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報告文學 > 紀事 > > 正文

那些人那些事(報告文學)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王衛權 時間:2021-06-25

 

李家川村那些人那些事

王衛權

 

車子停在南山半腰,舉目四望,李家川九十多個山頭,山山墨綠,起起伏伏,猶如人間仙境。寬闊的河灘,清一色白色覆膜,上面綴滿綠色,似一幅美妙的山水畫。隨行的駐村干部王剛說,你看北山跟底金色光亮的是光伏發電版,藍色覆頂的那片是養牛廠。藍磚紅瓦、綠樹掩映,一排排整齊劃一的是移民公租房。說話間,車子停在跨河橋上。橋不大,但設計新穎,結實無比。我爬在攔桿上看,小河兩岸水草豐茂。一眼望穿見底,蝌蚪小魚小蝦追琢喜戲,上竄下跳。幾頭牛悠閑地時而低頭吃草,時而抬頭瞅瞅,間或哞地一聲長叫,呼喚著蹦蹦跳跳的牛犢。除草松土的村民好似游動著的浮標,一閃一閃的。這就是李家川,一個讓人一看就不愿意離開的村子,一個美得讓人窒息的村子。

李家川村屬甘肅省19個省定貧困村之一,全村8個村民小組,293戶988人。耕地面積4082畝(人均耕地4.13畝)。2013年建檔立卡貧困人口80戶340人,貧困發生率35%。在脫貧攻堅的大決戰中,村上緊盯“兩不愁、三保障”穩定脫貧奔小康總體目標,凝心聚力,頑強拼搏,用短短六年時間,從一個貧困村蝶變為美名遠揚的小康村。2019年剩余貧困人口3戶14人,貧困發生率下降到1.42%。

在采訪中,一件件、一樁樁、一個個扶貧故事讓我眼里充滿了淚水,心靈一次次受到震撼!

老支書藺漢存,今年57歲,中等個子,穿一身樸素衣服,濃眉大眼,古銅色臉龐,臉上始終笑瞇瞇的,說話聲音干脆而又爽快。從1987年當村主任、支書到現在整整32年,無怨無悔,任勞任怨,跑的路多少,從2004年到現在,騎壞8輛摩托車就是最好的見證。他掰著手指,全村285戶,890口人,誰家門那個方向開,鍋臺怎么安,村民身體好不好,有啥特長,脫貧前后的對比變化,他如數家珍,娓娓道來。

 

扶貧路讓村民走出大山

“李家川,山連山,一條土路羊腸子寬。跟集上會一整天,累得人腰疼腿又酸。”藺支書說到李家川過去和現在,不勝唏噓,眼含熱淚。他說,1989年,縣上號召農民養兔。群眾積極性高,兔子養大了,賣不出去。十月的一天,他組織人收購后,為了趕縣城集賣兔子,早上5點起床,幾個人將架子車先拉到南山根底,卸下裝兔框子,將車箱車輪拆開,兩人抬著車箱,一個人背著車輪,走走歇歇,人累得脫層皮,上了塬,留一個人安裝架子車,其余人下山背筐子,小心翼翼,膽顫心驚,怕筐子掉下死了兔子。等將所有兔筐子背上塬,拉到冷凍廠已是下午3點了。排隊交了兔子,胡亂地買點吃的填飽肚子,又急急往回返,回到家已是晚上12點以后了。

多少年來,李家川村里一些老弱病殘村民一輩子從沒出過大山,身體健壯的村民跟集上會從早上六點出行,走走停停,趕完集回來已是華燈初上了。村民呂恒性從二十幾歲賣菜起,擔擔子擔了三十幾年,硬是把挺直的腰桿擔成了弓背。

南北山地種莊稼用扁擔擔,擔多了滾溝是經常發生的事。最糟糕的是,上北山南山種地得過一條河渠。一戶長期得至少準備兩雙長筒雨鞋。這個過了河,再將雨鞋扔給河對面的其他人。尤其讓藺支書痛心的是,2000年,在縣鎮的大力支持下,給李家川村建了54座日光溫室,那翠綠的黃瓜,薄皮脆甜瓜,螺絲辣椒,西葫蘆等各種時鮮蔬菜運不出去,變不了錢,村民吃不了,眼睜睜地看著蔬菜瓜果爛在棚里。

