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報告文學 > 人物 > > 正文

閃光足跡與瑰麗人生(報告文學)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李秀玲 時間:2021-09-15

開新局主題征文作品之三十六

 

 

閃光的足跡 瑰麗的人生

——記劉鋒的長江文化情結

文/李秀玲

 

人物小傳

劉鋒系中國作家協會、中國社會科學協會、中國自然科學協會會員。國家“十一五"和"十二五"重點圖書出版資助項目,即擁有16編128卷5000萬字的《中華長江文化大系》執行主編兼秘書長,F任湖北省長江文化研究研究院院長,撰寫和出版了多部歷史文化散文著作和經濟理論著作,在《人民日報》等多家報刊上發表了100多萬字散文,撰寫和編導了多部故事片和專題片,在中央和地方電視臺播出,被評為長江流域文杰和勞模。

 

引 子

 

七月的大地,黨旗在招展;七月的天空,有一種渴望與激情在涌動。

2021年7月22下午,我應約來到綠竹掩映、翹角飛檐、古風濃郁的漢口園博園西門——湖北省長江文化研究院新址,順著樓梯一步一步來到二樓,終于見到了仰慕已久的劉鋒院長。但見他的辦公室四周書柜成壁,著作繁多,其中,成組成組存放著的幾層書墻上,最令人注目的,當是在中華文化界頗具影響的鴻篇巨制——長江文化《大系》書籍,在這間辦公室的三面書墻之外的另一邊墻壁上,則掛滿了各式相框,框內全是國家級和省市級領導、專家、學者以及不少國外文化名家的照片。他們要么對劉鋒團隊主編的《大系》高度重視,而且均曾參與指導和視察了此項國家重點文化工程;要么就是曾參與編寫這部巨作的高級顧問和專家。隨后,劉鋒院長打開了電腦屏幕,隨著鼠標的移動,一幅氣勢磅礴,江水浩蕩,擁有630米長的《長江魂》的中華長江人文山水國畫巨卷。那奇偉的山川,奔騰的長河,飛彩的名勝,古風的村鎮,絢爛的民俗,如奇光異彩,紛呈閃爍在眼前…… 

那是中國第一長河——綿延6300余公里長江的微縮畫卷,其世界屋脊,巍然聳立,長河奔流,跨越峻嶺,它包孕百川千湖,聯結中華南北,貫通華夏中西,其長江自然人文,千姿百態,乃至于歷史遺跡,藝術留存,民族世風,宗教儀禮等等,都一一在巨卷上展露出來。

這就是由劉鋒總策劃,由長江著名畫家劉軍浩如擔任總主筆,并組織百多名畫家,耗費五年時光創作而成的《長江魂》這一中華長江人文山水國畫長卷。其創作靈感,均來自于長江文化,來自于劉鋒所編纂的300萬字的專著中長江流域的七彩名區《北緯綠斑》。據說,此長卷僅就策劃書而言,就達百多萬字,由此可見其文化藝術內涵之幽深。

此時,我又回看了那放滿書柜,由劉鋒擔任執行主編宏圖巨卷的《大系》,它那知識量級的震撼,文化發掘的縱深,涉及邊界的博大,內容包涵的浩瀚,不得不令人感到驚訝,怪不得中國著名的國學泰斗季羨林先生在序言中這樣評價:《大系》以嚴謹而又生動的語言,論說人杰地靈物華天寶的長江文化,把長江流域的自然地理和人文歷史納入核心,可見主編者眼光之犀利,識力之超群,也為長江流域文化的興起起到了引領作用。

《大系》和長卷,這巨量的文化藝術工程中寫滿了自然山水和人文歷史的神奇動人故事。其神采奕奕,風貌翩翩,形成了有別于世界各地極具特色的七彩名區的獨具特色之區。七彩名區即自然神秘的青藏文化地區,七彩霓虹的云貴文化地區,詭異強悍的巴蜀文化地區,精細頑勇的荊湘文化地區,睿智通達的贛皖文化地區,細巧精致的吳越文化地區,五光十色滬上文化地區。這些地區成為地球北緯線上美麗靈動的“綠斑”。

在中華文化和學術的文化圈內,人們大都知道劉鋒團隊,或者知道劉鋒團隊在這片土地上推出的那些杰作,這些為讀者奉獻出了錦秀長江宏大的文化盛宴。曾有人將其與黃河和長江流域文化聯系在一起,形成了一長串華夏最為靚麗而又奇特的人文景觀。

面對如此之巨構,作為長江文化的引領者劉鋒,有人說他為人做事,有山的隆重和水的靈性,也有人說他特具深濃的長江文化情懷。然而,我接觸和采訪了他以后,倒是覺得他于雅儒智慧中,有著強烈的追求,堪稱長江文化夢幻深沉的學者,于是,所有的故事,都圍繞著劉鋒推出的那些杰作展開。

果然,在他身后,我們看到了中華山河和奔騰長江的影子……

 

童年的幢憬與長江文化情結

 

孔子云:悟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這話也許正適用他。

劉鋒的祖籍是湖北省天門市,天門,因境內西北有天門山而得名。早在原始社會晚期,這塊土地上就有人類繁衍生息。位于天門北郊的石家河遺址,不僅是長江中游的特大型城址,也是當時整個區域的政治中心,它曾引領著長江中游的發展,成為中華文明起源的翹楚,與長江流域文化共同構建了燦爛的中華文明。

天門屬長江流域,自古以來是一片文化的厚土之區,一條空靈意遠孕生著大漢文化的漢江之水,它朝著長江流域相垂的南向滾滾流淌。也正是這條鐘靈毓秀的河流。

早在五千多年前,便涌動著中華初祖伏羲的血脈,誕生了光芒四射的石家河文化,它引領了長江流域的中部,是中華新石器時代的象征。

劉鋒祖上,也成了享譽荊楚書香飄逸的讀書人,在劉鋒的骨髓里,也許融鑄進了石家河文化的基因,自幼開始,就喜愛上了漢水和與漢水結緣的厚重文化。

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劉鋒的父親舉家從天門遷陡到長江之濱的文化重鎮漢口,由此開始了新的生存方式。日常,這位舊式知識型的父親,常常教育孩子們,“天下第一要事,就是讀書,無論身處何處,都不要數典忘祖;生活無論有多么艱難,都不能廢棄學業,要做一個對華夏有用之人。”這種教育,深深扎根在劉鋒童年的記憶深處。

劉鋒的大哥,是一個現代頗有建樹的讀書人,早年在社會發表的文學作品和翻譯的俄文書籍,時時見諸報端和出版單位。同時,劉鋒大哥亦用這些稿費貼補家庭,以支撐弟妹們的學業。劉鋒母親是一位十分勤勞的婦女,面對十口人丁的大家庭,她亦幫人家洗衣服,收取微薄的報酬,以協助丈夫維持家計。這位知書達理的母親,也常常向孩子們叨唸著“你們要像你父親和大哥一樣,多讀詩書,改變家貧,爭取為祖上爭光。”

