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簡介 - 創作團隊
簡訊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報告文學 > 紀事 > > 正文

不脛而走的病魔(報告文學)

來源:創新文學網 作者:高保國 高雨 時間:2020-02-27

 

不脛而走的病魔

 

高保國 高雨

 

第一節 病魔入侵武漢

 

公元2020年新年接將到來,人們正吹著和煦的春風,懷抱著新春的喜悅, 盡情地享受著艷麗的春光, 享受著美好的生活。然而, 一種傳染性很強的病毒, 在悄悄走向九省通衢的現代大都市一一江城武漢, 一時間大有黑云壓城之勢……

 

當第一位病人被病魔擊倒時,人們似乎并不在意,但是很快就有十位、百位病人被擊倒,人們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災害驚呆了……

 

被這種特殊病魔擊倒的病人, 后來都被診斷為患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什么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即新型冠狀病毒對肺臟組織的損害引起炎癥,將其定義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此前需要區分細菌和病毒,細菌是在人類生活當中感染性最強的物種,細菌和病毒的區別就在于細菌有細胞壁, 而病毒并沒有。平時用抗生素主要是針對細菌起作用, 使用抗生素之后,細菌由于不能產生細胞璧導致其死亡,而病毒和人體細胞類似,因此平時用的抗生素對病毒沒有殺滅作用。

 

新型冠狀病毒叫冠狀病毒, 是因為形態像花冠樣, 且大約有6種冠狀病毒, 比較有名的是sars病毒和中東呼吸窘迫綜合癥病毒。此次發現的冠狀病毒是新型的冠狀病毒, 之前在人體中并沒有發現。

 

這種病毒主要存在于動物, 比如蝙蝠, 可以在人類之間進行相關傳播。這種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表現跟之前的sars相比有眀顯的不同, 其特點是上呼吸道感染癥狀相對比較輕, 即咳嗽丶咳痰丶流鼻涕的癥狀相對比較輕, 表現為干咳, 白細胞升高并不明顯而淋巴細胞進行性下降, 肺部ct可以看到肺臟有毛玻璃樣的改變, 而且是雙肺病變。它作為一種人類從未見過的烈性傳染病, 其傳染速度和廣度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象。

 

湖北!武漢!這一疫情, 足令人神共泣, 寰宇同悲!

 

瘟疫就是敵人,疫情就是命令。

 

讓時間定挌在2020年1月18日傍晚,從廣州到武漢的高鐵上,有一位戴著眼鏡耄耋老者,他就是17年前參與抗擊非典病毒專家,84歲的鐘南山院士,由于春運高峰,一紙命令,他風塵赴赴只能擠在列車餐廳一角,埋下頭目不轉睛地在移動電腦里, 用無線鼠標不時地在文件攔目里劃著一條條杠杠……完畢。只看見他抬起頭來,拿下眼鏡,背倚靠著椅把,緊閉著雙眼,他那疲憊的臉上似乎有著一絲絲愁云。

 

那一刻,我望著電視機里穿著白色防護服的鐘南山院士穿梭在武漢防控的一線醫院鏡頭,那一刻,我望著電視機里武漢各大醫院隔離病房里忙碌的醫護人員鏡頭。我望著電視上醫院重癥病房吸著氧氣的一名患者——他仰面仰面朝天被推進了白色的世界,他望著白色天花板,白色的輸水架,白色的氧氣瓶…… 這些迷漫著白色的東西,讓這位男性患者的一只手緊緊拽住一位年輕的值班女醫生手,這位年女醫生和藹可親地對他說:“不用怕,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一瞬間, 卻是人最真實心靈的反映。疫情發生的所有瞬間, 拷問著人們的良知和道德, 也拷問著人們的靈魂, 更是人們精神和人性的閃現。

 

那一刻,我的心,戰栗了……

 

從1月20日的疫情公布高度重視到現在疫情擴大化,從武漢的封城,到動員全國人民抗病毒行動,短短幾天時間就形成強大人民戰爭,彰顯了中國的力量。

 

