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字通訊 > 人物 > > 正文

“大老虎”公子譜

來源:據清風雜志、正事兒公號 作者:佚名 時間:2019-08-06

十八大以來,中國反腐可謂深入人心,有一大批省部級以上大老虎落馬?墒,你只知道大老虎落馬了,你知道他們的子女嗎?這里給你說一下落馬的老虎們子女的那些丑聞......

◆周永康之子周濱:以父之名,建立了龐大的政商網絡和貪腐集團

2014729日,周永康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審查。此前2013年底,周永康兒子周濱、兒媳黃婉被帶走調查。周濱以父之名,建立了龐大的貪腐集團,蔣潔敏多名官員涉案。周濱利用自己同學、周永康前部下等關系構筑了一個龐大的政商網絡,生意囊括了石油、土地、礦業等多個行業。周永康一審判決書顯示,周永康濫用職權,要求蔣潔敏、李春城為周濱、周鋒等人開展經營活動提供幫助,使上述人員非法獲利21.36億余元,造成經濟損失14.86億余元,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四川省文聯原主席郭永祥之子郭連星:周永康兒子周濱的小伙伴

中央紀委通報稱,郭永祥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通過其子收受巨額賄賂。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其子經營活動謀取利益。“其子”即為郭永祥長子郭連星。周濱與郭連星因為二人父親的關系,在生意上有很多交集。郭連星以“神秘股東”身份參與周濱的一些生意之中。據媒體公開報道,20106月,郭連星在北京奶白路3號設立了北京匯潤陽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上述公司除了郭連星為自然人股東外,還有一個大股東——北京匯盛陽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這一公司的股東是詹敏利和米曉東,其中詹敏利占90%的股份。詹敏利即為周濱的岳母,現居住在美國;米曉東則為周濱的大學校友。此外,北京萬眾基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董事名單中,亦有“郭連星”的名字。而這家公司的法人股東之一,即有米曉東持股的北京建興光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國務院國資委原主任蔣潔敏之子蔣峰:當掮客獲利200萬

蔣潔敏落馬后,其子蔣峰也被采取強制措施,涉嫌罪名或為“利用影響力受賄”。20141016日,湖北省宜昌市三峽壩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的一起受賄案就牽涉到蔣潔敏之子蔣峰。20109月,蔣峰利用其父親在中石油系統的影響力,幫助北京華凱盛達科貿有限公司與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新疆獨山子石油分公司簽訂了總金額4151萬元的技術合同(后變更為4111萬元)。因“撮合”成功,蔣峰事后收受“中介公司”北京慧泰遠和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后更名為北京慧泰遠和物資設備有限公司)等單位和個人車輛4輛、相機1臺、現金5萬、報銷機票等事實,金額達200多萬元以上。

◆河北省委原書記周本順之子周靖:曾揚言在長沙沒有他辦不成的事

2015724日,周本順被辦案人員帶走。成為十八大以來首個在任上落馬的省委書記。當天,周本順妻子段雁秋也被中央紀委專案組從北京帶走調查。同一天,湖南省紀委和相關司法機關配合中央紀委專案組在湖南帶走了多名湖南籍商人以及周本順兒子周靖和湖南省政協前主要領導之子胡雄杰。這些商人均與周本順和胡雄杰有密切關系。在周本順任職湖南省公安廳及中央政法委期間,周靖結識江蘇省委原秘書長趙少麟之子趙晉,一手締造了涉及政府工程、房產、汽車銷售、金融投資的商業巨艦。周靖曾揚言,在長沙,沒有他辦不成的事。