彎彎曲曲的羊腸小道把李家川人背成了貧窮、落后、愚昧。外地人一提起提起李家川直搖頭。

要致富先修路。從2013年開始,李家川一場大規模的修路戰役打響了?h發改、交通、水務、住建等部門互相對接,科學規劃,精準實施,為李家川村爭取項目資金1700萬元,新修沿川、上山柏油路15.3公里,硬化水泥路5.2公里,修建砂石路7.5公里,磚鋪路3公里,漫水橋8座(累計修建14座過水橋)。

路通了,短短的六年時間,村里285戶人家,有97戶買了橋車,一個家庭平均購買電動三輪車,摩托車,小電摩有三輛。原來跟集上會得一整天時間,現在只需20分鐘。

路通了,李家川村生產的蔬菜、雞蛋等成了俏銷品,附近一些城里居民閑時開車來村里上門購買。有縣城商家定期開著流動車上門推銷日雜用品。村民不出門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縣城商家最優質的服務。

路通了,幫扶部門又根據村情實際,在一二三四六七組實施小電井飲水工程150眼,對有條件的五、八組54戶全部實施自來水入戶,實現了安全飲水全覆蓋;A條件改善了,貧困戶生活質量無形中提高了。

 

公租房解除了貧困戶后顧之憂

“兩只窯洞破又爛,住在半山眼界寬。睡覺不分早和晚,有口飯吃賽神仙。”

李家川地處川區,山大溝深,自然環境惡劣,群眾生產生活條件較差,絕大多數農戶女兒外嫁,兒子在較好地區招為上門女婿,安家落戶。留守村里相當一部分老人,因家庭生活困難,居住危窯、危房托老,無能力建房、不愿建房的問題突出,住房保障成為脫貧摘帽最大的短板。    

怎么辦?總不能因貧困戶沒錢而住在危窯里!鎮村兩級政府及駐村幫扶干部,苦思冥想,深入調查論證、廣泛聽取群眾意見,最后達成共識,建設農村公租周轉房,徹底解決無能力建房群眾的安全住房的思路。 

主意拿定,說干就干。經過多方協作,村上在張安子、茍川兩個自然組共平整建設用地13.3畝,設計建造公租房82間,整合項目資金216萬元,按照統一選址、統一規劃、統一資金、統一標準、統一施工、統一驗收、統一分配的模式,由鄉鎮、貧困戶參與監督管理,建設農村公租周轉房各1處。兩處建房點建設標準均為防震圈梁、砂漿砌墻、松木椽檁屋頂,鋼制紫銅防盜門、雙層玻璃塑鋼窗,并配套建設灶臺、土炕、衛生廁所、院墻大門、供排水、道路等附屬設施。但是村上規定:公租房產權歸村集體所有,農戶入住前必須與村委會簽訂租住合同,每間房月租僅10元,待其有了安全固定住所,由村集體收回并轉租其他無能力建房且居住困難農戶。

二組69歲的貧困戶呂萬新和老婆胡愛絨大半輩子生活在半山上的兩孔破窯洞里。他帶我去看他家的窯洞。只見窯幫窯頂裂開的縫能塞進一個指頭,窯洞中間用一根木頭柱子頂著,看著讓人發怵膽寒。他搬進了村上統一蓋的安置新房,4間80平米。呂萬新臉上紅潤,穿著合身的新衣,抽著黃蘭州牌紙煙,坐在時髦沙發上,掰著指頭細算起他家的收入:“我現在不但住上了新房,收入也有了保障。我兩口每月領700元的低保,養老保險金256元,加上加入富之農合作社分紅831元,惠農資金1267元。三項加起來每年收入1.35萬元,人均6250元。說實話現在的生活是天天過年,比過去皇上生活都好,這都是共產黨的功勞,習總書記的功勞,沒忘我們這些最基層的貧民! ”呂萬新臉上笑容燦爛,話匣子打開有些收不住了。

“政府脫貧謀長遠,操心費力事事牽。無償建房寬又展,住進里面真舒坦。”這是李家川貧困戶新編的一段順口溜。通過公租周轉房建設,徹底解決了李家川村27戶無能力建房無安全住房問題,圓了他們的住房夢。李家川村公租周轉房模式,為全縣乃至全市偏遠山區解決困難群眾安全住房問題,提供了可復制經驗和模板,多次迎接了兄弟縣區觀摩交流和新聞媒體采訪報道。

 

農民腰包鼓起來

“一碗糝子三頓飯,一件衣服穿幾年。土炕諞傳一整天,將就日子很清閑。” 非常健談的藺支書說這是村里人以前生活的真實寫照。他說:“2006年那陣,我們村大多數人跟集上會買不起新衣服,都到地攤上買舊衣服,要么爭搶縣直單位捐贈的舊衣舊鞋,F在啥情況,家家衣服掛在衣柜里,市場上興啥買啥,天天換新衣,越穿越時髦。尤其上了年紀的大媽,閑了就跳舞唱歌,演出服一套一套的,時髦的很!這都是村里有了支撐產業,村民收入有了保證,底氣足!”

