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報告文學 > 人物 > > 正文

燃盡的“蠟燭”(報告文學)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游磊 時間:2019-08-24

 

燃盡的“蠟燭”

 

游 磊

 

一個人無論才能大小,只要有一份熱愛和堅守,就會讓自己有限的生命活出無限的榮光和永恒。

靳書鋒老師,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民教師,用她對教育事業滿腔的熱愛,詮釋了人民教師的無限榮耀,她以對摯愛的教育事業的全身心投入,終使其有限的生命綻放出無限的瑰麗!

                                         ——題記

 

2019年7月17日凌晨,年僅37歲的靳書鋒走向了生命的終結。

當這突如其來的噩耗,傳到平頂山郟縣新城學校時,全校5062名師生幾乎不敢相信更不情愿相信這令人窒息的厄訊。

難道說,年輕貌美的她就這樣悄無聲息地、舍去她所摯愛并為之傾注所有心血和汗水的教育事業;舍去她幾乎日夜為之費心操勞、呵護有加的四年級五班的近百名學生;舍去與她攜手并肩教書育人的同事;舍去她倍加珍愛的丈夫和一雙兒女就這樣永遠地走向另外一個世界了嗎?

 

 

雖然是酷暑時節,但凡熟識她的人,陡然間面對她匆離世間的現實時,就會頓覺一股“寒流”襲來、冰冷地刺痛著他們的周身,無不讓人感到心顫……

 

“她是個好老師”

 

8月14日,初秋時節,我走進了河南省平頂山郟縣新城學校校園,這恐怕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和筆下要書寫的主人公不能面對面地交流溝通、心里倍感無比壓抑而又難以跨越的

采訪歷程。

痛哭、淚水、哽咽伴著間斷地泣說,我淚眼模糊地記錄著;一個美麗、陽光、善良、一心為學生、一心愛學生的與我未曾謀面的靳書鋒老師,仿佛一下子就在我的眼前“晃動”著,讓我正為“缺失”她正面的采訪“遺憾”時,瞬間化為烏有。

“靳書鋒老師是從2017年秋季開學時,我校面向社會公開招教時,優中擇優被學校招進的?梢哉f,她是一位愛崗敬業的老師;她勤奮、踏實地教書育人,認真做好本職工作,沒有辜負校領導對她的信任。她,就這樣匆匆遠離了我們,到現在我們也都還覺得她…沒有……”教務處主任宋平安眼含淚花哽咽著;

“原本熱情開朗、身材消瘦的她,只要到了學校,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總是激情滿懷,身上充滿著無限的正能量,總讓我們感覺到的是她幾乎都是在傾心盡力地對待自己的每一節課,也總是傾盡所能地給別人方便…”學科組長王俊敏已泣不成聲;

 “說實話,她的離去完全出乎我們所有人的意料,到現在我還后悔著,怎么就沒有強制讓從不把病情告訴任何人、只是說自己今年感覺腸胃不適、調理調理就可以、也從不曾申請請假的靳老師請假盡早去醫院……”宋主任提及深感扼腕;

“語文課堂上她善于鼓勵學生,語言如詩一般優美動聽;在和學生交流時,她像媽媽般充滿愛意,話語輕柔如細雨滋潤著學生的心田;她工作起來,讓我感受到的總是做得一絲不茍。”和靳書鋒搭檔擔任著四五班數學課的胡艷珍老師痛聲哭訴著……

采訪在與靳書鋒老師朝夕相處的同事們聲聲的哭訴中,不得不多次中斷。

 

 

“熱情開朗、充滿正能量的她不僅時時刻刻感化著每一個孩子,也感染著每一位與她相處的同事。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她都傾盡所能地給別人方便,總讓人感覺她無所不能”德育室主任王柯飛哽噎著;

“我們誰也沒有真正狠下心來去勸說讓她立即停下手中的課程馬上到醫院診治,原因都被她自己也真的以為就是平常的腸胃不好,只是鬧肚子的常見病,又加上她活潑開朗的性格總讓人感覺不出她與平常有什么的不同,她也從來沒有在我們面前表現出患病在身、難以忍受的絲毫癥狀……難道就這樣我們就再也 ……”教務處副主任鄭桂珍滿含淚水;

事實上,今年的3月份,靳書鋒老師在醫院就診后被查出患有病癥,且已十分嚴重。但她并沒有在意,卻仍然執著地堅守著她熱愛的教育事業,哪怕是身體到了幾乎無法撐不下去的時候。同事們看著她備課時強忍疼痛的痛苦表情,拖著病懨懨的身體去教室的情景,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她只要一進教室看到自己的學生,精神就會陡然煥發,渾身的力氣也就來了,眼里充滿著喜悅、慈愛,可又有誰能知道這需要多么堅強的意志來支撐。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一個月,到了今年的4月份,她身體已明顯地呈現出十分消瘦的狀況,事實上她的病情也已到了極具嚴重的境地,同事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都為她暗自捏把