不多久,劉鋒就降臨在漢口東山里的一棟書家老屋,由于有一條寬溝流向漢江,且加之此處離兩江不算太遠,媽媽亦帶著他至此處走街串巷洗衣,在這樣一種江濤聲、船櫓聲、鼎沸聲和屋內的讀書聲的相伴中,劉鋒開始了人生旅程。

小時候的劉鋒就喜歡倚著窗臺,凝視通往漢江的寬溝之水,聽著父親講述漢水和長江的故事,從那時起,他就慢慢地愛上了水,愛上了江河,就像江水的波濤一樣,他的人生起伏跌宕,如同水流一般地漾動。

劉鋒童年,大哥對他影響最大。其大哥醉心于讀書,五十年代初就畢業于中國重點文科大學,記得在劉鋒初步識字時期,是大哥給他留下40多本讀書筆記,其中包括古代漢語、古典文學、現代漢語、現代文學、詩詞歌賦、文藝鑒賞、哲學精要、文學精華拾萃,以及長江流域的山川形勝,人文史跡和逸聞傳說等,這些長江流域厚重的文化,都被大哥的讀書筆記一一記載在冊。這樣,劉鋒不僅傳承了大哥對文學的見解,也逐步打開了新的視野。

青年時代的劉鋒喜歡游泳,每年橫渡長江活動他都參加,并成為英雄江城橫渡長江的旗手,這使他真真的融進了長江。與水的深度相融,使他對長江產生了依戀,由此而升華為對長江文化的向往。

就在這一年,劉鋒來到漢陽一家印刷廠就業。這家企業,有著獨特的風貌,它竟然是一座年代久遠的古廟。這個幽靜的環境,使劉鋒的求知欲陡增,為了學習,劉鋒就干脆離開家人,搬進了古廟。在此處,他白天全心上班,晚上靜心讀書,春去秋來,隨著歲月的流逝,劉鋒不僅讀完了大哥送給他的讀書筆記,還寫下了厚厚一札心得和閱讀筆記,從此,劉鋒對長江文化開啟了新的思考。

 

兒時的磨難 頑強毅力的“磨練器"

 

劉鋒是地道的貧苦家庭出身,歲月的風霜透露出他與艱難搏斗的痕跡,深邃的目光里,又流露出一股剛毅和頑強。為了長江文化,他和他的團隊奮力拼搏了30多個春秋,困境和磨難,常常阻滯了他的奮進,但是,也正是這種阻滯,增進了他和他的團隊向命運拼搏的強大爆發力。

劉鋒,來自一個10口人丁的大家庭,他的父親,早年為生活所困,患有嚴重的頭疼病,他下肢殘疾的母親,肺氣腫痛,氣喘牛鳴,過早承受家庭重擔的大哥,患有嚴重的肺結核,在那困難的年代里,他的二姐和大姐,分別染上了急性腦膜炎和痢疾,不久便先后不治離世。在沉痛之時,是劉鋒的大哥含著淚水,料理了二姐和大姐的后事。之后,大哥又繼續督促其余弟妹們的學習,從而不至因災難而全盤荒廢學業。

面對這個家庭窘境,對于剛剛踏入懂事之齡的劉鋒來說,一邊寒窗苦讀,努力增加知識的積累,一邊進入社會尋找謀生的小工,如賣冰棒,售面窩,摘豬毛,編草帽;剪膠鞋,守夜貨,拖板車,賣海草等,他幾乎什么事情都做,用自己學余的揮汗,去賺取一點點微薄的辛苦錢,和他的兄姊們,去共同維系這個多災多難的大家庭。

生活的艱難,常常折磨著幼年的劉鋒,然而,讓他更加難以忍受的,還是那世態的炎涼與精神上的倍受歧視。也正是因為他家庭的貧困,劉鋒自小因衣服破爛,補丁相摞,而遭到他當年小學李姓班主任的極度嫌棄與冷眼,有這樣的一位為人的“師表”,竟然以有損學校樣板班的班容為由,而將劉鋒拒之于她授語文課的課堂之外。這樣一來,走途無路的劉鋒,便只有呆立在課堂外的窗口和走廊之處,去“偷聽”老師的講課了。有誰知道,他這一站,就是三年!這三年的寒冬臘月,劉鋒手捧著書本,呆立在教室的窗簾邊,眼神聚視著老師的講課,認真做筆記,冬天窗外朔風凜冽,刺骨的寒風毫不留情刮在劉鋒的臉上,他仍然堅持聽課。每年七月的夏天太陽像個大火爐,把大地烤得發燙,就連空氣也是熱烘的,人一動就渾身冒汗,劉鋒耷拉著腦袋,趴在教室的窗簾邊望著老師講課。這三年的春夏秋冬,劉鋒在羞辱的痛苦之余,竟以優異的成績,為“抗爭”“堅韌”和“奮起”這類詞匯,填充了屬于他自己最為堅實的內容。

進入六十年代,在那個飛絮飄飄的冬雪之夜,劉鋒苦命的父親,被一輛失控的軍用大卡車,撞破了他的頭顱。就這樣,他一家的頂梁之柱,突地坍塌了!于此絕境之時,還是他的大哥咬著牙關,同二哥一道,挑起了這個家庭生存與學習的重任,讓這個苦難的家庭沒有崩潰,所有的兄姊們通過共度難關,陸續完成了應修的正常學業。

七十年代初期,劉鋒這個家庭里幾個衰殘的親人,常年陷于病痛的惡夢之中,每年的冬月,他們幾乎就是在醫院搶救中度過的,加上母親股骨摔斷長年臥床,讓這個家總是充滿了揪心和痛苦。但是,面對如此窘境,他們兄姊們卻并未向命運低頭,仍然把對知識的擷取,作為人生的第一要義,由于大家經常奔波于醫院,其兄姊們即使在醫院病床照護親人的間隙,也不忘專心讀書學習。

時間指向八十年代,劉鋒家正當中年的大哥,卻突患急病而過早去世。面對突如其來的沖擊,已經進入立業的劉鋒兄姊們,送走大哥后,仍然化悲痛為力量,刻苦學習,勤奮工作,最終都在各自的崗位上成為人人羨慕的佼佼者。

時光跨入九十年代,初時,劉鋒全家一直都把大哥去世的消息瞞著年邁的母親。多年后的一個冬月,他的母親在突然得知大哥去世的真相后,一時接受不了,暈倒在地,再也沒能醒來。

一連串的變故,幾乎把年紀輕輕的劉鋒推向了深淵:姐夭,讓他欲哭無淚;父死,讓他痛徹心扉;哥喪,讓他近乎暈獗;母逝,讓他幾不欲生。

受到重重打擊的劉鋒,終于病倒了,他突然上下大出血。上,是支氣管破裂滿口噴血;下,是胃潰瘍強陽性便血,加之相伴的闌尾穿孔,而導至更大的出血。短短的幾周時間,他的體重,一下子竟瘦了三十多斤!隨之,他的肝臟、心肌、肺部和膽囊等諸病驟襲而至,醫院由此而開出了病重通知單。