村民錢袋子如何解決,用啥做支撐?鎮村和幫扶干部以實際行動做出了優異的答卷。

縣發改局等幫扶單位爭取光伏扶貧資金144萬元,幫助李家川村新建級光伏扶貧電站一座,總裝機量180KW。從2018年12月至2019年12月底總發電量199223度,年實現村級集體年收益10萬元;發電量收益的80%主要用于貧困戶分配,安排扶貧公益崗位8個,落實貧困人口上崗就業8人,全年付出崗位工資46800元。光伏發電站已成為村集體經濟發展引擎。

激發貧困戶動力,不忘黨恩先富幫后富的楊金輝就是典型! 

90年出生的楊金輝,精明能干,初中畢業后在上海一家汽修廠學習汽車配件組裝,2013年回家后在縣城仍從事汽修。也許性格使然,從小不安于現狀的楊金輝覺得,應該趁著自己年輕,多為家鄉謀劃未來,帶動村里人走出貧困。2016年,經過和兩個發小商榷,楊金輝3人在本村一組成立了“富之農”農民專業合作社。他挨家挨戶勸說這些家庭特殊的農戶加入合作社,并對他們悉數講解了依托合作社發展養殖產業的大好前景。剛開始,貧困戶并不相信他,入社的人寥寥無幾。這個時候,縣上出臺了貧困戶養殖補助到戶的利好政策,即貧困戶只要養殖種兔15只以上,縣上給與每戶補助3000元,19戶入股的貧困戶將縣上的補助資金全部入股合作社,由合作社統一購買種兔并集中圈養,出售后按照比例約定分紅。目前這個合作社利用扶貧辦支持村級集體經濟發展資金50萬元,建成占地20畝、31座鋅度鋼架大棚,修建辦公用房20㎡,飼料房30㎡,棚舍900㎡,配套硬化、綠化、排污供排水等相關設施,現有兔存欄3000多只。去年戶均分紅超千元。

貧困戶李自珍飽含深情地說,“我年齡大了,出去務工不現實,家里種植收成又不是很樂觀,現在將兔子代養在小楊的合作社,自己啥心都不用操,都靠著小楊一個人張羅,每年還能分紅1000多元,我打心眼里高興。這孩子小小年紀,自己掙錢的時候還沒忘記我們這些留守老頭老太太們,難得!”。 

二組村民呂德選,患有肺部膿腫。2017年是新識別貧困戶,兒子兒媳在縣城務零工并照看子女上學。呂德選說,他以前從未接觸過養兔,對兔子棲息愛好一無所知。在楊金輝指導下,完全掌握種兔養殖技術時,決定養兔子。包他家的干部知道后多方聯系給其2萬元養兔資助,目前他家養兔數超過300只,年收入超過一萬元。李家川山清水秀,離縣城近,城里人愛吃土雞蛋土雞。在扶貧干部的傾力支持鼓動下,動員全村70戶散養土雞8600多只。2020年又投養3310只。為了讓脫貧戶增加收入,賣上好價錢。駐村工作隊員在自己的抖音、快手、微信朋友圈一發信息,貧困戶不出家門,土雞蛋一元一個,一只土雞100多元被搶購一空。每戶養雞收入3000元以上。

“光伏發電做引擎,養牛羊兔家家行。土雞土蛋土蜂蜜,俏銷網絡一夜紅。”目前李家川以“雙壟溝”玉米種植為中心,“隴上興”養牛、“富之農”養兔專業等合作社以及土雞養殖為支撐,輔助發展紫蘇種植、花椒種植、核桃樹栽植,羊肚菌特色產業培育,實現產業支撐致富。年平均扶持種植地膜玉米1600畝,栽植山地核桃500畝;依托融誠扶貧產業園、村建合作社實施“331+”產業扶貧項目,帶動105戶貧困戶參與“三變”改革入股分紅,使貧困戶依靠產業穩步增收。

 