◆江蘇省委原常委、秘書長趙少麟之子趙晉:手眼通天,結交的達官貴人遍布全國

趙晉外號“趙衙內”。因其長袖善舞,善于結盟,結交的達官貴人遍布全國。趙晉曾是江蘇房地產界的“大佬”, 其地產項目涉及江蘇、天津、山東和河北等地,注冊數十家公司,手眼通天。趙晉的朋友圈,正是中國“貪二代”之間相互結盟并將其上一輩權力變現的一個側影。趙少麟縱容兒子開設私人會所,并伙同兒子收受賄賂,兒子被查后,親自出山,收拾殘局。據媒體報道,趙晉在北京設立會所,為其朋友圈內的官員提供性服務,同時也偷偷錄像,以此要挾。201412月落馬的山東濟南原市委書記王敏,就是在趙晉的北京會所被錄了像,該視頻成為中紀委的線索。20146月,趙晉被查。兒子出事后,趙少麟曾親自到天津收拾殘局,實行裁員計劃,留下骨干,希望東山再起,還親自任命了南京、天津、濟南三地的臨時負責人。然而,不久后,趙少麟自己也應聲落馬。

◆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之子:在甘肅做地產等生意

71118時,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出重磅消息,十二屆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三運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媒體從接近甘肅官場的人士處獲悉,大約在75日,已有消息傳出王三運被調查,或涉及甘肅省委原常委、常務副省長虞海燕案。同時,王三運的大秘唐興和也失聯。。有不止一家媒體引用當地信源稱,王三運的兒子在甘肅做地產等生意。今年4月,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原理事長雷志強接受審查,雷志強的兒子與王三運的兒子有很多生意上的往來與合作。雷志強被查以后,“一口氣交代了幾十個人,其中或也涉及王三運”。另有消息人士告訴記者,“水性科天(蘭州科天水性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因涉王三運案被抓了”。在甘肅多個微信群等社交平臺上,也流傳著“水性科天是王三運的財源”的說法。“水性科天到蘭州的時間不長,但發展勢頭不正常得驚人。”據該消息人士透露,王三運的兒子與水性科天有生意上的合作。

◆國家安監總局原局長楊棟梁之子楊暉:在天津的關系深厚

2015826日,61歲的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梁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免職。與此同時,其在中海油某下屬公司任職的兒子楊暉也被帶走調查。“楊暉在天津的關系深厚。”一知情人士稱,楊暉的父親在調任安監總局以前,是天津市常務副市長,在天津工作過18年,主政天津期間與天津港、中海油等大型國企合作頗多,曾主管港口建設與安全。據多個可靠信源證實,楊暉被帶走時正在天津出差。其任職的中海油在天津有多個項目。

◆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長奚曉明之子奚眾:成為父親貪腐的白手套

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長、黨組成員奚曉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辦案部門在對奚曉明實施調查的當天在其兒子奚眾家中抄出數額驚人的現金,奚眾被當場帶走審查,而奚曉明的妻子吳建偉也被帶走調查。消息人士指,奚眾利用奚曉明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影響,在中國的深圳開辦律師事務所,大量接手特大經濟糾紛案件和其他案件,以協議收費的方式收取巨額代理費用,然后通過奚曉明直接或者間接的打招呼、暗示或影響,干預省、地、市三級人民法院的審判,使得本不可能夠勝訴的案件如愿判決;除此之外,還代奚曉明收受其他賄賂,成為奚曉明貪腐的白手套。據說,奚嘉誠交友廣泛,愛講哥們義氣。曾出現在多家公司中,如在華粵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擔任董事,還是深圳眾陽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股東。

◆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之子劉德成:21歲就開始貪腐,父親97%的賄金通過他收受

劉鐵男被宣布調查的5個月之前,其子劉德成就已被限制自由、接受調查。其實際控制、用于接受賄賂的一家公司,則早在2011年就已被吊銷。劉鐵男97%賄金通過兒子收受。劉德成21歲就開始貪腐。聽說劉德成去加拿大留學,一些老板就鞍前馬后把劉德成安頓得妥妥帖帖。劉德成回國后,各路人馬又樂意“帶著”劉德成合伙開公司。2005年間,北京一家汽車銷售服務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張某出資成立一家汽車4S店,并口頭約定送給劉德成30%股份。20076月,劉德成向張某提出“退股”,張某先后向劉德成支付人民幣共計1000萬元,“回購”了劉德成持有的該4S30%股份。同時,媒體還曝光劉德成掛名領空餉100多萬元、老板給他買豪車別墅。

