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報告文學 > 紀事 > > 正文

宮達飛馳援“火神山”紀事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張建群 時間:2020-02-27

 

中 國 好 工 友

——山西小伙宮達飛援建火神山醫院紀事

 

張建群

 

宮達飛在火神山醫院工地留影

 

 庚子新春之際,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起自江城武漢,繼而蔓延全國。作為一個遠離疫區的山西人,每天關注著手機上的疫情消息,坐在自己家中尚覺惴惴不安,擔心可怕的新冠病毒不經意間沾上了自己。頭發、衣服、手、鼻子、眼睛……無孔不入,防不勝防。然而,同一塊藍天下,同一塊土地上,就在我們身邊,卻有這樣一群年輕人,在看到武漢急建火神山醫院,面向全國征集建設者時,他們義無反顧,發動自己的車輛,星夜兼程,向疫區武漢疾馳……

 這一群年輕人的組織者是山西運城小伙宮達飛。他之所以走進人們的視線,還因為他在參建完火神山醫院后,主動向建設方提出,要把自己在工地上施工所得的工資全部捐獻出來,支持武漢人民抗擊疫情。

 宮達飛,一個什么樣的小伙子能有這份情懷和擔當?他生活在什么樣的家庭?受過什么樣的教育?他為什么在疫情當前的特殊時期,不僅有一份逆行的勇氣,而且有奉獻的熱望?在幾如“黑云壓城城欲摧”的嚴重疫情下,他和他的伙伴們為什么能像一束火炬,一束星光,照亮人心和團結一心、眾志成城、逆風前行的路。

 2月10日,接到采訪宮達飛的任務后,卻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聯系方式。網上的報道是湖北方面首先發出來的,位于疫區中心的湖北同仁沒有留下他們的聯系方式。運城當地媒體最先報道的是廣播電視臺的記者,視頻資料在搜索中并不是那么直觀。所以盡管能看到宮達飛戴著口罩的年輕面孔,聽到他的聲音,卻依然無法聯系。

 日子一天天過去,宮達飛和他的伙伴們的精神感動了我們,也讓我們一直沒有放棄尋找。功夫不負有心人。2月13日晚,再次在網絡上搜索宮達飛的名字時,跳出了一家網站轉載運城廣播電視臺報道的文本。在這一段不長的文字后邊,清晰地標注了記者的名字:馮波、解佳。

 解佳是我熟悉的一位記者朋友名字。我立刻從她那里找到了宮達飛的微信名片,加為微友后,約定2月14日一早電話采訪。

 2月14日,距離宮達飛從武漢返回的2月10日,時間剛過去了四天。此時,宮達飛和他的伙伴們還被安排在運城市高速路口附近的一家酒店進行隔離。

 電話接通后,耳畔傳來的是一個年輕的聲音,年輕得甚至略顯稚嫩。沒錯,這就是我要采訪的、被武漢火神山建設單位稱為中國好工友的運城小伙——宮達飛。他出生于1990年,是一名標準的九零后。

 我們可以想象,也許,正是因為年輕,小伙子才會有那樣義無反顧的勇敢,有對祖國和人民、對疫區患者深厚的感情,才有一天在火神山醫院工作21個小時的體能和力量。

 讓我們將目光先投向宮達飛成長的地方——山西運城萬榮縣里望鄉喬薛村。正是明代大儒薛瑄先生的故里。我們不知道,年輕的宮達飛有沒有從先賢鐵漢公薛夫子那里受到過什么影響,但我們相信,萬榮里旺鄉那塊土地上、天空中,甚至空氣中富含著家國情懷和情義的營養,富含著一種大忠大勇大仁的能量。

 我們相信,美好的期許總會變成現實。我們也相信,一切的美好都有它的來處與理由。

 宮達飛是家中的第一個男孩,他還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弟弟。他從小在父母的愛寵中長大。他的心理陽光,還有些小小的任性。初中時,他在河津市讀書,隨后因為熱愛體育,他轉學至河北省秦皇島市,主修體育。