駐村干部攀上了窮親戚

“干部鐵了心,村上扎了根。早晚連柱轉,家家有親人”這是貧困戶對包村干部的真心褒獎。

6月3日,李家川村部。我和幾位駐村干部拉家常。突然發改局干部羅旭鵬手機響了。

是三組貧困戶高海龍打過來的:“我去年種的玉米參加了保險,后季受了災,至今保險公司賠償不到位,還有養的十幾只羊也參加了保險,忽然脹死了三只,也沒領到賠償!這保險公司純粹騙人。” 

旭鵬說:“你不要著急,我馬上給你電話咨詢。”

“他們不賠,我準備上縣政府告他們”高海龍非常激動,話語有些沖。

“你不要意氣用事。我估計保險公司補償已打給你了,你沒仔細查詢。你在家里等著,我們馬上來你家。”

旭鵬立馬給縣人保公司打電話說明情況,讓他們仔細查查高海龍玉米受災賠償的事。 

人壽公司負責人說:“好的,我們馬上安排人查詢。”

旭鵬放下電話對我說:“海龍是個三級殘疾、兜底貧困戶,大兒子腦癱,一年四季在住院吃藥,原來家里一貧如洗,日子幾乎過不前去,還容易激動!”  

說話間,人保公司的人十幾分種就趕到了。我隨人保公司,駐村干部一起來到高海龍家里。

公司負責人掏出打印的一沓資料給海龍看,說去年強臺風致你家倒伏的玉米賠償金已打在你提供的賬號上。你查一下你的賬戶,沒問題。

“我一直沒查過。”海龍掩飾著自己殘疾的手,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你應該查查,賠償早給你兌現了。”人保公司負責人放下一張明細表,走了。

我問海龍,駐村干部對你咋樣?

海龍打開了話厘子:“ 再沒有比旭鵬這么親的兄弟了。我原來都活不下去的光景,自打扶貧干部進村后,我家來了個鯉魚跳龍門大翻身。你看看,他們和縣商務局聯系給我配上電腦、打印機,讓我做電商,不出家門賣土蜂蜜,土雞蛋。駐村干部還給我聯系購買了一臺中型拖拉機,給人耕種打碾,一年凈收入1.5萬元,動員我養了十幾只羊,一年平均出售5只羊,至少收入5000元,喂一頭母豬三年下了五窩,一窩七至八頭,一頭仔豬凈利潤1000元,還有我開的日用百貨小商店,除過零開支,每年收入5000元不成問題。自己8畝承包地不夠種,還包了他人13畝地,全部種玉米,一年收入一萬多元,加上政府給我家兒子低保、殘疾人保障金,你們算算,我一家5口人人均收入過了萬,要不是我這個殘疾兒子,我早邁入富裕行列了。”

海龍侃侃而談,我仔細觀察他家,7間磚木結構的新瓦房,新式家電一應齊全,日子還真的不錯!

旭鵬說:“剛才我電話咨詢了,你家死去的三只羊答應一周之內將1500元全部賠付到位。”

“ 太感謝你們幾個了,我家大小事總麻煩你們。我實在不好意思。”海龍眼里有了淚花。

小羅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旭鵬35歲左右,高大帥氣,膚色黝黑,常年的駐村工作是他顯得干練穩重。我非常佩服他說話的語調,不急不躁,耐心細致,讓人如沐春風。

李家川村黨支部常務副書記、第一書記范立源、羅旭鵬、范博涵住在村部,自己帶著購買的鍋灶,買的米面油菜,能蒸能炒。他說生活雖然清苦,但很充實。“脫貧攻堅戰”正酣之時,他來到李家川村,心里就有了一份沉甸甸的責任。一線錘煉擔當,用實績得認同,以貢獻贏人心。這是他和小羅、郭靜等一幫扶貧人進入李家川的誓言。貧困戶、一般戶和村情戶情在他們腦海里幾乎都是一口清。我有點不信,但進了幾戶一了解,和他們之前說的一點不差,還真佩服了他們,。

駐村干部關注著貧困戶的財米油鹽等大小事。4月初,旭鵬路上偶遇8隊年已七十歲的老漢張平泰,閑聊幾句得知,老漢這幾天需要擔水吃。張平太眼睛不好,視力較弱,加之常年腿疼,上坡路較陡,擔水非常困難。小羅一聽急了,趕緊協調山河鎮水利工作站,親自上門查到新井無水,老井水幾乎用干,抽3分鐘左右便無水可用的情況,他親自去水務局懇求解決。兩天后水務局單獨給張平太接入了自來水管,解決新井和老井無水問題。張平太對我說,有了小羅這樣的駐村干部,我過日子踏實。