◆銀監會原主席助理、黨委委員楊家才之子楊昊:常自稱自帶千萬資金出來創業

49日,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被調查,同時被查的還包括其妻與其子。楊家才之子楊昊,不到30歲,曾在高盛實習,后為湖北寬途汽車服務有限公司創始人、CEO。寬途洗車是一家做洗車O2OAPP,并獲得B輪融資。“(楊昊)太高調了。”有知情人士稱,楊昊常自稱自帶千萬資金出來創業,多少有炫耀之嫌。楊昊和周本順的兒子周靖有些類似。兩人的父親都從家鄉起步,后來高升進京。而兩個“衙內”則留守大本營,周靖在湖南、楊昊在湖北,各有各的發財門道。據悉,楊家才從事監管工作已經近30年,曾在湖北工作多年。

◆上海市原副市長艾寶俊之子艾卿:利用父親在政界的關系漁利自肥

20151110日下午,中紀委監察部發佈消息,上海“首虎”,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長艾寶俊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艾寶俊于當日上午10點乘坐東航航班被押至北京,而一同被查的還有艾寶俊的兒子艾卿、艾寶俊弟弟艾寶魁,三人分乘三個航班。艾寶俊落馬之后,有關其子利用其在政界的關系漁利自肥的消息頻傳。有消息稱,艾寶俊父子的被查,可能與上海覆蓋最廣的無線網絡i-Shanghai有關。艾寶俊自己分管信息產業,兒子艾卿成立了科技公司。艾寶俊和上海覆蓋范圍最廣的無線區域網絡“i-Shanghai”之間有隱秘聯系,i-Shanghai項目是由上海電信、上海移動、上海聯通三家電信運營商負責建設。有消息稱艾寶俊將這一項目交給其子操作而漁利自肥。法人代表為艾卿的風尋科技公司,獲得了i-Shanghai五年特許經營權。

◆上海市委原書記陳良宇之子陳維力:掛名申花集團,為之謀取巨額利益

20084月陳良宇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后,200883日,作為陳良宇受賄案中的從犯,陳良宇的兒子陳維力由于認罪態度較好,被天津市二中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陳維力當庭表示,將不會上訴。檢方指控,陳維力接受上海申花俱樂部董事長郁知非的請托,收受賄賂共計23萬余元,為上海申花俱樂部謀取利益。為此,上海市財政支持申花集團4238萬元。1994年至1999年,陳維力掛名擔任申花足球俱樂部副總經理。其中,在1996年下半年至1999年期間,陳維力不實際工作,卻獲取“薪酬”13萬元;另外,檢方還指控陳維力與陳良宇(另案處理)共同收受上海申花俱樂部董事長郁知非10萬元賄賂。

◆北京市委原書記陳希同之子陳小同:通過他謁見市政府的官員,必須按級論價付給酬金

人稱“陳衙內”的陳小同是陳希同的次子,號稱“京城四大公子”之一。仗著父親的知名度和地位,他有一句口頭禪:“只要在北京的地盤上,整你還不容易?”作為北京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負責人,他的能量早已超出了房地產界。一個與陳小同打過交道的外商坦言,倘若通過陳小同謁見市政府的官員,必須按級論價付給酬金,所見官員的級別越高,酬金的數額越大,最高者需六位數,也就是說,至少10萬元以上。1992年,陳小同在任北京新世紀飯店總經理期間,舉行“北京十佳禮儀小姐大獎賽”。這是共和國建國以來北京的頭一次選美,也是新中國的第一次禮儀小姐評選,當時這個事轟動京城。1997210日,陳小同因犯有受賄罪和挪用公款罪獲刑12199731日深夜,陳小同被押上警車送往勞改場所實行勞動改造。