我并了解武漢是一個什么樣的城市,只知道兒時課本里唐代詩人崔顥寫的一篇七言詩《黃鶴樓》,是享有“天下江山第一樓”,天下絕景之稱,登樓遠眺,風光盡收眼底。

 

這次的疫情,對這個城市有了更深刻的了解,這個城市和她的天氣一樣,如火般的炙熱,也因為疫情嚴重把武漢一次次的推向了熱搜,從一開始人們對武漢的指責和如今的全網同在,看著新聞里那些沖在一線的醫護人員和義無反顧救援的逆行者,他們付出的代價,希望是換來更多的重生。

 

其中有三名醫生在抗擊病毒戰斗中不幸倒在了疫情防治的第一線,生命無常,由衷的敬佩沒有絲毫怨言,他們堅守著心中良知逆行者——特別是白衣天使。

 

武漢官方宣布2020年1月23日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也暫時關閉恢復時間另行通告。

 

武漢封城的消息傳出來后,不少人終于認識到了冠狀病毒的嚴重性,網友們也終于可以這一刻有理有據地勸說家人戴口罩,謹慎出行。武漢一夜之間,16年前“眾志成城,抗擊非典”的緊張情景仿若再次重現。

 

那一刻數據表明——據武漢衛健委第一次發布“武漢市衛健委關于當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況通報”是在2019年12月31日, 具體公告如下所示:

 

近期部分醫療機構發現接診的多例肺炎病例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 市衛健委接到報告后, 立即在全市醫療衛生機構開展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的病例搜索和回顧性調查, 目前已發現27例病例, 其中7例病情嚴重……

 

第二節 病魔已經蔓延

 

武漢首例發現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到1個月后,從中央衛健委那一刻數據表明——2020年1月24日0時-24時,全國29個省(區、市) 報告新增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444例,新增死亡患者16例。新增治愈出院3例。19個省(區、市)報告新增疑似病例1118例。全國共有30個省(區、市)報告疫情,新增青海省。追蹤到密切接觸者15197人,已解除醫學觀察1230人,尚有13967人正在接受醫學觀察。另外,國(境)外通報確診病例; 中國香港5例, 中國澳門2例, 中國臺灣3例; 泰國4例;(2例治愈),日本2例(1例治愈), 韓國2例, 美國2例, 越南2例, 新加坡3例, 尼泊爾1例, 法國2例。

 

不脛而走的新型冠狀病毒來勢兇猛危害極大,一個月后就從武漢蔓延了全國各地,蔓延了海內外……

 

那一刻光怪陸離——可是在武漢封城的前夕武漢鐵路公眾號訊息:今日武漢站、漢囗站、武昌站運輸秩序正常, 共發送旅客29.96萬人, 其中武漢站發送旅客9.31萬人。除此以外, 更讓人憂心不已的還有那些逃離武漢的人, 此前, 當專家組還在強調大家盡量不要進出武漢時, 很多人就已經想方設法地逃離武漢, 因為冠狀病毒的潛伏期最長可達2周, 所以逃離武漢的人群里, 沒有能保證他們是健康……一瞬間, 有美麗也有丑陋, 在生活像一泓平靜的溪水樣流淌的日子里, 我們看不到它的起伏波浪, 只有經過風雨才能看到漩渦。

 

那一刻武漢有人在已經發熱的情況下吃了退燒藥, 降溫逃離, 還要去上海迪士尼樂園玩一玩, 你有沒有想到, 迪士尼樂園有多少兒童在那里游玩呀!那里會有多少免疫力低下的小孩?