抱著最后的一線希望,他當年好心的長航漢口船廠領導,待劉鋒病情稍微平穩后,決定將他轉入長航東湖療養院實施綜合治療。

人生人生,不是死,就是生!面對人生的涅槃,平時極愛文化和藝術的劉鋒,想到了唐朝大詩人李白和杜甫的流放和潦倒,想到了宋代大詞人蘇軾的孤憤和垂危,同時,他也想到了死,更想到了生!在憂思徬徨中,李白,杜甫和蘇軾,是這三位孤苦中的長江人杰,給他注入了人生的力量,使他開始以他感受最深的奔騰長江為題,來尋找人生的力量和源泉,進行文化的苦思和創作,他希望能用這樣的一種方法,來轉移深陷心疼和病痛的注意力。劉鋒很感謝組織,是這個單位一一長航漢口船廠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在醫院治療中,他通過自我救贖的方式,重新尋找和點燃起人生的火焰。

他這一次的入院,整整一年。在這一年中,經過綜合治療,他的病體慢慢走向康復,同時,他也從未放棄對知識的汲取,對長江的向往,并以長達30多萬字的文學創作成果,逐步走出精神上的苦難,回歸到對自然生命的追索。這次重病住院,對他也是一次生命的苦旅和重生,是從病痛的煎熬,到以長江為題創作的夢醒。長長的診療和創作,似乎重塑了一個嶄新的生命!

 

知識改變命運 機遇與夢想結緣

 

讀書和知識擷取,對劉鋒來說,不僅能獲得物質的豐收,還能使精神得到飛速躍升。

可以這么說,劉鋒自小以來,人生最大的嗜好,就是不斷地借書、買書、藏書、臨窗讀書與面壁思考了。宋代大學者朱熹著《四書集注》曰:“學而又時時習之,則所學者熟,而心中喜悅,其進自不能已矣。”劉鋒對朱熹的見解尤為贊同,他追慕先賢,品讀中外經典,尤其喜歡浸泡在長江文化的海洋中,用那湯湯錦水,去修身養性,去涵育心智。

按劉鋒所說,他這一輩子,最大的家當,就是書籍了,以至于后來喬遷新居之時,幾件老式家俱,呼呼啦啦,一下子就搬完了,而那盛滿四十多個紙箱的書和幾十箱讀書筆記和資料,卻把搬家公司的“扁擔”累得夠嗆。入住盼了多年的新居,他的家里幾乎沒什么看頭,可他的書房,卻有模有樣,儼然一家種類繁多的書店?梢哉f,這次搬家,與其說是遷居,不如說是遷書。通過這一搬,把那原先因房小存放在各處的世界先賢、大家、名流著述的各類書籍,都請到了自己的家里,并按大小子目碼了起來,這一碼,竟達數萬冊!按他自己發表的文章所說:一個廣博無垠的知識“小宇宙”,就在他的家中誕生,這是多年所日日企盼的,為此,他感到從未有過的欣然。

劉鋒的書房,被他稱為了“書壁”,因為那始于地板、直抵天花板的書柜,巍然而立,真可謂頂天立地,不見墻壁!而那大中華各地的政治、經濟、軍事、工業、農林、哲學、文學、藝術、詩歌,尤其是屬于長江流域的文化著作,如同從不同的經緯度,從古代或近現代接踵而至,它們似乎在用那智慧的書面語言,與劉鋒相晤。

讀書,是人生最怡然自得的事,也最令劉鋒銷魂與忘我,他把自己的讀書,歸納成兩種感受:一是參禪入定、與世隔絕的感受;一是飄飄忽忽、如醉如癡的感受。前者如坐禪房,后者若入仙境,他一入書境,大都市的喧囂、塵埃、聲色、浮華都悄然退去,獨有一份清靜、寂定和自守的心境,似乎聽得見牧歌、泉聲和天籟之音,也聽得見他自己在知識天穹里振翅翱翔的聲音。在書中,他可以與古今哲人、圣賢、學者展開一場場會晤、深談與交流,與智者、著者觀念上的碰撞、靈魂上的交融,以至他后來竟將此體會著述為《圣哲與凡人對話》四卷本書,此書出版后,深受讀者的歡迎,在多次再版后,竟被國外買走了版權。

古人勸學,多以“千鐘粟、顏如玉、黃金屋”來誘惑,而劉鋒藏書不是附庸風雅,讀書也沒有功名利祿,完全是聽從了內心的召喚。他認為,由一本本的書疊壘而成的四壁,是心里的禪房,他身在其中,可以讀書,亦可以深思,這與佛家的悟道有點相通。在心之禪房里,劉鋒面壁而坐,默然讀書和思考,如同當年佛家祖師達摩的面壁參禪一樣。這就類同他所感受的,即神思凝聚于靜定之中,不因事,也不因物而阻隔,人如處萬籟無聲的高峰絕頂,隱隱可聞空中旋律的清絕之聲。

這是一種讀書的境界,即每至夜下,窗外是車水馬龍,喧嘩騷動;鄰里是麻將吆喝,猜拳行令,可室內“面壁”讀書的他,卻心如止水,悄然獨處,慎獨自審,在悟道中去升華性靈。就這樣春秋易序,劉鋒逐年積累的讀書筆記,竟達到了數百本之多,撰下的文字,亦超過兩千多萬。

許多人說,劉鋒知識淵博。的確,他讀過的書籍廣涉文學藝術、哲學儒家、歷史考古、人文地史、王朝戰爭、宗教諸家、建筑美學等,甚至竹帛金石等諸多學科,他更是喜讀諸子百家、經玄理學、大賦駢文、詩詞歌曲、散文小說等,還有大量的長江地文和人文知識,從而,以這些浩瀚的知識,來涵育起自己深厚的文化與學術修養。

隨著知識的積累,隨長江文化的緣起,長航,一個神圣的詞匯,開始逐步進入到劉鋒的心里:這是一個擁有二十多萬長江海員的特大集團,是中國江河最大的航運企業,它與長江休戚相關,長江、長江文化、中國長航集團,這內在血緣的組合和流通,成為了劉鋒人生奮斗的精神向往。于是,在劉鋒的心里,開始寄望了一個閃光的夢境:尋找機會,爭取進長航系統工作,以圓人生之夢!也就是說,作為單體個人的職業生涯,只有匯入到博大的職業體系,匯入到浩浩東去的長江之水,才能開啟一個追求激越的人生,在不舍晝夜中,去求得生命的永恒。