◆國家食藥監總局原局長鄭筱萸之子鄭海榕:幕后操縱皮包公司,買賣批文交易

早些年落馬被執行死刑的國家食藥監總局原局長鄭筱萸,其兒子鄭海榕原是國藥控股有限公司的醫院營銷事業部總經理,通過幕后操縱幾家皮包公司,依靠買賣批文交易等謀取不當利益。據知情人士透露,鄭海榕平時很低調,但貪心也很大,除了上海的企業,他還實際操縱著北京的另一家企業,“反正找他牽線的,他一般都不會拒絕。”

◆云南原省長李嘉廷之子李勃:受賄1500余萬元

20035月,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被告人李勃伙同其父原云南省省長李嘉廷共同受賄一案。經過一個多小時庭審之后,法庭最終認定李勃利用其父李嘉廷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牟取不法利益,先后收受賄賂折合人民幣1500余萬元,并當庭作出判決,最終李勃因被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在李勃案判決之前,李嘉廷已經在北京受審,并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長李暉表示,他這個案子比較特殊,雖然李勃沒有國家工作人員的身份,但是他通過他爸李嘉廷的職務之便,為別人牟取利益,然后,他在后面收受賄賂,這就是一個典型的共同犯罪。

◆江西省檢察院原檢察長丁鑫發之子丁少華:倒騰國有資產,動用公權獲銀行億元貸款

新中國成立以來首個在任落馬的省檢察長——江西省檢察院原檢察長丁鑫發,其長子丁少華曾在武警九江市消防支隊工作,后來轉業至江西省進出口公司。丁鑫發擔任省公安廳廳長前后,丁少華經過歷時十多年的一系列復雜運作與多次轉手,將最早屬于省公安廳的"中順大廈"劃歸自己家人名下。據知情人士透露,在中順大廈的修建過程中,丁鑫發幫助其子少華先后從贛州某銀行貸款3000萬元、從南昌某銀行貸款8000萬元,并在此過程中以立案偵查威脅過銀行行長。兒子被抓后,丁鑫發一再聲明“兒子的事情與老子無關”。只是這話已無人相信。

點評:不少“官二代”成為“富二代”,他們的淘金手段并不神秘,就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大老虎”的“衙內”們,有些甚者是比“大老虎”還厲害的“老虎”。隨著“大老虎”的落馬,我們看到了他們跟“趙瑞龍”一樣的下場。

“大老虎”的子女們都是如何坑爹

落馬官員中,很多違法違紀行為都具有家庭屬性,不少老虎管不住自己的孩子。周永康大兒子憑官倒牟利,郭伯雄曾嘆氣說自己兒子郭正綱以后是個大麻煩,令計劃更是違紀處理自己兒子車禍事件。

周永康

大兒子坑爹,二兒子疏遠父親

2014729日,周永康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審查,成為建國以來,由中紀委查辦的最高級別的正國級官員。

此前2013年底,周永康兒子周濱、兒媳黃婉被帶走調查。

周永康大兒子周濱以父之名,建立了龐大的貪腐集團,蔣潔敏多名官員涉案。

周濱就讀于位于四川的西南石油大學,當時,周永康已經成為中石油總公司的高層。

2001年,周濱入川,尋找商機。當時,周永康已經調任四川省委書記。

一開始,周永康并不同意他經商,兩人曾因經商一事發生爭執。

但周濱其后“生意”還是越做越大,就在周濱在四川到處尋找項目時,劉漢高價從周濱手中購買項目“為了維護關系”。據媒體報道,劉漢曾表示,周永康曾親自打電話告訴他,“要照顧好周濱”。

周濱利用自己同學、周永康前部下等關系構筑了一個龐大的政商網絡,生意囊括了石油、土地、礦業等多個行業。

2013年上半年,中石油系蔣潔敏、王永春、王道富、冉新權等多名高管被調查,系中紀委專案組收到有關部門掌握的情況,反映蔣潔敏等多名高管,幫助周濱等人獲得油氣田區塊,謀取經濟利益。