 是的,近四年的體育學習,給了宮達飛強健的體魄。

 高中畢業后,宮達飛考入了北京的一家大學,主修電子機械。畢業后,他在北京工作了兩年時間,繁華都市給了一個青年應該有的視野與胸懷。

 兩年后,他在父母的要求下,回到故鄉山西運城。其時,他的家人在運城有一家主營空調排風、凈水設備的公司。

 宮達飛跟著爸爸媽媽打理自家的生意,他做得認真而有條理,漸漸成了空調安裝方面的行家。

 前年,他結了婚。

 去年,他有了自己的兒子。

 他的成長軌跡與其他普通人似乎并沒有太大的區別。小伙子宮達飛勤奮、積極、熱情。武漢的疫情發生后,他與其他人一樣,關了商店大門,守著妻子和孩子居家抗疫,并通過手機,關注武漢的疫情。

 1月29日,宮達飛從微信群中看到了武漢要建設火神山醫院,面向全國急招相關建設工人的消息;鹕裆结t院因為疫情的需要,中央空調和新風系統安裝是很大的一塊工作。這項工作正是宮達飛的強項。他立刻決定前往武漢,參加火神山醫院建設。

 從運城到武漢有1500華里之遙,宮達飛深知一個人身單力薄,難以為醫院建設發揮應有的作用。他迅速聯系了自己的幾個同行好友。算上他一共七個小伙子,后來其中一個小伙子的父親不放心孩子們,也加入了他們的隊伍,于是他們組成了一個8人小分隊。

 隊伍組建了,宮達飛準備立刻出發。他告訴了媽媽,媽媽一聽心立刻懸了起來。她說:“好娃呀!現在是啥時候,你竟然要到武漢去。如果缺錢,媽給你拿!”

 宮達飛怕母親擔心,假裝答應說自己不去了。他想,如果所有人都因為害怕疫情不去參加建設,那我們的火神山醫院該從哪里找工人。那么多等待收治的患者去哪里找床位?

 箭在弦上,必須要發。

 1月30日上午10時30分,晉南大地的陽光正好,宮達飛與他的隊友們出發了。一輛工具車拉著一些簡單的設備。兩輛小轎車坐著幾個小伙子,還有一位小伙子的父親。三輛車,從晉南向武漢進發。

 中午,當媽媽吃飯時因為不見宮達飛而給他打電話時,宮達飛已經進了河南。他在電話中輕松地告訴媽媽,一會兒就會回去。

 一路飛馳,高速路口有進行道路交通管制的交警。宮達飛早在報名時已從火神山醫院建設方拿到了援建車輛通行證。九零后的年輕人,最精通網上的操作。通行證便是從網上下載的。這些,足以使他們一路綠燈,飛馳前行。

 不覺間五六個小時過去了,小小的車隊到達了河南南陽服務區時,大家下了車,稍事休息,吃了些面包,喝了些水。年輕的軀體立刻煥發了精神,他們一口氣開進了武漢。

 時間已是夜里11點,第一次到武漢的宮達飛沒有看上武漢一眼,導航準確地將他們帶到了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那里是熱火朝天的建設現場,正如我們在視頻與照片上所見到的那樣,挖掘機、吊車、機械手林立,一個碩大的工地正在與病毒賽跑,爭分奪秒的建設不僅為了一種承諾,更是為了成百上千的患者生命需要。

 從山西運城趕過的小伙子們忍不住深吸幾口氣。“太不容易了!也太偉大了!”宮達飛想。

 特殊的陣地,特殊的戰場,山西的小伙子們忘記了路途勞頓,停好車輛后立即投入工作。

 密集而又緊張的工作,他們一口氣工作到2月1日凌晨,整整工作了一天一夜。20多個小時,沒有人喊累,支持不住時躺上三四個時,稍微解會兒乏,又一躍而起投入工作。

 此后,他們以如此高強度的頻率工作著。每天每人只能輪流休息兩三個小時。

 飯是簡單的盒飯,飯菜還算豐富。這些讓宮達飛又感嘆不易,那些準備飯菜的人們不易。疫情當前,他們得費多少心思,冒多大風險去備飯。

 這個時候,沒有誰有一聲抱怨。使命在肩的人,不害怕,也顧不上害怕。

 他們比平時站得更直,跑得更快。他們的胸中有一團烈火,心中有一腔赤誠。

 天亮了。宮達飛與他的工友們,還有近七千名火神山醫院建設者們,在工地上奔走、忙碌,有條不紊、一絲不茍。

 時間的腳步在不知不覺間已進入了2月,1日、2日、3日……一天20多個小時的工作,沒白沒黑的連軸轉,宮達飛與工友們一起在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上走進了2月9日。