有了夢,就有了向往,一個偶然的機緣,終于圓了劉鋒的夢。

一次,他到一位同學家串門,在與同學談天說地時,他充滿向往和激情追求,又富有見地的談吐,引起了坐在一邊他同學父親的注意。當時,那位同學的父親任長航下屬三級單位——漢口船廠黨委書記。這位陳姓書記聞言,當即靠了攏來,與劉鋒開始了一次看似閑聊,實為細致考察的長談。他們兩人從船舶輪機駕駛,談到長江的水文地理;從個人理想信念,談到人生的追求奉獻,甚至從長江演繹,談到文化的孕育誕生,劉鋒已經具備的船舶技術、文化知識和品德修養,給這位老書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位愛才如子的陳書記,當即決定,打破當時社會只能對調的常規,克服一切阻力,把劉鋒單調進長航,劉鋒也舍棄了原有單位的一切職務,以普通職工身份,讓職業重新啟程。

這一切,似乎如同幻夢:劉鋒成了長江海員的一分子,每天出入到頗有點規模的船廠,這個企業緊鄰長江,船塢泊在港灣,在這里工作,晝夜都可以感受到長江的脈動與滋養。他當修船工,并因自己的文字和美術特長,又兼起了廠工會教育和宣傳工作……自此,這也成為劉鋒探索中國長江文化的一個新的起點。

后來,在高考恢復后,只有初中畢業文憑的劉鋒,通過艱苦的復習和努力,他拿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即交通部的重點綜合院校——武漢水運工程學院。由此,經過大學深造后的他,終將自己過去已有的分包式知識,串成了一個鉸鏈式整體,風華正茂之年,才干與學識的積累,也令他成長得更加出類拔萃了。于是,政府機關向他伸出了橄欖枝,報社、電視臺和作協等單位競相請他入行,還有不少機械工程單位,亦請他任技術主管,但劉鋒最終依然選擇了留在長航,因為那里有他夢牽魂繞的長江文化。

 

獨具慧眼成為“長江文化”引領者

 

坎坷的經歷是人生的一筆財富。

劉鋒的成功不僅僅在于他能吃常人不能吃的苦,而且還在于他30多年來在探索長江文化的摸爬滾打中,練就了一雙敏銳獨特的慧眼。劉鋒在短短的幾年內,從長航下屬的三級單位漢口船廠,到其二級單位長江燃料供應總站,再到其總部中國長航集團;從三級單位的黨辦秘書,到二級單位的黨辦主任,直到集團黨委宣傳部部長,完成了職業躍升的三級跳。

有意思的是,無論工作怎么變動,劉鋒的身心都一直掛在長江和長江文化上,因為那里,也只有那里,才是他心之所向,夢之所寄。如果說過去喜愛長江文化只是個人愛好,那么,此時此刻,身為長航集團的宣傳部長,終于讓他在個人夢想和工作事業之間找到了契合點,終于可以名正言順地探索他的長江和長江文化了。

中國長航集團已經有150多年的蒼桑歷史,其巨大的影響已經聲播海內外,作為一家重量級央企文化宣傳戰線的領軍人物,劉鋒深深感受到職業的責任與使命的崇高。自此,他的長江夢里,不止是個人,也不止是團隊,而是中國長航和浩瀚的長江了。

半個世紀以來,中國長航一直以龐大著稱,它在華夏的航運企業中,如同領航的艦隊一樣,其現狀如何,又該怎么發展?這個問題常?M繞在劉鋒的心頭;長江文化是悠久的,它在中華文化中,可與黃河文化相媲美,但當時對她的研究與發掘卻嚴重不足,這個問題也常常令他十分苦惱。

作為這樣一個崗位上的負責人,如何從千頭萬緒的工作中跳出來,摒棄表面文章,去潛心研究企業深層次的問題,即長江的現狀和企業發展戰略的方向,以及與企業與民族休戚相關的長江和長江文化,這是劉鋒常常思考,并擬付諸探索實踐的重大問題和方向。

懷揣著這兩個未解的問題和探索方向,劉鋒決定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時間和機會,懷夢萬里,去踏訪廣袤的長江流域,通過深山大壑中的跋涉與調研,去逐步完成內心深處的目標。他每年以調研和旅差形式,或者用休假的時間,自費去長江流域考察。那沿途的高山峽谷,飛瀑流泉,讓他心潮澎湃;古木老村,歸農鄉姑,讓他情感流連;洪荒遺址,文化靈光,讓他驚訝艷羨;江河水流,港埠舟楫,讓他久久佇留。

長江交通、經濟和文化的探寶、采銅、審玉、冶陶,是劉鋒矻矻以求的目標,那時的他,因交通和通訊的諸多不便,每次外出十天半月,他就常常攜帶著干糧和飲水,入深山、傍水流、尋舟楫、探港埠,經常徒步山道,風餐露宿,在不少時段里,他甚至較長時間與家庭和單位斷絕了音信。

長江流域真是一座富礦!正是在這陸陸續續的探訪中,劉鋒把收集到的一紙箱、一紙箱的文化素材與市場信息,翻山越嶺,千里迢迢地帶回了武漢。這里面,有對長江流域文化范疇的山川河流、資源產業、民族語言、風氣習俗、學術流派、藝術淵源和宗教民族文化,以及長江流域戰略上沿江經濟、市場前景、交通布局、水運狀況和港航單位的各種考察。

功夫不負有心人,劉鋒撰寫出了《東出》——長江流域交通與經濟東部大跨越的希望之光;《西進》——長江流域交通與經濟西部大開發的系列思考;《南聯》——長江流域交通與經濟南部大聯合的系列思考;《北爭》——長江流域交通與經濟北部大政策的系列思考;《中部崛起》——長江流域交通與經濟中部大崛起的系列思考,和《搞活國有特大型企業的市場戰略系列思考》等6項戰略專卷,共計60多萬字。這些專卷不僅在國家有關單位得到重視,在湖北省,乃至全國都連連獲獎,而且還作為“亞太專家專論”,被收入中央編譯出版社主編的《中國經濟文庫》。

劉鋒總帶著與眾不同的犀利眼光,他知識廣博,分析縱深,識見飽滿,這些,可能與他喜歡廣泛地行走考察有關。其間,他曾隨長江海員團隊考察過東南亞和俄羅斯。在探尋了南洋各國的歷史脈絡、傳統意識、民族文化心理與傳承,以及與大中華文化的復雜淵源后,他最終將探尋的視角,切入到了南洋文化與大中華文化血脈的承續、神韻的流變上來。帶著這些,他在異域進行艱難的文化尋根,與年深月久的中華祖先進行遙遙長晤,對華夏跨國古老的血緣文化進行探謎。后來,他又著述了洋洋五十多萬字、五千多張珍貴圖片的大型游記文化隨筆錄——《南洋尋根》,并在中國香港和內地報刊上紛紛連載,影響很大。其長篇游記散文《俄羅斯遠東紀行》問世后,一些社科單位和大專院校還紛紛慕名而來,盛情邀請劉鋒作俄羅斯文化專題講學。