周永康一審判決書顯示,周永康濫用職權,要求蔣潔敏、李春城為周濱、周鋒等人開展經營活動提供幫助,使上述人員非法獲利21.36億余元,造成經濟損失14.86億余元,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與大兒子不同,周永康次子周涵則疏遠父親。

據媒體報道,周涵曾經在中石油系統工作,后來離開石油系統。

周涵生母王淑華曾在十幾年前到周家祖墳哭了一場,后死于車禍,此后2001年周永康與賈曉燁結婚。

周涵也因此拒絕見父親,與周永康產生嫌隙。

郭伯雄

“這個娃不求上進真沒辦法,以后是個大麻煩”

近日,郭伯雄案立案偵查結束,移送審查起訴。軍事檢察機關負責人對郭伯雄案回答記者提問時提到:郭伯雄家人以及其他涉案人員涉嫌犯罪的,根據查明的事實證據,依法處理,絕不姑息。

這里面提到的家人,應包括去年3月落馬的郭伯雄兒子郭正鋼。

去年全國兩會前夕,中國軍網公布消息,浙江省軍區副政委郭正鋼因涉嫌違法犯罪,20152月軍事檢察機關對其立案偵查。

郭正鋼作為郭伯雄的獨子,一直是郭伯雄的“心病”。

據媒體報道,郭伯雄同一位下屬聊天曾表示“這個娃不求上進真沒辦法,以后是個大麻煩”。

而郭正鋼,這個“熊”孩子,確實頗為任性,還曾說出“反腐搞一搞就得了”的言論。

據媒體報道,郭正鋼在舟山警備區工作時,基本不到下面的團里去;警備區機關干部拿著文件找他,經常找不到人;參加會議時,經常甩手離去。也不太愛和下級說話,有時在大院里遇到,和他打招呼,他只是瞥人一眼,頭也不點。

除此之外,郭正鋼的婚姻也很讓家人頭疼。

郭正鋼第二任妻子吳芳芳,已近50歲。兩人奉子成婚,吳芳芳曾一度帶著她的老娘挺著個大肚子跑去郭正鋼的辦公室,要求對方給個說法。后成婚。

據媒體報道,郭正鋼家里并不認可吳芳芳這個兒媳。

而吳芳芳的幾個軍產經營項目問題成堆,2013年開始,相繼爆發群訪群訴事件。在吳芳芳軍產項目中被騙的投資者們多次在浙江省軍區門前聚集、抗議,甚至高呼“郭正鋼還錢!”。

令計劃

違紀手段處理兒子車禍

人民日報主辦的《環球人物》雜志,2015年第1期曾刊文《令計劃布局與敗落》。文中談到,2012318日凌晨4點,令計劃的獨生子令谷在北京一場法拉利車禍中當場死亡。

前述文章報道指出:是夜,在處理車禍的過程中,令計劃已經采用了違紀手段。然而第二天,2012319日,他神色如常地出現在第十三次全國民政會議上。此后的兩年間,他持續如常地開會、視察、講話、撰文。從公開鏡頭上,沒有人能窺見他的任何異樣、任何情緒變化。但民間關于他會不會“出事”的猜測,日漸增多。

發生車禍時,令谷24歲,正在北京大學教育學院讀研究生。

環球人物雜志報道還顯示:令谷2007年至2011年就讀于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化名王子云,但“八卦是流傳得最快的,同學們都知道他是令計劃的兒子”。令谷有時會開豪車來學校,和同學“見面也就點個頭打個招呼”。他還組織成立了“戰略及國際研究委員會”,用來結交官二代。大學畢業時,令谷沒有參加畢業合影留念,“他也不需要這個合影”。雖然“他的成績不太好”,但2011年還是被保送至北大教育學院讀研究生。

201211月前,令計劃召集了3次有目的的飯局,并將范圍擴大至“西山會”以外人員,這成了“西山會”成員的命運轉折點。這3次飯局,與法拉利車禍的“善后工作”余波有關。