汗,大家也都好言勸說她能盡早請假看病。往往在這個時候,她總是笑著說,學,F在缺人,她不能丟下自己班里的孩子們不管,等學校安排好代課的老師后再走不遲。

就這樣,她忍受著鉆心的疼痛,依舊如初認真備課、上課、批改作業。直到6月2日,學校有了代課教師,她才戀戀不舍地離開了自己熱愛的崗位。

可誰又能夠想像到,她這次的離開竟成了與所有人、與這個世界的永別。

一個多月后,在經歷了無數病痛的折磨后,最終卻沒能掙脫噩運,靳書鋒老師離開了人世,永遠地離開了她熱愛的教育事業。

 

“她是學生心目中的媽媽”

 

作為一名教師,今天你只要能用愛心和微笑溫暖學生,明天你的學生就能用愛心和微笑去溫暖世界。

在日常的教學上,靳書鋒勤于鉆研,講課也從不拘泥于課本,而是引導學生自由表達觀點。在她的課堂上,學生們講故事氣氛活躍。為了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她總是絞盡腦汁地設計課堂活動。

 

在靳書鋒眼里,每個學生都是“優等生”。她總能敏銳地捕捉到每一個學生細微的優點、點滴的進步,給予表揚和鼓勵。學生犯了錯,她會用溫暖的話語代替嚴厲的批評。

學生李芳儀回憶,“班上的同學有時沒按時完成作業,靳老師總是面帶微笑地說,瞧你長得這么帥,咋就不能把作業寫好呢?”

李英浩抽泣著說:“去年12月份一天下午2點10分下課時一男生李某在教室前走廊跑時碰到另一男生魏某,魏某的頭被撞到窗臺兒瓷磚棱,磕破流血了,口子很大,得縫好幾針,這男孩兒暈血,給家長聯系后,靳老師就立即背起他從四樓背到一樓,又急匆匆地背到離學校最近的一家醫院……”

面對這種狀況,如果說靳老師不曾患病在身的話,身體本就瘦小且又是班主任她能這樣做,倒也沒有什么。而從現在來看,若不是她心愛自己的學生,又怎么能夠在自己身患重癥且日漸消瘦的情況下,哪來的這般氣力?

坐在我面前的孩子們糅搓著奪眶而出的淚水,回憶著昔日靳老師點點滴滴的過往。

“大概是今年的4月18號吧,那天是科技文化進校園,有部分學生不遵守紀律,沒輪到看機器人就好奇的去了,輪到的時候靳老師就沒讓這一部分學生去,結果有個男孩生氣了,靳老師領著所有學生進教室后,這個男孩就沒去教室,著急的靳老師就到操場,滿校園找了三圈都沒找到他,下課時有學生發現他把自己藏到四樓通往樓頂的樓梯轉角處,找到這個學生后,靳老師就給家長打了電話,家長說在家都發生過這樣的事兒,把家長氣壞了,而靳老師很有耐心的給學生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結果這個男孩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并給靳老師道了歉。”

聆聽著靳老師生前遺留在心愛學生腦海中的一個個片段,瞬間,一個愛生如子般老師的形象,漸漸在我心目中樹立起來。

 

“那好吧,沒事,我弄”

 

在新城學校,從校領導到同事,大家平常從靳書鋒口中聽到最多、重復率最高的一句話,那就是她經常掛在嘴上的“那好吧,沒事,我弄”這句口頭禪。

這句看似簡單、也最最平常不能再平常的一句話,卻能真實地體現出靳書鋒作為一名普通教師的責任和擔當。

靳書鋒作為一個擁有近百人班級的四五班的班主任,除正常擔負的語文課教學外,班級的各項事務,大大小小,方方面面都必須保持較清醒的認知,容不得她有半點的松懈。

處于這個年級段的學生,平均年齡大都在十歲左右,又加上班上的這些孩子絕大部分都屬于家中的獨生兒女,個性都十分張揚,往往也最容易突發奇想,能在一秒鈡的時間內做出與他們這個年齡相匹配的各種意想不到的事情。更不必說吵嘴、打架斗毆等之類的違反校紀校規的常態之事,若不被發現并及時給予糾正和教育,就很有可能演變為大的事端。