一九九七年初,武昌金口鎮附近長江水域,一代名艦中山艦,由中國長航集團中標后開始打撈。當時,劉鋒有幸身任中山艦打撈現場負責人。這艘艦,意義不同尋常,它不僅是民主革命先行者孫中山的座艦,而且它參加了中國民主革命的全部進程。

在打撈期間,經過長江海員艱難的努力,在該艦出水的那一刻,看著武漢江面面容滄桑的中山艦,遙想到當年馬亂與兵荒的抗戰歲月,身處打撈現場的劉鋒,思緒滾滾,日以繼夜,一氣創作出了六集電視系列專題片的腳本與解說詞:《魂系中山艦》。此片氣勢如虹,在主題上深度把握了歷史與現實的系列思考,將孫中山、宋慶齡、薩鎮冰、蔣介石、陳炯明、李之龍等一批批具有代表性的歷史人物,以及國民政府領導大武漢保衛戰的壯烈場面,以身殉國艦長薩師俊等官兵,包括身著象征華夏文明桔黃色打撈服的長航人等等波瀾壯闊的場面,放在歷史的經緯度中進行思辨,用以弘揚抗日英烈血與火的崇高精神。此片在打撈中山艦熱潮的檔口,于中央電視臺一套節目黃金時段播出后,引起各方關注,造成不小影響。

后來,長江面臨特大洪水的侵襲,在武漢抗洪期間,劉鋒一連幾夜,寫出了大型歷史文化散文《龍王廟前的搏斗》。此文,站在長江流域重大歷史背景中,謳歌了當代中華民族的拼搏精神,唱響了用汗水、鮮血、生命構筑的防汛主旋律。其稿在武漢防汛最危急的時刻,被《人民日報》文學版全文登載后,頓時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喚起了防汛大軍無比的激情。

劉鋒還撰寫過一系列的電視專題片解說詞,如《在凝重與飄逸的時光隧道中穿行》《湯遜湖的秋濤》《紅土的呼喚》《長江上的新星》《長江第一家》《女船長》(中法合拍故事片上、下集)《希望之光》等等,這些片子,因為幾乎全與長江有關,所以解說詞均出自劉鋒之手,在中央電視臺和地方電視臺播出后,受到觀眾的好評。

到了當代,中華文化以其奇光異彩而輝耀于世界民族之林,作為其重要組成部分的長江文化,卻還處于朦朧狀態,很顯然,對于它的研究,已經刻不容緩,迫在眉睫了。由是,一種強烈的歷史責任感驅使著劉鋒,能否利用中國長航的平臺,去團結長江文化的專家,形成研究合力,用以研究和發掘長江文化呢?

與劉鋒不謀而合的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長江流域眾多大專院校、。ㄊ、自治區)政策研究室和社會科學院,也因長江文化的血緣關系,正在籌備組織大型長江文化研討會。鑒于中國長航是一個縱向型特大單位,又正在擬議籌組編纂超大型的文獻《大系》,所以,會議倡導由其牽頭,承擔起長江文化研究開發的重任。同時,推舉劉鋒為長江文化研究會秘書長,主持日常工作。

至此,劉鋒長江夢的星空,開始發出璀璨的亮光:以《大系》的編纂為平臺,團結長江流域百所高校和社科院所學者,全面深入研究和發掘長江文化,給長江流域乃至中華民族植造一片閃爍著韶光的文化綠廊,這真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呀!

劉鋒受此重托,立即向其所供職的中國長航領導作了匯報,此意與集團領導的思考不謀而合,于是,一項重大決策一錘定音。

為實現經濟、文化與航運的全面繁榮與復興,一九九七年初,中國長航集團黨委討論決定,組織大型專家隊陣,立即著手編纂擁有8編64卷,近3000萬字,30000幅圖之巨的《大系》。這是長江文化發展史上的巨創,亦是前無古人的千秋大業,為了保證它的成功,會議如期召開并通過決議,將此鴻篇巨制,作為二十世紀末集團重點精神文明建設工程立項,由編委會秘書長兼執行主編劉鋒統籌運作,穩步推進。中國長航最高層眼光獨具,在如此重任面前選擇了劉鋒!在如是重壓面前,劉鋒也默默挺起了脊梁。

自此,劉鋒開始日以繼夜,負重前行。

 

高瞻遠矚令他成績斐然貢獻巨大

 

人生經歷了坎坷才會成熟,花兒經歷了風雨才會開得更加鮮艷。

為了不負編纂鴻篇巨制《大系》的重任,劉鋒開始與武漢、北京、上海、南京、重慶、成都、廣州,甚至海外,以及國際名校等多地的文化名家廣泛交流。

當時,長江流域的青藏文化、滇文化、黔文化、巴蜀文化、楚文化、贛文化、吳越文化、淮南文化、嶺南文化、閩文化等等,都已經有了一些零星研究成果,或出版少量專著,或發表一批批論文,甚至有的還建立了研究機構,但在這異彩紛呈之中,卻仍然顯得分散和不成規模。

劉鋒知道,長江文化應該在相同的文化構架規則下,盡力聚合這些文化地理區域成果。從信息的獲取上,他也知道,長江文化的綜合研究成果已有卓著者,比如江西教育出版社就出版了李學勤主持一批專家編纂的《長江文化史》,比如湖北省社會科學院也正欲啟動編纂《長江文化研究文庫》。那么,中國長航領銜編纂的《大系》會不會與前兩者內容撞車和重復?

劉鋒經過深思后認為:已經出版的《長江文化史》著作重在述史,不可能展開和深入地研究文化,況且其成書研究的體量也有限;擬欲立項的《長江文化研究文庫》重在考古和專論,專業性很強,并不便于普及和推廣,且在編纂中還遇到重重困難,是否能使著作如期推出,還無把握。那么,《大系》能否走一條綜覽概述,理趣兼備,既有深厚的學術支撐,又能展開地文和人文精彩演繹,在強調核心歷史事件與關鍵人物的研究過程中,講求生動故事的看點和細節,以贏得更多的讀者量呢?對!就采用理論研究著作的架構,把大量研究專家寶貴的成果吸收進來,再進行辨析和深化,并用史話文體與散文筆觸的寫法,增加精彩性和可讀性,以全面發掘和推廣長江文化,這,不就是《大系》的獨特之處嗎?劉鋒把這一想法提上會議,立即得到了當時研究長江文化全體與會專家的支持,思維方向一定,他則立即行動起來。

而當今“夸父”劉鋒也以“追日”的方式,一連多個晝夜,主持起草了《大系》總綱(草案),并與已經征集的另兩套總綱一并列出,以供比對和挑選。同時,他還起草了《大系》編纂策劃、實施方案、編著規范、驗收標準,以及指導委員會、顧問委員會、編纂委員會的人員聘請和職責分工,并提交給中國長航黨委討論。