 

那一刻武漢有人溜到西安品鑒西安小吃,武漢有人把老婆孩子從疫區中心帶出來, 在自已的朋友圈里炫耀“感動中國,” 還是想“感染中國”?武漢有人明知道武漢肺炎嚴重, 不敢出門, 但一卻帶著孩子去海南三亞避風頭…… 因為自持體溫正常而理直氣壯, 晚上還要和朋友們去蹦迪,當網友質問他們“不怕病毒帶給家人嗎” 的時候, 他們對網友說:“老子渾身都是病毒, 我們武漢人心情不好就喜歡把病毒帶給你們”。

 

那一刻更讓人難以想像的是, 還有人跑去了國外, 一位武漢女士為了和閨蜜旅游, 在低燒伴有咳嗽的情況下, 暗自吃了一粒退熱的藥強制降溫, 躲過了中國機場的體溫檢查, 成功在法國入境……她還覺得自已有能力并沾沾自喜。

 

其實,我這一刻看到逃離武漢的詞條心情五味雜陳, 災難的確考驗人性, 在這樣的天災人禍面前, 我們很難用自私來一言蔽之他們的所作所為。

 

那一刻更多的網友春節不回去, 他們異口同聲說:“我們怕傳染給別人,所以我們不回家過年, 就呆在武漢的宿舍里, 我們所有的人都團結起來, 眾志成城, 萬眾一心, 疫情一定會控制住的!”

 

你們說得對, 中華民族或許是一個多災多難的民族, 但她同樣是一個有韌性的民族, 1998年洪水沒能打倒她, 2003非典沒能打倒她, 2008年汶川地震也沒能打倒她, 這次冠狀病毒同樣有力量抗擊。

 

空曠的武漢高鐵站抵達大廳只有少數乘客, 顯得冷清, 商鋪餐廳全部打烊。走出大廳, 廣場上安安靜靜偶爾見到幾個行人, 外面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 空氣清新但少見人影。

整個城市街道兩旁的店面,人們暄鬧的繁華一下子跑得無影無蹤,突然間冷靜得有些怕人, 只有微風吹響起這座城市公園的碎葉聲和輕嘶聲。

 

大家要做一位自覺的武漢人!大家要為這座城市負責!

 

武漢有疫情, 但是武漢不會被病毒摧毀, 武漢不會倒下, 她永遠會臨風而立, 立在九州的懷抱里, 立在全國人民的心底里。

 

第三節 不應該在醫院傳染

 

醫院是人類與病魔作斗爭的最前線。

 

病房是潔白的, 醫護人員的工作服是潔白的, 在普通人的印象中, 醫院是最講衛生的地方。然而事物總是有它的兩面性, 最安全的地方, 也許就是最危險的地方。

 

事物向其對立面的轉化, 是要有一定條件的。當新冠肺炎病毒開始襲擊武漢時, 由于大家對其認識不夠, 醫院既成為對其斗爭的最前線, 也一度成為其肆虐的場所。

 

可敬可愛的白衣戰士們, 因為受許多條件的限制, 在與新冠病毒作斗爭的初期, 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那一幕幕悲壯的情景, 令人難以忘懷。

 

2019年12月。

 

12月上旬的某一天上午, 武漢市某醫院該院急診室接待三名病情怪異的肺炎患者, 懷疑是非典……幾天后武漢市區部分醫院陸續接診了同樣的病人, 這些接診的醫院,當時醫護人員沒有想到這種怪異的呼吸系統疾病“人傳人” 這么厲害, 也沒有什么防護措施, 所以陸續就有了醫護人員染病了

。

疫情就這樣開始逐漸蔓延, 從醫院的呼吸科到耳鼻眼科等都有醫護人員被病魔擊倒……

 

此后不到一個月內, 武漢一家醫院就有幾位醫護人員被確診為感染了這種新冠肺炎。此后, 到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才發了此疫情的公告, 可是疫情擴散已經亡羊補牢了, 正值2020年春節來臨, 武漢市的流動人口增加, 疫情已經無法可控了。

 

在這次武漢疫情暴發的過程中, 有一位醫生是全國網友繞不開的熱議話題, 他就是全國網友熟知的“吹哨人”李文亮。期間, 武漢的這名普通醫生李文亮,就此引起了一個全國影響的“李文亮事件”。

 

2019年12月30日下午5時左右, 李文亮在武漢大學臨床04級班級群里發布消息說“ 華南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 提醒同為臨床醫生的同學,“讓家人親人注意防范”。李文亮也由此成為最早向外界發出防護預警的人之一。不久后, 他因“在互聯網發布不實言論”,而被轄區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訓誡。

 