可想而知,在校期間,承擔著這樣一個年級段的班主任,她的的實際工作量該是多么的繁重。

坐在我面前兩眼已哭得通紅的四五班班長李芳儀和同學楊孜、李英浩,他們至今還不敢相信朝夕相處的班主任靳書鋒老師會舍他們全班學生而遠去……

兩年的時間里,靳書鋒猶如上緊的發條,從每天的早上6點到校,幾乎都是到晚上的10點才遲遲離開辦公室,就這樣還要把一些余下沒有批改的學生語文作業帶到家中,時至深夜是常有的事。

為教學相長,學校規定每學期都要在全體教師中開展校級公開展示課活動,但凡參加講課的老師,都會高度重視這一公開課的展示。所有老師都很清楚,一旦確定參加在全校二百多名教師面前展示公開課的教學,講課的老師課前都會花費很大精力,并力爭講好這堂檢驗其實際教學水平和綜合能力的公開課。

在校辦公室,學科組長王俊敏眼含熱淚講述了靳書鋒老師樂于做事敢于擔責的過往。

“記得靳老師參加的第一次校級展示課,剛好是學校要求在沒參加過的老師中進行,靳老師那時才剛到我們學校,也許她還沒有真正適應學校的一切,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她卻表示很樂意去做好這堂公開課的展示”

……

 

 

“在今年三月份的展示課推薦時,由于我們組內的老師全部都講過了,這次具體誰參加,需要在全組老師中抽簽進行,當時她正在樓上給學生上課,我就電話通知說等她下了課來辦公室,并給她說明這次的情況,她回答說,讓我給她留個簽就行,結果大家也都在毫無知情的情況下,剩下的那個剛好就是這次要參加公開課任務的那個簽。我就打電話給她說,她說沒事兒,能再次參加這是給我又一次學習的好機會,并愿意代表組里參加這次的展示課…”

講著,講著,王俊敏老師已是潸然淚下。

也就是現在我們才知道,靳老師參加的這次公開課,無論從備課到制作課件的每個環節,都需要她在不影響正常講課的基礎上完成,一次次的反復修改和在組里老師們面前的試講,都需要耗費她大量的心血和汗水,更何況她實際的疾病已到了令人膽寒的境地。

身患嚴重病魔的靳書鋒,在老師和學生及學生家長面前遺留下印象的總是她在盡力地幫助別人,為他人奉獻出自我的每一分光和熱。

同事們看到日漸消瘦的她,也總想讓她少干點兒,可她從不肯享受照顧,還常常幫助別人。班里每周的早讀,由她和數學老師兩個輪流帶班,靳老師卻從沒有這樣的概念,她的搭班老師胡艷珍也多次勸她早上晚來些、下午放學早回家,她說本是份內之事,她也總是做得那么認真。

 

“我不能中間放下”

 

在生命即將走向最后的時刻,靳老師心中惦念的依舊還是她班里的學生。

在離今年學校放暑假不到三個星期前的這段時間里,丈夫李軍偉每次眼看她回到家就毫無力氣、倒在沙發上的樣子,就心疼地勸她趕緊請假去醫院,此時,她回答自己丈夫最多的一句話是“我不能半途而廢、我不能中間放下,還是等學校放了暑假再去醫院吧。”

在距離放假不到三周時間的的6月2日,身體已不能再堅持下去的她,才極不情愿地請假到平頂山第一人民醫院住院醫治,而當校領導和同事們紛紛給她打來電話表示要到醫院探望時。她總是回話說:“你們要是來了,誰給學生們上課?我是真的沒什么大事兒,你們趕快給孩子們上課吧。”

靳老師就這樣悄無聲息地走了,帶著她對教育事業的無限眷戀,離開了她魂牽夢縈的三尺講臺。走了,悄無聲息的走了!她燃盡了自己生命最后的燭光,把光和熱奉獻給了她所摯愛的教育事業!她用自己的行動和諾言,在廣大的教師群體中佇立起了一座愛崗敬業、無私奉獻的永恒豐碑!

在靳書鋒離世后28天的下午,我和縣教體局王主任及校德育室王柯飛主任一起走近了她家中,見到了正在家做暑假作業的姐弟倆,姐姐今年10歲;弟弟8歲;蛟S他們現在還真的不明白自己心愛的母親究竟到了哪里,在和她的丈夫李軍偉相對簡短交談的話語中,我小心翼翼地力求避開靳老師在家里家外是如何照管、呵護兩個孩子這樣的話題。也不愿過多談及妻子的一切過往時,他只是把妻子生前所獲得的一大摞榮譽證書及生前所使用的手機屏面上的她所寫下的這段話讓我們看——

 “我這一生似乎是為孩子而來的,因為我心中最純真的信仰就是——教師!只要見到孩子,我便會忘記了周圍一切繁雜!”

陡然間,我好像已完全讀懂了她——靳書鋒,一個普通教師短暫但卻不平凡的一生。

 

 

責任編輯:鄧 圩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