劉鋒深知自己肩上的擔子有多重,更清楚此項編纂規模的巨大,意義的深遠,挑戰的嚴峻!劉鋒雖是工作狂,但工作起來卻程序分明、十分嚴謹,何況長江文化博大精深,編纂工作寬博浩大、恢廓密微。當《大系》厚厚一大摞文本列入長航黨委和《大系》編纂會議時,與會的領導和專家們,在這么短短的時間內,看到如此厚重的與會材料時,在驚嘆和驚喜之余,既看見這項鴻篇巨制編纂成功的曙光,也看見了劉鋒的心血流淌。

一九九七年五月,長江三峽南津關用神秘古老的氣質、熱情奔放的桃花,歡迎來了兩百多位領導、專家、學者與作家。這里有吸引文化名家的深山古峽桃林,這里有千古和親才女王昭君的故鄉,這里還有文人墨客前后三游的名洞,但這次來此的大家們,其興致卻全在于《大系》編纂會議了。因為,作為文化專家和學者名流,誰不為能參加這次長江文化最大的項目、最大的盛會而深感慶幸和激動?而這次會議的總策劃人,便是劉鋒。

大家濟濟一堂,興致勃勃,暢所欲言,各抒己見,會場氣氛十分熱烈,新觀點層出不窮。湖北的中青年學者劉玉堂、何曉明、羅漫等長江文化專家,還帶來了風格和內容各不相同的《中華長江文化叢書》總綱(草案),它們在會上,與劉鋒主持起草的《大系》總綱(草案)并呈會議,供大家共同討論。在眾多專家的集思廣益、取優舍劣下,在奔騰的長江西陵峽谷的桃花村里,終于誕生了我國當年最宏偉的重大文化工程——《大系》正綱。

緊接著,會議根據編委會掌握的情況和各路隊伍提供的名單,迅速確定了《大系》指導委員會、顧問委員會的組成班子,以及編委會主任、常務副主任,總主編、執行主編和秘書長,以及八編各自的主編、六十四卷各自的作者。

會議后,劉鋒緊鑼密鼓,繼續策劃在京召開的《大系》編纂審綱會議,并陪同時任中國長航總裁李宗琦北上進京參會。此次會議,除了一批長江文化專家外,居京的學術泰斗季羨林,著名學者任繼愈、李學勤、湯一介、樂黛云、程裕禎、解波等,因劉鋒的人格魅力,更因長江文化的召喚,都撥冗蒞臨,并共聚審綱。季羨林、張正明兩位大家還應邀作序,他們稱“此次正在啟動的《大系》,將會極大地豐富世界文庫。”不久,時任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長吳邦國聞訊后,也欣然揮毫,為此書題寫了書名。  

經過一段時間的艱辛努力,《大系》六十四卷初稿陸續開始撰出,劉鋒與他領導的編審小組忙得不可開交起來,他們又要催稿,又要審稿,又要論證,又要改稿,又要調稿,又要隨時處理出現的問題,還要及時調整作者的組合。整體著作有幾千萬字啊,每日每時,這可是一項無比浩繁而又艱苦的工作!這里面,特別是政治導向、文化關口、宗教把控、民族習俗,都不可有任何的閃失,關鍵還在于,班子所有成員,包括劉鋒在內,大家全都用的是業余時間呀。這樣一來,劉鋒,包括他的執行班子,都已經模糊了晝與夜的邊界,這樣的工作和節奏,怎么會不給他們埋下系列的疾病呢?

不可懈怠,只能忘我!因為,劉鋒當時獲悉,全國已有幾支以長江文化為主題的工程,也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如南京大學成立了研究、探索長江文化的寫作班子;北京的長江文化研究、寫作專班,活動已經開展起來;還有湖北省社科院研究撰寫長江文化的專班,撰稿正在進行,劉鋒這個班子不能落伍,只得與人賽跑。不久,上述南北兩個研究撰稿班子,因多種緣故而中止,湖北省社科院研究撰寫長江文化的專班,也暫時遇到了問題,現在全國只有劉鋒負責的這一套班子了。正因為如此,為了盡早將探討長江文化的成果推出,只能與睡眠爭時間了,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把所需要的大量時間補回來。

正是這樣,劉鋒與他們的執行團隊專家們,列出了時間表,即每天減少兩個小時的睡眠時間,讓審稿任務早早完成,他們是這樣定的,也是這樣做的……

《大系》編纂不久,因為當時的中國長航集團發生虧損,同時又逢領導班子換屆,企業輿論一下急轉,一時沸沸揚揚:一說中國長航是一家航運大企業,劉鋒身在企業內部,卻把研究重心放在長江文化上,還著什么書,完全是不務正業;二說劉鋒搞著書立說,就是為個人樹碑立傳,要狠狠剎剎這股歪風;三說劉鋒歪掰,不創收,還亂花錢,鼓吹編著《大系》,誤導集團領導;四說《大系》編纂立項資金八百萬元,劉鋒花掉了五六百萬元,要仔細查查他的經濟問題了。時值中國長航集團隆重召開黨代會,但是,作為黨委宣傳部部長的他,卻因此被排除在外,已經沒有資格參加會議了。而更有甚者,當時中國長航新班子剛剛調整到位,有人要求新班子立即撤銷劉鋒的職務……一時間,“黑云壓城城欲摧”,連以往與劉鋒很熟絡的人,在機關大院看到他時,也繞道躲著他走,以防沾劉鋒的火星。

當時陷入極度孤苦的劉鋒,在與一位領導談及此事時,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氣憤,因為:那時著書資金都在集團賬上,而且全部都按財務手續嚴格管理,并未專門撥出,實行的是總裁一支筆,其帳上也只支出了30萬元;他在順利完成全部本職工作的基礎上,還為集團撰寫了東西南北中五大發展戰略,怎么連選黨代表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呢?那一時,他立在機關大院辦公樓內,在叩問某領導自己錯在哪兒時,一時血氣上沖,竟引起心臟劇烈絞痛,由此,他被查出心肌炎而被送入醫院救治。

責任是一種精神維度。劉鋒怎么也沒預料到,他憑著知識分子的責任感,按照黨委世紀精神文明的建設工程,一心傳承長江文化,沒有抱一絲一毫的私欲,卻惹來了這么多的流言蜚語,甚至于竟被剝奪了選舉權,禁止參加黨代會了。住在醫院萬分痛苦的他,雖身蒙不白之冤,但卻堅信濁者自濁,清者自清。世間,總有一天會還他一個公道的。由此,他以長江具有的博大、堅韌、拼搏、奉獻的精神,挺著艱難,不畏誹謗,繼續追尋他的長江之夢,用長江的品格,來堅守和自慰。

好在世道還是公正的,當中組部派出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領導小組進駐中國長航,指導這家中央直屬大型國有企業的“三講”活動時,聽到上述對劉鋒問題的反映后,立即展開了調查,最后得出的結論是:《大系》編纂項目的立項和運作,并不是劉鋒的個人行為,而是中國長航集團黨委的集體決策;這一文化工程,立項資金名義上為八百萬元,實際單列資金僅四十萬元,因種種原因,以后始終未有大筆資金補給,且項目報銷全部符合財務制度;此一重大的文化工程,表現了中國長航的文化擔當,中央領導評價很好,調查組在大會上宣布:繼續推進!