 一個整齊、氣派、設備齊全、功能強大的嶄新醫院拔地而起,像童話,但又是那樣的真實。

 2月10日上午,武漢新冠肺炎患者就要入住了。2月9日晚8時許,宮達飛與工友們安裝好了最后一架空調風機,他們,要返回山西了。

 顧不上感嘆,顧不上休息,就像他們當初從山西趕往武漢一樣,篤定、快速而又從容。

 此前,別的幾位小伙伴不知道的是,宮達飛悄悄聯系了火神山醫院建設方中建三局的一位負責人,提出要將自己的所有工資捐給醫院,為武漢抗擊疫情盡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

 當問及宮達飛,他為什么要將工資捐給醫院時,宮達飛說,當初到武漢來就不是為了這工資。武漢人民這么難,咱能盡力幫助建一下醫院是應該的,怎么能要工資呢?

 也正是因為宮達飛要捐出工資的意愿,讓建設方注意到了這個普通又不普通的山西小伙子。

 因為建設中工人付出了大量艱苦的工作,他們遠道而來,馳援武漢已經讓人感動,無論如何不能收小伙子應得的血汗錢。此后,還有不少愛心工友要向建設方捐款。最終,中建三局有關負責人感謝了宮達飛等的一片心意,但是謝絕了他們的捐款。此刻,我們知道,因為這個山西小伙的這份心意,有不少人悄悄被感動。尤其是武漢人,他們從馳援建設火神山醫院的工友們身上,感受到了全國人民對疫區患者的別樣深情。

 中建三局宣傳部的鄭茜報道了宮達飛的事跡。宮達飛的名字,從山西到湖北,悄然飛了起來。

 疫時便是戰時,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關注武漢疫情,多次開會排兵布陣,有效防控疫情;李克強總理深入武漢抗疫一線調研;鐘南山、李蘭娟等科學家們不顧年紀高大,奔赴疫區現場研判指導;全國各地的白衣戰士馳援武漢;人民子弟兵馳援武漢;全國各地的愛心人士,將錢、物送往湖北;蔬菜、蘋果、醫療物資,一車車、一列列,像涌動的希望,為疫區送去希望與溫暖。文藝工作者們,用詩歌、書法、繪畫,謳歌逆行者,為武漢鼓與呼。

 這個時刻,全國人民與武漢在一起,心心相印、息息相通,與武漢同頻共振,共同抗疫。

 這些真情在天地間涌動、流淌,匯成了一曲感人肺腑的抗疫交響。而宮達飛他們的愛心,雖然只是這曲交響樂中一個小小的音符,卻別樣動人。

 經過漫長的十多個小時疾馳,宮達飛與他的伙伴于2月10日趕回運城。那一刻是上午10時,晉南大地以同樣明媚的陽光迎接她可愛的孩子歸來。

 自1月30日上午從運城出發至2月10日上午歸來,宮達飛與他的伙伴們為建設武漢火神山醫院,整整忙碌了12天。

 快到運城時,宮達飛與運城防疫部門取得聯系,主動要求隔離。他們被安排隔離在運城高速入口附近的一家賓館,生活各方面都挺不錯的。

 “這個隔離措施一定要做,我的父母妻兒都在家,小孩才兩歲,我要對我的家人負責。”宮達飛說,“這里的吃住條件都挺好,我住的是標準間,一日三餐,每餐兩素一葷一湯,有米飯還外加一個饅頭,期間還供應了小橘子。”

 宮達飛說,在隔離期間,管理人員每天為他量兩次體溫,消毒一次房間,還供應兩袋中藥。他所在的社區也電話詢問關心了他的情況,讓他安心隔離。

 作為參與火神山醫院的建設者,宮達飛在回到運城的當天,還接受了運城廣播電視臺的采訪。

 讓我們還原宮達飛在武漢要捐工資的情形。2月2日,中建三局二公司安裝公司現場協調員翟勇突然收到一條微信。“你好,請問捐款怎么捐?我想找渠道把這次的工資捐了,盡點力。”后來,翟勇才知道這位工友名叫宮達飛,今年30歲,是山西省運城市人,主要從事中央空調和新風系統的安裝工作。

 讓我們再次還原宮達飛接受有關媒體采訪時所說的話:“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咱是一個普通老百姓,國家啥時候能用上咱?現在不去等什么時候去!”

 采訪最后,當我問及宮達飛此次參加火神山醫院建設有什么感受時,他說,“以后我要不斷地完善自己,提高技術水平。等國家需要的時候,可以更好地去做貢獻!”

 

責任編輯:牛 黎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