張樹旺一字不識,老婆有智障,母親八十多歲,唯一女兒嫁出去后,一看生活沒指望了,整天睡了吃,吃了睡。有時連買一袋面的錢都沒有,家里衛生臟得邁不開腳。2017年,駐村工作隊幫助刷新了房子,為其打了小電開,蓋了牛棚,聯系買了三頭牛,每頭補貼5000元。動員其養了50只雞,門口建了小菜園。家里條件變好了,日子有了奔頭,張樹旺變勤快了。我去他家采訪,他拉開冰箱,里面有肉有蛋,食材豐富。他說現在的日子頓頓有肉有酒,銀行破天荒有了7萬元存款。

36歲的文兵兵過去因為太窮,每天吊兒郎當,早上睡到九點還不起床,女兒初中肄業守在家里沒事干,一直埋怨父親。在縣鎮村幫扶干部的一對一的幫扶中,為他聯系養了9頭牛,10箱中華土蜂,種了20畝地膜玉米,給女兒聯系在南方一廠子外出打工。他還買了一輛五輪電動車專門給人拉貨。今年上半年已收入4.8萬元。從來不重視兒女教育腦洞打開,家里有了錢,干脆在縣城歡歡幼兒園附近租了房子,讓兒子在縣城幼兒園享受優質教育。

54歲的七組殘疾人周亮亮,下肢癱瘓,整天睡在炕上,自卑得怕見人,由弟弟周轉亮照顧?h鎮村給其蓋了兩間磚木結構的瓦房。駐村工作隊員上門開導,講述陜西銅川耀州區廟灣鎮殘疾女孩海浪用嘴唇敲開創業路、上了中央新聞聯播等眾多殘疾人自強不息,戰勝困難的故事,并協調縣殘聯給了他一輛輪椅,使其觀念發生徹底改變,開始坐著輪椅走出家門,和人接觸交流了。2017年駐村工作隊員又聯系相關部門投資12只羊,至今養了3年,收入2.7萬元。

.......

貧困戶說起縣鎮駐村干部幫扶貧困戶的動人故事,就像架上的葡萄一串一串的,三天三夜都說不完。    

 

文明村風撲面來

李家川原來臟亂差,村民衛生習慣差。路上到處牛羊糞堆積,臭氣熏天,有的路段絆得人寸步難行。村干部磨破了嘴,跑斷了腿,要求貧困戶注意保潔,注意搞好家庭衛生。個別貧困戶說啥,我們窮得過不前去了,搞衛生能當飯吃?

剛開始推廣地膜覆蓋玉米技術,鎮村無償投資地膜,叫人給貧困戶地里鋪上。白天鋪好,晚上被他們偷偷揭了,都說干部胡整里,地膜罩住地,把玉米苗燒死了。弄得鎮村干部苦笑不得,恨其不爭,衰其不幸。沒辦法,村民根深蒂固的舊觀念改變不了。

扶貧工作開始后,幫扶干部既扶貧又扶智,上門幫忙搞衛生,清理貧困戶院子雜草,將東西擺放整齊。起初有的貧困戶不以為然,認為駐存村干部既能幫我蓋房子,培育產業增收入,也有義務幫他搞衛生,弄得人哭笑不得。駐村工作隊最后想了個法子,每周開展衛生檢查評比,衛生搞的好的掛紅牌,差的掛黃牌騷臉皮,然后在大喇叭里點名批評。這一招真管用,經過兩個月的實踐試行,村民開始養成了良好的衛生習慣。垃圾集中堆放后被環保車拉走。家家窗明幾凈,院內外干凈整潔,村容村貌煥然一新,貧困戶精神面貌也來了個徹底大改變。

 三組村民李小霞人稱“假小子”,推著短發平頭,穿著半袖上衣,藍色褲子,聲音渾厚響亮,快言快語。三年前丈夫患腸癌去世。她患經微精神病,丈夫的哥哥患精神分裂癥,沒勞動能力,日子異常艱難。扶貧工作隊知道她家情況后,將她家評為二類低保戶,2017年用危房改造基金為其蓋了3間新房,打了小電井,而且幫助聯系給小霞的兒子在江蘇昆山橡膠廠找了工作。去年家里總收入29726元,人均近萬元。小霞算了個細賬,說今年她種了11畝玉米,養了50只雞,加上低保、殘疾人扶持金、惠農資金,能收入55000元。