從名譽上洗去了不白之冤,劉鋒終于得到了安慰和喘息。

劉鋒雖然是個典型的文人,但他卻頗具胸懷。因為事后,他沒有與人計較,也沒有時間與人計較,他在“三講”領導小組宣布后,只要身體狀況許可,就像沒事一樣,又精神抖擻地投入到編纂《大系》的運作之中去。

劉鋒的不白之寃雖然得以洗雪,但編纂《大系》的資金,卻遇到了嚴重的問題。那一陣,隨著企業內外諸多因素的變化,中國長航連續數年虧損嚴重,當時生存都難以為繼了,因而,穩定工作成了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面對此一情況,劉鋒思襯再三,感到,此時如再向企業申請資金支撐,顯然已不合時宜。但另一方面,那參加六十四卷書編著的近二百位作者,他們早已與中國長航簽約,這資金鏈一斷,直接就涉及到中國長航與眾多作者履約的大問題了。

怎么辦?劉鋒進退維谷:往前,沒資金;退后,惹官司。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無助與無奈。即便是不吃官司,眾多作者在發掘、采擷長江文化的靈光、神志和風采時,嘔心瀝血,也早已心力交瘁了。如《大系》——樓閣卷作者董立群,連續幾個月在電腦上撰寫書稿,造成眼球玻璃體脫落,幾乎雙眼失明;《大系》——書院卷作者謝蘇,著書間突遇車禍;《大系》——陵墓卷作者徐全廉,著書數月連軸轉,昏倒在地,后在搶救中,一聲聲“書稿、書稿”竟成了臨終遺言。劉鋒含淚補寫了老徐未完的百分之十書稿量,并加寫了序言后,也因過度悲傷與勞累,而誘發了心肌炎,再次被送到醫院救治。

一時間,《大系》編纂運作瀕臨絕境。

萬般無奈,病情再次復發后剛剛穩定的劉鋒,又立即回到崗位,一方面四處奔走,進入社會融資,用募來的些許小資金,艱難地推動《大系》的編纂工作,不至使其完全中斷;另一方面,他又抱病承擔起了義務審稿、改稿、編稿、美術設計、裝禎等諸多案頭工作。他這樣“壓榨”自己,是想用個人的意志力,去補回資金嚴重短缺的無奈。還有一方面,劉鋒要上門看望作者,并與作者談書稿,談感情,談困難,談前景,以爭取作者的理解和原諒。也正是劉鋒這些克難奮進、無私奉獻的精神感召了作者,才使得他們心緒逐漸穩定下來,并繼續靜心地研究和埋頭寫稿,與劉鋒并肩,去共渡難關。

一晃幾年過去,劉鋒的頑強和堅持,最終取得了《大系》編纂運作的正常運轉,也得到中國長航新班子的支持與信任。2006年8月,中國長航生產經營終于走出低谷,經濟一路向好,領導層乘此機會召開專題會議,審定了劉鋒所提供《大系》三審稿和部分樣書,在得到一致好評的基礎上,新領導班子集體決定:追加?,加快出版和推出《中華長江文化大系》。

《大系》的編纂與出版,立即引起了社會各大新聞媒體的普遍關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中央主流媒體還騰出大量版面,作了詳細報道與介紹,海外媒體也紛紛推介。

中國言實出版社和武漢出版社聯合推出的國家“十一·五”重點圖書出版工程:《中華長江文化大系》,六十四卷書陳列在一起,就像是一座文化的長城,令人肅然起敬;它又似一種文化的奇觀,令人擊掌叫絕,其包括長江流域的八個方面系統文化,即長江流域的山水地文、寶藏蘊育、風景名勝、文化藝術、民俗風情、民族宗教、千秋人杰、滄桑流變等,共64卷巨著。

這些知識,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鴻篇巨制”最為恰當了。大家去看看《大系》吧,它的內容涵蓋之廣大,分量之厚重,誰見了都不禁會驚呼:鴻篇巨制,名副其實!更有甚者,有媒體用“史詩般的知識長河”來形容,也一樣貼切,甚至更加生動形象。

2008年10月,這項高品位的文化專著推向世面,其影響不止在長江流域,全國和海外文化界、世界華人圈知識界的目光都聚焦過來,他們除了對內容頷首贊譽之外,對映襯文字之中彌足珍貴的一大批圖片,和64卷書封面一卷卷相接而成一幅氣勢磅礴、激越奔騰的萬里長江圖的設計效果,更是拍手稱奇。那是特地由長江一級畫家施江城歷時三年創作而成,原畫達80多米長國畫縮微而成的。還有由眾多書卷組成背脊上云遮霧繞、詭譎神秘的長江三峽景,以及每卷書中每張頁面底端,按所述內容繪制的線描文化底圖,都讓人驚嘆不已。大家說:唯有非凡者,才會推動非凡的長江文化精品的誕生!此長江大系還被評為了國家“十一·五”重點圖書出版工程。

于是,那一刻,不同經緯度的鼠標,都忙著在互聯網上,點擊一個共同的單位和人名,那就是中國長航與劉鋒!

于是,中國長航系統內外,普遍都認同了劉鋒的勞動精神與價值,他們推舉和投票劉鋒為長江流域系統的勞動模范與文杰,也用“勞動模范”和“文杰”這一飽含長江感情的符號,向劉鋒致敬!

之后,劉鋒“不須揚鞭自奮蹄”,又受交通部長航局的委托,開始《大系(二)》的構想、策劃與運作。此批圖書由中國新聞出版總署撥款扶持,并列入國家“十二·五”重點圖書出版資助工程,仍由劉鋒擔綱秘書長兼執行主編。

又是一部“鴻篇巨制”,又是一條“史詩般的知識長河”。劉鋒人生漫漫,最愛做的一件事就是用長江文化普世濟民。

《大系(二)》按照文化百科全書整體構架,分為浩渺蒼茫、金粉烽煙、千秋吏法、商賈興衰、倫理傳承、語言文化、天塹通途、山水傳奇八編,共64卷,它以人文歷史的宏大視角,生動精煉的史話語言,融知識性、趣味性、學術性為一爐,成為長江流域又一部不可多得的百科全書。

2015年11月,這部“鴻篇巨制”全部編纂出版完成,又引來了學術界、新聞界、文化界的廣泛關注。著名歷史學家李學勤稱,“這一長江文化的系統研究,對于修改學術界的‘中原中心論’之說,具有重要意義。”

中國大地上,橫臥著一條浩浩蕩蕩的長江,它以6300公里的長度,居中國乃至亞洲之首。早在2010年底,劉鋒便在與《大系》相粘連的項目上,又開始了一個宏偉的構想:即以微縮而成630米的中國畫長度,來放大比例,表現長江千百年而形成的人文山水,使中國畫與長江的長度互成比例。他覺得,只有用這樣一幅破世界吉尼斯記錄的巨型國畫,才能表達他心目中的長江文化和偉大而又奔騰的長江。

