會后,全黨進行了批陳(伯達)整風運動,毛澤東對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在批陳整風匯報會上的表現很不滿意,對他們的檢查也很不滿意,當然,實際是對林彪很不滿意。

 

和主席爽約的代價

作為廬山九屆二中全會的東道主和林彪的老部下,眼看著葉群、陳伯達等人在廬山翻車,江西省革委會主任程世清預感到大事不好,閉幕時去面見了毛主席。他對主席說,沒想到全會開成這個樣子,能不能挽回挽回?我相信主席和林副主席之間一定能談的開,沒有問題,只不過以往沒有這樣一個交心的環境。這樣好不好,下山后主席您別急著回京,到南昌住幾天,我安排您和林副主席兩人私下談一談。主席說好啊,應該啊,你就安排吧!程世清非常高興,趕緊向林彪作了匯報。林彪聽了也很高興,說好啊,既然主席都同意了,我當然要去啊。我也很想跟主席談談。有些事情,我和主席之間確實缺少這種面對面的溝通。我一定去!

第二天一大早,程世清去接林彪。可到了304別墅一看,林辦的工作人員正裝車呢。一問,說林副主席要走。去哪兒啊?不知道。趕緊去問林總,結果在門口撞上了葉群:葉主任,怎么了?說好了去南昌,林副主席和主席要談話。葉群劈頭蓋臉道:談什么談,有什么好談的?沒什么好談的!家里還有事兒呢,我們要馬上回北京!

也不知道這個決定是林彪做的還是葉群做的。如果這個決定不是林彪做的,那么林彪知不知道他和主席的約會是被葉群給取消的?葉群究竟是怎么想的?又是怎么和林彪說的不去南昌了?她是否如以往一樣撒謊騙了林彪又把責任推給了主席?說一組那邊有變化,人家不跟你談了!因為那時林辦上情下達的唯一出入口就是葉群,林彪凡事繞不過她。正如后來主席南巡時所言:我一向不贊成自己的老婆做自己的辦公室主任。林彪那里是葉群做主任。連黃吳李邱這些人向林彪請示問題都得經過她。誰也不知道葉群回復出來的意見到底是林彪說的還是葉群自己講的。

就如同約好了的南昌談話放了主席的鴿子,林彪到底知不知道內情?作為一個副手,爽約變卦,說走就走,連個招呼都不打,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對此,無論主席做出什么反應都不為過,不要說還有起碼的組織紀律,更不要說兩人四十年的感情。

主席從趕來匯報的程世清那里知道林彪不辭而別后,大為不解:怎么變化這么快啊?說好了的事兒。所以,后來二人都回到北京后,林彪想見主席當面溝通一些誤解,主席不再給他見面的機會,不是沒有隱情的。

生命的最后幾年里,林彪如同一個被葉群操縱、控制的木偶,任其擺布,直到1971年9月12日的晚上。當女兒林立衡向中央警衛局報告,葉群、林立果要帶林彪乘機出逃,周恩來電話過問后,葉群萬分恐慌,放下電話就和林立果拉起已經睡下的林彪,直奔山海關機場,釀成了震驚中外的“九·一三事件”!

所以,造成“九·一三事件”和林家毀滅者的,不是別人而是林彪的妻子葉群!是她毀滅了林彪的政治生命,毀滅了林彪的一世英名!

 

 

責任編輯:鄧 圩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