為了證明自己所言不虛, 李文亮還在群里發出了一份寫有“檢出高置信度陽性指標sars冠狀病毒陽性”的臨床病原體篩査結果和患者胸部ct。一個小時后, 他在群里補充稱;“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 正在進行病毒分型。”

 

2020年1月8日, 李文亮在接診時遇到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1月10日他自已就出現了咳嗽癥狀, 隨后病情也發展出現嚴重癥狀, 并住進了重癥監護室。

 

李文亮的事跡也受到了北京感恩公益基金會等公益組織的關注。2020年1月31日21時, 該基金會“守護者后盾行動”項目向李文亮撥付了一筆10萬元“特別貢獻支持”款項。支持理由是; 他是一個對工作負責的、真實而敢于說出事情真相的人。他的行為客觀上讓更多人對病毒有了提前防范。這就是李文亮事件始末。

 

疫情突如其來, 讓人猝不及防。病例初現, 李文亮曾經在微信群提醒身邊親友提防。不成想到, 身為眼科醫生的他也不幸中招。在發布病情的微博里, 他表示“等我病好了我就會上一線, 現在疫情還在擴散, 我不想當逃兵。”這份醫者的樂觀與頑強, 令人動容。

 

李文亮醫生未能最終贏得與病毒的摶擊, 這位醫院的眼科醫生因病情惡化, 經搶救無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時58分去世, 從個案層面反映了這物“戰役”的復雜和艱巨。

 

疫情是魔鬼, 我們不能讓魔鬼藏匿。當前, 疫情防控進入關鍵階段。李文亮醫生生前的戰友們正全力奮戰在疫情第一線, 從魔鬼里搶人; 各行各業的人們在做好自身防護的同時正守望相助, 傳遞著人世間的溫暖。

 

氣可鼓, 不可泄。這個時候, 我們更需要凝神聚力, 共同打贏這場不能輸的戰斗, 讓群眾遠避災禍, 讓患者重獲安康。沒有人能準確預判這場斗爭何時結束, 但是我們唯有激起足夠信心, 才能走向最終的勝利。

 

我們要為李文亮醫生和許許多多被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奪去生命的同胞哀悼。

 

第四節 感到不僅是感動,還有揪心

 

春節前的北京, 護城河里的冰雖然沒有慢慢的融化, 但枊條枝芽開始逐漸冒出了一小小的嫩翠, 草地雖然看不到泛綠的痕跡, 可是幾只喜鵲卻在枝頭歡唱……

 

明媚的春光腳步正逼近長安街, 略帶寒意的微風, 正在天安門上空吹著清醒, 雖然可惡疫情也從武漢入侵了北京, 由于政府抗疫防控緣故,北京的大街小巷行人也逐漸稀少, 整個城市不知不覺沒有喧鬧, 而多了一份寧靜。

 

往年這個時候總要出現在北京的沙塵暴不見了。北京人, 正在以巨大的魄力, 不斷地凈化著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

 

燕山腳下, 永定河畔, 這個時候卻充滿了祥和的氣氛。

 

在北京某醫院上班的女護士陳典潔, 她準備回到江西老家過春節, 因為她的父親去世一年了, 毌親獨自一人在江西老家生活, 為了春節能陪母親過年, 她早就和醫院請了假。

 

1月20日, 在北京西站回家的她, 突然接到護士長張潔利電話;“ 現在武漢出現了新冠肺炎疫情, 我們感染科可能要投入戰斗……”

 

陳典潔接到這個電話后, 馬上她斬釘截鐵地回復了張護士長的電話;“ 護士長, 我現在把回家的車票退了, 我直接來醫院!”她深深地知道, 一旦有疫情, 我們中心作為傳染病防控的“拳頭”力量, 總會第一時間當先鋒、打頭陣。這時的她, 怎能當逃兵退縮!