說干就干,劉鋒胸中自有丘壑,他立即組織班子,在長江文化研究與開發的基礎上,開始了大策劃,一下子拿出了長達120萬字之巨的策劃書,然后又盛邀中國畫院、中國民族畫院、臺灣中華美術協會等13家美術機構、40多位長江流域著名的畫家和書家,來長江流域考察采風,以及以一生經歷、研究和創作長江的三楚老畫家劉軍浩如,來作藝術上的總主筆,這些畫家們遍訪名山大川、大河奔流、荒煙古寨、洪荒勝跡、古老民風,以及踏訪幽幽茶莊、得得馬幫、曲曲深洞、悠悠戰場,回漢后,他們開始揮毫潑墨,日夜創作。經四年之久,在中國畫壇上,終于又橫空出世了一幅總長達630米的“長江魂----中華長江人文山水國畫長卷”,其被列入了國家文化藝術重點資助項目。

這是一幅驚世之作,它囊括了長江標志性的民俗,展示了歷史遺留下來的古跡,恢復了絕跡的名勝。而且,畫長為中國畫目前篇幅最巨;入畫的歷史文化景觀達1300多個,為中國畫景點最多;表現了長江五千年的人文歷史,為中國畫歷史再現最久。此畫在深圳、武漢、韓國等國內外大都市展出,采用迂回布展的方式,盛況空前。觀眾在單向通道里,用足足一個小時,才能大體看完。

它讓參觀者在展覽館這個特定的范圍內,能飽覽長江流域鐘靈毓秀的山水、跌宕多姿的歷史、流光溢彩的文化,從而達到流連忘返的效果?梢哉f,觀眾透過一幅長卷,能洞悉萬里長江的奧秘,歷覽千古長江的風云。

值此舉國上下推進文化強國戰略之際,適逢長江航運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之時,長江兒女秉持“中國黃金水道,世界內河一流”的美好愿景,同舟共濟謀跨越,文化為先促發展,長江涌動文化建設的熱潮。交通運輸部長江航務管理局舉長江航運業之力,集社會各界之智,聚長江情結,國家意識,世界眼光為一體,以一流組織,一流編著,一流出版,一流成果為目標,擔綱編著《中華長江文化大系》的劉鋒與各位同仁全力以赴,披肝瀝膽,廣征博引,又好又快完成了這一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精品力作。

同樣令人叫絕的是,劉鋒幾乎同時,又策劃、組織制作了“長江魂----中華長江自然山水數字畫長卷”。如果前一幅畫是傳達國粹和以長江流域人文內容為主,這后一幅畫則是以當今世界最為流行的數字繪景創作和長江流域地文內容為主,它與長江文化聯姻,將一百八十萬平方公里的長江流域面積,按比例濃縮為180米長的數字畫長卷,縱橫千載,咫尺萬里,串起長江流域兩百多個重要的地文景觀。此數字畫長卷,由時稱有亞洲插畫天后的插畫家劉偲組團,歷時五年創作而成。作品超越時空,具有夢幻般的震撼力;2D與3D的綜合運用,其清晰度超過高清電影三倍,整體信息量為普通電影的百余倍?梢哉f,是數字化長卷的史無前例,開了長江文化創意的先河。

劉鋒總在奔跑之中,即便在他年愈花甲之后。

幾乎與上述項目同步,劉鋒所主持的國家“十三·五”重點圖書出版工程:《大系(三)》---長江流域非物質文化遺產,共64卷,3000多萬字,也撩開了它那巨大的帷幕。鑒于長江流域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人類寶貴的財富,在當今飛速發展的時代里,或被異化、或被商品化、或被列入憑吊之列等等,因而,在當今必須增強文化自信的時代,如何站在人類學的科學立場上,組織建立長江流域非物質文化遺產大體系,從而去發掘、展示其歷史淵源、地域特色、基本內容、價值特征、傳承狀況,以喚醒人們對曾經和發展中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自豪,這是長江人的責任,也是以研究和發掘長江文化為已任的劉鋒自我疊加的義務。

為了這一任務的落實,在萬忙之中,劉鋒仍然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于2014年10月,在武漢啟動了這項重大的民族文化工程。作為國內首部涵蓋長江流域十九個。ㄊ、自治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重大項目,《大系(三)》同樣也是鴻篇巨著,它的內容廣涉神話傳說、音樂歌舞、戲劇曲藝、競技賽巧、美術雕刻、陶瓷漆器、醫藥保健、民俗節慶等八個方面,共64卷?梢哉f,這套叢書是迄今為止,此類圖書發掘最深,內容最全,視野最廣,專業最多的長江流域非物質文化遺產叢書,不久,它就會與讀者見面。

俗話說,有夢想才有未來。正如劉鋒所說,他生于長江流域九省通衢的江城,曾就職于與長江搏風斗浪的職場,長江山川的巍峨,水流的奔騰,古村的蒼邁,人文的奇俗,文區的遺跡,千古的承傳,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他。20世紀80年代,他開始參與長江史話的研究,90年代后,擔承大江文化的編纂,煌煌192卷。他成功了。這套“鴻篇巨著”像一顆燦爛的明珠鑲嵌在美麗的大江大河和山川的腳下,閃耀在中華長江文化這塊神圣而又美麗的土地之上。

劉鋒團隊所編撰書寫的《大系》,不僅建構了中華民族的文化向心力,凝聚力,而且在與世界的文明對話中,展現出中華文明的特殊魅力。在科學保護長江文物和文化遺產基礎上,努力實現其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充分彰顯了長江文化的時代價值。習近平總書記在南京主持召開全面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發表重要講話中指出:要把長江文化保護好,傳承好,弘揚好,延續歷史文脈,堅定文化自信,深入研究長江文化內涵,推動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這一重要性體現了黨中央在開啟全面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中,對文化涵養人們精神世界的深刻把握,對長江文化作為中華文明標志性象征的高度重視,對建設文化強國,保護傳承弘揚長江文化,不僅是當代人努力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應有的文化使命擔當,而且是中華文明傳承和創新發展的文化自信力量。

“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我們相信,新時代有黨和政府重視文化的好政策,有社會各方面的支持,有劉鋒團隊的共同奮斗和他的湖北省長江文化研究院團隊繼續堅持深入探索長江文化領域的研究,必將在國際文化的浪潮中,乘風破浪,收獲新的一個又一個沉甸甸的希望。

《中華長江文化大系》叢書的出版,對于提升長江文化影響力,推進中華文化大發展,促進流域經濟新跨越,必將產生積極而深遠的影響。

 

 

相關鏈接:

開新局主題征文通知

 

責任編輯:寧 虹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上一篇:一百歲·鳳尾竹的牽掛(報告文學)

下一篇:沒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