然而,最終,令計劃在20141222日“冬至日”被查。

周本順

要求兒子低調行事,兒子并未聽從

2015724日,在北京出席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推動會議的周本順,被辦案人員帶走。成為十八大以來首個在任上落馬的省委書記。

同一天,周本順之子周靖在長沙一家汽車城內被抓。

據媒體報道,由于工作繁忙,周本順對兒子疏于管教,其妻溺愛兒子。周靖從小就“說話很沖”。上中學時,成績一般,外語成績較差。

在周本順任職湖南省公安廳及中央政法委期間,周靖結識江蘇省委原秘書長趙少麟之子趙晉,一手締造了涉及政府工程、房產、汽車銷售、金融投資的商業巨艦。周靖曾揚言,在長沙,沒有他辦不成的事。

20146月,趙晉因在多個省市實際控制公司的地產爛賬被有關部門控制。兩個月后,其父趙少麟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這對父子也是有名的貪腐“父子檔”。

據央企湖南負責人回憶,周靖得知趙晉被帶走后,十分驚慌。“周靖跑過來問我,有沒有公司愿意為趙晉的地產項目接盤。”

周靖還頻頻打電話求助于父親周本順,但周本順沒有應允兒子“救人”的請求,而是要求周靖低調行事,不要再與趙晉案發生任何關聯。

但周靖并沒有聽從周本順,積極為趙晉活動。在得知兒子周靖仍在為趙晉案活動時,“周本順有些不高興,但也沒有制止。”

趙少麟

兒子被帶走后,親自收拾殘局

上述趙少麟趙晉父子,是落馬官員中具有代表性的父子檔。趙少麟縱容兒子開設私人會所,并伙同兒子收受賄賂,兒子被查后,親自出山,收拾殘局。

趙晉有自己頗為龐大的朋友圈,國家行政學院原常務副院長何家成,山東省委原常委、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江蘇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等都是“圈內人”。

據媒體報道,趙晉在北京設立會所,為其朋友圈內的官員提供性服務,同時也偷偷錄像,以此要挾。201412月落馬的山東濟南原市委書記王敏,就是在趙晉的北京會所被錄了像,該視頻成為中紀委的線索。

近年來,因趙晉多個房地產項目存在違規增加樓層、肆意擴大容積率等問題,爭議是非不斷,趙晉疲于應對,年過六旬的趙少麟為兒子的事業也是“操碎了心”。

20146月,趙少麟的兒子趙晉被查。兒子出事后,趙少麟曾親自到天津收拾殘局,實行裁員計劃,留下骨干,希望東山再起,還親自任命了南京、天津、濟南三地的臨時負責人。

然而,不久后,趙少麟自己也應聲落馬。

這些大老虎的子女均曾吃空餉

在子女吃空餉方面,劉鐵男的兒子、王敏的女兒、何家成的女兒女婿等頗為典型。

20141210日,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因犯受賄罪被一審判處無期徒刑。判決書顯示,劉鐵男的貪腐行為多與其子劉德成有關,絕大部分的受賄金額均是通過劉德成收受。

其中,20076月至201212月,劉德成未實際工作而從廣州駿威公司領取薪酬共計121.3060萬元。

原來,早在2003年起,劉鐵男利用職務之便,為廣汽豐田整車及發動機等項目通過審批提供幫助。與之相應,應劉鐵男的要求,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房有將劉德成安排在集團下屬公司工作。

2016930日,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一審獲刑12年。通報顯示,此人是典型的“全家腐”:放縱妻子、女兒、女婿,全家上陣、共同斂財。

為了讓女兒一家過上所謂的幸福生活,王敏還縱容女兒在江蘇省委原常委、省委原秘書長趙少麟之子,被稱為“最牛地產商”的趙晉公司長年“吃空餉”,并多次打招呼、拉關系、鋪路子,幫助女婿承攬工程牟利。

與王敏類似,國家行政學院原常務副院長何家成也是將女兒女婿安排在趙晉公司“吃空餉”。

責任編輯:碧 盛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欄目導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