 

陳典潔在回醫院的路上, 連忙向毌親打了一個電話;“ 媽, 女兒對不起您了, 我現在有任務, 今年春節又回不了家, 您只能一個人過年了。但我向您保證, 任務結速后, 我一定回家陪您!”電話里毌親叮囑她, 一定要注意安全丶注意自己的身體。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 她只有把對家人的惦念和愧疚深埋心底, 因為戰疫過程比想象中艱難!很快, 陳典潔工作的醫院被確定為北京市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收治定點醫院。她所在的感染一科負責發熱門診工作, 主要對發熱患者及有疫源地接觸史患者進行排查。

 

在每一次報告患者檢測結果的時候, 她最希望聽到的話,“這批患者檢測結果[病毒核酸檢測結果] 都是陰性的!”然而, 新冠病毒狠狡猾, 不僅傳播速度快丶隱匿深, 而且攻擊性也很強,特別是一些中老年人更容易“中招”。

 

1月31日, 護士陳典潔值夜班, 一位50多歲的阿姨焦急地等待著檢測結果。她臉色蒼白, 一直發著低燒, 值班醫生判斷她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很大。等待過程中, 這位阿姨還跟遠在外地上學的女兒視頻, 她一直安慰女兒不要擔心多慮。

 

可事與愿違, 這位阿姨的檢測結果顯示“陽性”?粗⒁袒秀便钡臉幼, 陳典潔急忙靠上前去;“阿姨, 我現在就為您辦理住院手續, 只要您積極配合治療, 相信很快就能康復!”這位阿姨感動地說:“ 我相信你們的醫院, 相信你們一定能治好我的!”

 

陳典潔穿著封閉的防護服跑前跑后, 為這位女患者辦好入院手續時, 已是深夜。陳典潔把女患者送到感染二科住院部, 此時更深寒重, 她趕忙取出自己的大衣給這位阿姨披上。

 

女患者連忙擺手,“閨女, 這可不行, 我身上有病毒, 會弄臟你的大衣!”

 

“阿姨, 大衣可以消毒, 您如果受涼凍著了, 病情就會加重, 要千萬小心!”陳典潔焦急地說。

 

“外面這么冷, 你身上就穿著這么薄的防護服, 怎么行?”面對阿姨的一再推辭, 陳典潔溫和地勸道,“阿姨, 您不想讓女兒擔心吧, 要是感冒了, 我可怎么向您女兒交待啊。我還年輕, 我扛凍!”

 

看著護士陳典潔懇切的眼神, 這位阿姨終于同意披上了大衣。深夜,路上寒風撲面, 好在她倆離感染二科不遠, 一會兒工夫就到了。護士陳典潔與住院護士完成交接后, 這位女患者將大衣還給了陳典潔, 眼含淚花, 連聲道謝,“ 有這么好的醫生護士, 我一定會很快好起來的!”

 

護士陳典潔回門診的路上, 雖然被深更的寒氣襲擊得全身打顫, 但阿姨的一席話, 讓她的心里暖乎乎的!

 

第五節 咱們就是天使

 

“我們以天使的名譽宣誓; 無論置于何處、遇男或女, 貴人及奴婢, 我之惟一目的, 為病家謀幸福……”

 

這嘹亮的聲音穿越幾千年的時空, 又回蕩在人們耳際。古希臘希?死资难阅巳祟愖蠲篮玫那殂, 成為全球醫護人員共同的職業操守。其實, 在具有高度概括性和準確性的漢語詞匯里, 救死扶傷, 人道主義, 也具有與上述誓言相同的內涵。人們說, 那是白衣天使的天職。

 

有人說在物欲橫流信息社會里, 一切都圍繞著經濟效益轉, 救死扶傷的內涵發生了變化, 醫務工作者的職業道德也大打折扣。

 

說這話的人也許只是看到了一些個別的現象, 也許只是在片面地思考問題。如果讓他站在波瀾壯闊抗擊疫情一線進行考察, 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會得出相反的結論。

 

在改革開放條件下, 我國的醫療衛生體制有很大的弊端, 必須進行進一步地改革和創新。正當新時代的創新不斷深化, 醫療衛生戰線從體制到觀念都在發生變化, 醫務工作者正在探索著事業發展方向的時候, 今年新冠病魔來了。在這場突發的災害面前, 他們忠實地履行著救死扶傷的天職, 表現出了崇高的職業道德, 也發現了一些新情況丶新問題, 從中能夠取得許多寶貴的經驗, 為今后醫療衛生系統的進一步創新設計新機制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實踐表明, 新時代醫護人員他們的天使硬核在場疫戰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