2018年擺脫貧困后的小霞有了精氣神,無微不止悉心照顧殘疾兄長藺海寧,自己的病再沒犯過,在村里被傳為佳話。

 小霞說:“全村鄉鄰對我好,包村干部對我好,共產黨對我更好。我能有今天幸福生活,過去想都沒想過。我感恩所有幫我的人。 ”

讓村民驚奇的是,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李小霞心態變好了,還開了快手、抖音直播,專門推銷村里的土蜂蜜、土雞蛋、黃花菜、洋芋、玉米糝子等,目前粉絲達幾千人,收入也一天天增加,成了村里最新潮的人。  

六組秦富紅、秦占宏堂兄弟倆過去為一犁溝地畔,經常打架罵仗,你寸步不讓,我睚眥必報,經常鬧得不可開交。

“一提起協調處理這兄弟倆的家務糾紛,我就頭疼。”藺支書說:“現在好了,富裕知禮節,兄弟倆這幾年經過精準扶貧,很快過上了好日子。哥倆主動和解,相互謙讓。去年兄長秦富紅讓出自己承包地讓弟弟種。弟弟經常叫兄長喝酒吃肉,讓人看了感動。給鄉風文明帶了個好頭。”

李家川2018年已經退出貧困村,成為全省受表彰的脫貧攻堅先進村。在采訪的幾天里,這里的人這里的事要說的太多了。藺支書掰著指頭給我算李家川翻天覆地的變化,短短的幾年間,293戶,988人全部告別窯洞住進了新房,有30戶在縣城買了樓房,97戶買了轎車,電動車,摩托車,三輪車不計其數。手機多達700多部。上山柏油路通了,20分就能到縣城,去年僅臘月就娶回了5個媳婦。村民教育觀念大轉變,80%的家庭將子女送進縣城上幼兒園上中小學。 

如今的面李家川,村級公共服務保障強化,公共服務能力得到大幅提升。幾年來,村上協調幫扶單位落實項目資金50萬元,完成了學校、農家書屋改造;保證了適齡兒童就近入學;落實了集黨員活動、醫療衛生、文化娛樂等為一體的村級綜合服務中心;維修村辦公場所8間,新建農民文化廣場1處,配套建設農民文化舞臺,完成了綠化、亮化等附屬工程,協調建成了金融便民服務點、電子商務示范點、土地流轉服務點、日間照料中心等公共服務設施。新建垃圾屋4處;提供生態公益崗位,配備村級職業醫生1名,保潔員3名,選聘護林員2名,年發放工資7200元。

村上規定:對貧困戶家庭孩子在高中畢業會考中取得優異成績的進行鼓勵性獎補,考取一本每人獎勵3000元、二本2000元、大專及高職每人獎勵1000元;

為弘揚中華文化、傳承家庭美德,促進鄉風民俗實現大轉變,對孝敬公婆的好媳婦、脫貧致富的帶頭人、好人好事先進事跡等13名人每人獎勵資金1000元。

“綠樹掩映環境美,習俗改觀今昔比。村民提振精氣神,歡聲笑語歌兒飛。”如今,李家川山山溝溝全被綠樹覆蓋,各種林木茁壯成長,到處綠意盎然。一條寬闊的水泥路貫通東西,家家宅院或新建、或翻修,門前都修有一處小菜園,莊前屋后全被綠樹綠色包圍,衛生干凈整法,白色的墻壁上寫著村規民約,二十四孝圖等,處處讓人耳目一新。

人在畫中住,景色堪無比?h城附近居民紛紛開車來這里或垂釣或購買土特產品,率先擺脫貧困的李家川開始成為鄉村旅游景點了.....

 

作者簡介

王衛權,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散文選刊》《中華文學》簽約作家。迄今在《人民日報》《散文選刊》《今古傳奇》《鳳凰網》《青海湖》《甘肅日報》《當代小說》《甘肅農民報》《唐山文學》《北斗》等報刊發表各類新聞、文學作品二百萬字,有112件作品在全國、省、市獲得“好新聞”、“優秀廣播電視作品獎”“優秀散文獎”。散文《憨憨的二哥》《給母親留一點生活的看空間》分別榮獲“2017年、2018年度中國散文年會”評選二等獎,散文《母親進城》榮獲2012年第二屆“華夏母親”全國征文散文類三等獎。多篇作品入選《2013年中國散文精選》《2014年中國散文佳作精選集》等。

 

責任編輯:于安文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