 

請看, 在新冠病毒面前廣大醫護人員沒有退縮, 而是積極報名參戰, 全國各地的各大醫院紛紛組建醫療隊馳援湖北投入到抗疫斗爭的最前線——

 

2月9日, 第五批江蘇支援湖北醫療隊958人分別從南京碌口機場丶無錫碩放機場啟程趕赴湖北。此前, 江蘇已派出援湖北醫療隊485人。其中, 第一批江蘇援湖北醫療隊147人, 第二批139人, 第三批120人, 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37人。至此, 江蘇省共派出1443名醫務工作者馳援疫區, 參與疫情防控工作。

 

可敬,可親,可愛的白衣戰士!他們都沒有蔑污自己的天使名譽。

 

圓月夜, 也是不眠夜。此夜見證赤子之心。2月8日元宵夜9點多, 在南京鼓樓醫院的多個微信工作群, 突然跳出了報名馳援湖北的通知。

 

“我報名!”

 

“我報名!”

 

“我也報名!”

 

……

 

幾分鐘后,報名的回復就已經刷屏。與此同時, 這則報名通知還出現在了南京市第一醫院丶南京市高淳人民醫院丶南京市六合人民醫院等幾家醫院的工作群內。

 

“召集令一發出, 大家在第一時間報名。10分鐘之內, 名額就滿員;1個小時后, 2名領隊,54名醫護人員名単確定。”南京市第一醫院副院長戚建偉說。

 

“你若性命相托, 我必全力以赴” 。

 

“為愛出發, 逆風前行” 。

 

“古有剃發明志, 今有剃發壯行。頭發剃了可以再長出來, 但眼前的戰役比頭發更重要!”

 

“我們作為白衣戰士, 選擇成為一往無前的’最美逆行者’, 不是覺得這樣自己有多了不起, 只是我們的職業就是如此。”

 

“這是一件使命光榮的任務, 不害怕, 也不畏懼。沒事, 家里孩子都安排好了。”

 

……

 

這是江蘇醫療隊員的心聲, 也是全國各地馳援湖北醫療隊隊員的心聲。

諸如此類的醫療隊還有許多許多一一

 

北京、上海、天津、黑龍江、吉林、遼寧……全各個省、市[區] 都來了。

 

沒有懼怕, 沒有退縮, 紛紛向前, 在短短10多天的日子里, 全國在湖北疫區一線參戰的醫療隊278支、醫務人員人數已經超過了30000人……

 

疫情就是命令,抗疫就是我們的責任和擔當。

 

作者簡介:

 

 

高保國,男,54歲,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報告文學學會理事,江蘇首位中宣部時代楷模重大題材簽約作家, 《尋找張思德》《青年習仲勛》《富民為樂》等十件作品連續五年入選政府重點文學項目, 在全國各級刊物發表作品300余件, 出版作品集10余部。多部作品獲省、市政府文藝獎、五個一工程獎及山東青年文學獎、全國征文一等獎,F為南通市某文化公司藝術總監、縣作家協會常務副主席。

高雨,女,28歲,青年作家,執業助理醫師,曾有作品獲上海市寫作中心全國征文一等獎, 地方政府重點文學項目,有作品發表在《中國報告文學》《作家報》《鐵軍》《南通日報》等數家全國刊物媒體。著有詩文集2部。2020年春節參與了地方疫情防控一線工作,曾獲團縣優秀團員稱號, 北京大學受邀為中華文化論壇學術專家,現為青年慈善志愿者、南通市作家協會會員、某街道社區衛生室副站長。

 

責任編輯:鄧復華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創文網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郵箱:2865185296@qq.com
本網有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站工商備案
網站備案:鄂ICP備18008340號-1
鄂公網安備42090202000246號
Top 亚洲精品无码mⅴ在线观看